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完再闪:总裁,求放过

108.最后的晚餐(3):告别

爱完再闪:总裁,求放过 琴五哥 2155 2017-10-12 17:33:53

  只要你开心,我可以一直迁就你。你暂时不想这么亲密,那我就让你更加沉迷,再待来日。他不是那种做了一点点事情,就急切的想要回报的人。干事业尚且不是,跟何况是跟她的感情?

  他伸出大手,握一握她的小手:“我们互相学习。”

  轻咳一声,清清嗓子,一本正经的样子:“首先,作为你的同桌,我来猜一猜,在你面前的三款酒,究竟哪一款更合你的心意呢?我猜想是这一款……”

  还是她先崩不住了,放下餐具,欢快的笑了。前仰后合,差点笑岔了气。他皱着眉头,替她顺着气:“你看,吃个饭弄的自己这么难受。”

  “谁让你整的这么搞笑?”她不服气的瞪回去。

  什么餐桌礼仪,什么养生法则,最后统统都喂了狗。两个人打打闹闹、嘻嘻笑笑,吃了两小时,总算把晚餐解决了。

  她偎依在他的怀里:“这里好舒服啊!不想离开了,怎么办呢?”

  他抱抱紧,用了最温柔的声音:“不舍得,就不要离开了。一辈子都给你靠,嗯?”

  她反过来,紧紧的抱着她。脑袋埋在他的怀里,一颗清泪从眼角悄悄滑落。本来就是从一场荒唐开始,能以如今的浪漫收场,她已经很开心很满足了。还哭什么呢?

  可就是抑制不住的鼻子酸。

  他从办公室出来就为了她的事情奔忙,身上还穿着正装。在温暖的室内解开了领带,领口也拉得比较低。胸前的肌肤清清楚楚的感受到她的眼泪,扳正她的身体,看着她的小脸:“怎么了?刚才不还好好的吗?”

  她有点不好意思。尝试了一下,想躲开他的目光,但是没有成功。只好迎上去:“开心的。”

  这他就不知道真伪了。他可以温柔体贴,可以阳刚自信,可以耍无赖,可以装帅酷,甚至是撒娇卖萌,只要她开心就好。这些,是可以看着学的。可是要读懂一个女人的心意,不经过实实在在的相处,他如何无师自通?

  “真的?”

  “真的。”她用力的点头,唯恐他不信。

  “你真容易满足。”他用手指戳着他的鼻尖:“我以后给你准备更好的。”

  她听着心一暖,泪水再次夺眶而出:“你对我太好了。”

  我算计了你,你却还对我这么好!

  松开双手,她伸手抱住了他的脖子。脸上是只有她自己才知道的遗憾和满足:这就够了。更好的,留给你以后的太太。

  我希望她出身高贵、温柔善良,对你好一点,能给你真正的幸福。我?她自嘲的笑了:就算是你的年少轻狂吧!真的跟你在一起,会是你人生的败笔。

  她一会儿哭,一会儿笑,最后连章伟辰都糊涂了。只是任由她抱着自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荼毒自己的衣服。

  最后,她终于平静了。站起身来:“我们回去吧!时间不早了。你明天,”

  “我知道,我明天还要上班。”他打断她的话。兀自笑了。

  愣了一下,她也笑了。这怎么听上去,都有一种老夫老妻的感觉呢?

  “我跟肖明阳打电话。”

  电话拨通了,那头传来肖明阳夸张的嚎叫:“我说,你们终于磨叽完了啊!我这儿都等半天了。整快点,再过一会儿,我不保证还能配合你们把戏演下去啊!”

  敢跟我叫板了啊!章伟辰眉头一皱:“你什么意思?”

  肖明阳二堂腿翘到方向盘上,舒舒服服的抽着烟:“我说,你们当真是你侬我侬,外面什么情况都不知道了啊!”

  章伟辰一边听着,一边迈开步子走到窗边。往下一望,肖明阳所言不虚。

  “看到没?公园是不是比你们刚来的时候热闹了很多。连拍照的无人机,都快要打架了。再过一会儿,肯定就有记者来了。你今天带保镖么?”

  这个,要是真的有大批记者闻讯赶来,就是带着保镖,也是不管用的。

  他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要保密,还搞这么大的阵仗,那注定是要冒险,甚至失败的。

  即便是天冷,看到从未见过的美轮美奂的灯光效果,也还是有市民来一探究竟。现在是住在临湖的,再过一会儿,估计还有人开车过来。到那时候……

  他的脸色瞬间冷峻下来,语调也变了:“把车开进来。直接开到小楼后面,我送她下来。”

  看着他神情的变化,庄芷文也发现了问题。紧走两步,就要到窗前了,他却向前走了两步,迎着她,伸手抱住了她,将她的头按到自己的怀里:“再抱一会儿,肖少就要来了,他会带你离开。嗯?”

  她乖乖的点头:“好。”

  其实,楼下什么光景,她不用看也知道。因为围绕着这栋建筑的无人机,初看了一眼,也有两三架了。与其说,他想给她最后一个拥抱,不如说,是担心她被吃瓜群众误拍了。

  他们到底还是逢场作戏。演完这场,就该谢幕了。

  但是,她应该知足了。不是吗?

  她的泪水再次夺眶而出。原谅我,我不是好的演员,这么唯美浪漫的戏,被我演绎的这么凄楚苦情了。可是,我是最好的观众,你一颦一笑一惊一怒,一句话,一个小动作,所有的所有,我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间。连味道也没有放过。

  她贪婪的嗅着他的味道,或许,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能跟他靠得如此之近了。这会儿,与其说是他舍不得,倒不如说是她舍不得。

  可是最后的温存也没有什么时间了。肖公子的车已经在楼下按喇叭。

  他依旧把她抱在怀里,慢慢的往下走。一路走一路吻。倒不是他沉迷,反而是她主动。这是她从未有过的样子。是真的感动了、开心了吗?

  他隐隐的觉察到什么。但是也没有时间查清楚问明白了。

  走到门口的时候,肖明阳快走两步,迎了上来,当着章伟辰的面,十分绅士的把她请上了车。

  红色骚包的法拉利在一片灯海中驶过,好事者疯狂的抓拍。肖明阳飚着车:“你这次欠我一个大人情啊!”等了半响,庄芷文连一句“去找章伟辰”都没有还给他。转过头来,看着还沉浸在温情中的庄芷文,不是滋味的提高了音量:“我说,你能不能不要在我的车上这副表情?你要体谅一下我的心情,OK?”

  她笑了:“不好意思,以后再也不会了。”

  永远都不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