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完再闪:总裁,求放过

104.肖公子登门(1):笔名章复

爱完再闪:总裁,求放过 琴五哥 2135 2017-10-10 19:08:21

  庄芷文挂了章伟辰的电话,愣愣的坐了一会儿。想到一会儿肖明阳要登门,还是进去洗了个澡,梳洗了一番。刚刚搞定,手机就响了,是肖明阳。倒没有想到他这么快。

  “我已经到你们家门口了。一会儿见了,记得喊我章复。”

  “什么?”

  庄芷文一愣,那边的电话就挂了。她眉头微微一皱:莫名其妙。

  肖公子到了。一身正装,看样子,是下班就过来的。

  楼下传来肖静雅热情得过分的声音:“哎哟,原来是肖公子来了。小艺,快给客人上茶。小李,还愣着干什么,去请大小姐下来啊!”

  “算了,算了,我亲自去请。”

  肖静雅上来,把庄芷文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换衣服啦?这就对了。看样子是知道肖公子要来,既如此,一会儿下去态度好点。知道不?不要动不动就摆你的臭脸。”

  肖静雅说完,就亲亲热热的拉住庄芷文的右手往前走。庄芷文很不习惯,站定了,挣扎了一下。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她们这么亲热。肖静雅不高兴,但是此时此刻,大局为重。她大度的放开手,尴尬的笑笑:“快下去吧!”

  庄芷文下楼,一眼就看到肖明阳规规矩矩的坐在沙发上,由母亲陪着。手里端着茶杯,身体前倾,恭恭敬敬的听母亲的说话,很有教养的样子。看见她下来,激动的站起身来,往前迎了两步。

  庄芷文正要开口,肖字还没有发出声来,就看到肖明阳的口型变了,眼神里都透着焦急。看着他微微张开的口型,她想起来了,马上改口:“章复,你怎么来了?”

  “哎呀,我敢不来吗?专程过来,跟你赔罪来了。今天是我不对,以后我再也不敢了。你不生气了就好。”

  她如坠云里雾里,完全不知该作何反应。

  肖明阳拉着她,在古佩仪面前站定:“伯母,我定了明月楼的位置,专门给她赔罪。您看,我们现在……”

  古佩仪正待答应,楼梯口传来老太太的声音:“等一等。”

  庄芷文一惊,回头看时,奶奶已经过来了。老人家径直走到主位上坐好。背部挺直,双手扶膝,面色沉静,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既然来了,何必这么急着走,留下来吃饭也是一样的。”

  这话里的意思,可跟语气、神态毫不搭边。肖明阳眉头微微一皱:这老太太不好对付。“我跟着芷文,应该喊您一声奶奶!您看,跟芷文交往了这么长时间,也没正式登门拜访。实在是失礼了。今日也是事出有因,跟芷文闹了点误会,说一千道一万,都是我的不对。这不,我只好上门道歉来了。时间仓促,也没顾得上礼数。这饭我就不吃了,您就当我没来过,改日再来,也好把礼数补齐了。您看这样可好。”

  老太太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小伙子一表人才,倒也会说话。但是,她也不是好糊弄的:“既如此,你干嘛要进来呢?”

  即进门了,我怎么当你没有来过?

  “这还不是怕她生气,不理我嘛!之前打了那么多电话,她也不接。这会儿,我可不敢指望,一个电话、一条信息,她就出去见我了。”肖明阳装腔作势,着急上火的样子,演的还真像。

  肖静雅好奇了:“刚电话是你打的?我看小文的手机上,存的是,章?”

  问着问着,她突然捂住嘴巴:“章就是你?她刚才叫你什么来着?”

  肖明阳一副不好意思的神情,挠挠脑袋:“我年少的时候,十分崇拜国学大师章太炎,那时候年少轻狂,给自己起了个笔名叫做章复,就是章太炎复生的意思。现在么,这……”

  剩下的话不说,也明白是什么意思了。谈恋爱么,风花雪月,林黛玉不是管自己叫“潇湘妃子”?

  倒是想不到会有这么一出,老太太狐疑的看看庄芷文,怎么看也不像个文青啊!倒是肖明阳斯斯文文的,看上去挺像那么回事儿。

  “喔,原来是这样啊!”肖静雅呵呵的笑着:“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们这些老古董,搞不懂了。你们玩儿的开心就好。”

  老太太眼角往上一挑,肖静雅立马住口。论热情待客,古板沉静的古佩仪,自然不如外向大方的肖静雅出挑。但是,像现在,沉静有沉静的好处。老太太觉得,即便要上赶着把庄芷文嫁到肖家,也没必要太过热情。何况是第一次登门,连最起码的礼数都没有?她老太婆是不太高兴的。

  “你能不能跟我讲一讲,今天到底怎么回事儿?”

  肖明阳望着老太太,感到问题有点棘手。刚说的说一千道一万,都是自己的错。可自己究竟错哪儿了?说重了,不是真成了自己的不是?说轻了,等于当着人家长的面,指责她无理取闹。这无中生有的,怎么编?

  “其实,今天吧!我们本来是约好一起出去的,可是我临时有事儿,还忘了跟她讲。她干等了半天,中午去公司找我,还看到我,跟客户一起出去,就误会了。就这么回事儿。”

  “就这么回事儿?”老太太皱着眉头:跟之前的版本,完全搭不上边儿啊!

  肖明阳卑躬屈膝:“奶奶,这次是我不对,我确实是,行为太亲密了些,献殷勤嘛!这不能怪芷文多想。以后我一定注意分寸。还有,我不该不解释清楚,反而责怪她吃醋。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您看,这会儿都六点多了,我定了明月楼的位置,专为给她赔罪。您就,帮我劝劝,让她给我这个机会吧?详细的,一会儿,我一定给她解释清楚。”

  肖明阳说完,小心的望着老太太:您老,就放了我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