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完再闪:总裁,求放过

101.阴影(2):校园暴力

爱完再闪:总裁,求放过 琴五哥 2081 2017-10-08 10:27:00

  她到今天还记得,那天在食堂里吃饭,吃着吃着,就发现不对头了,低头一看,居然在勺子里发现了苍蝇,不用想,嘴里嚼的也一定是这些东西,她吓得当即惊叫起声,冲出食堂就吐了。连对面的向薇,看着都恶心到吐了。两个人趴在卫生间的洗漱台前,一阵猛吐,吐到胃都空了,还是觉得不适。用手接着冷水往嘴里送,漱了一次又一次,无数次过去,嘴都尝到自来水的氯味儿了,才抬起头来。泪水混合着冷水一起顺着脸颊往下流,镜子里的人影,已看不分明。但还是知道,后面站着人,正看着她们。

  知道她发现了自己,后面的人冷冷一笑:“弄完了吗?麻烦让一下,我要用洗手台。”

  庄芷文转过身来,看清楚了,是江家的大小姐——江心萍,比她高两级,也喜欢章伟辰。这是人尽皆知的秘密。

  她昂着头,慢步向前,经过庄芷文的时候,向她投来厌恶的一憋。对着镜子,仔细的涂着口红。看着镜子中庄芷文的狼狈模样,笑了:

  “你这就难受了?要追章伟辰,难受的可还在后面呢。”

  庄芷文瞪大眼睛:“你什么意思?今天的事儿,是你干的?”

  她冲上去就要扯她的头发,只差几公分距离的时候,却被一旁冲出来的小跟班拉住了。她们力气极大,把她的头狠狠的按在洗手台上,脸贴着冰凉的大理石,湿漉漉的,十分难受。向薇也被另外的人束缚着,不过是好好的站着。她挣扎着,想挣脱,想反抗,却被后面的人用膝盖狠狠的顶了一下,险些没站稳。“老实点。”

  江心萍涂好了口红,抿一抿嘴唇,满意的看着最后的效果,然后慢慢的转过身来,看着她。

  “你知道吗?看着你这样的骚货围着章伟辰转,我也是这种感觉,吃了苍蝇的感觉。”她停顿了几秒,接着跟她“讲道理”:“如果你打算跟他在一起呢,就要做好这样的准备。今天先来一发,也不见得是什么坏事,至少可以让你想清楚了。为了他,究竟值不值得。不要妄想他会保护你。一来,他不能时时刻刻的跟着你,你总有落单的时候。二来嘛,像他这样的大众情人,爱慕者不要太多。出了校门,在商场上行走,逢场作戏的,那就更复杂了。常言说得好,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你说呢?再说了,就算你今天使点狐媚的手段,让他暂时的喜欢了你,你怎么保证,他会永远只爱你一个人?他的眼睛又不瞎,像你这样的货色,连跟他暖床都不配,还妄想天长地久?不要痴心妄想了。以后离他远一点,OK?”

  江心萍转身走了,她被狠狠的摔在地上。从来没有过的狼狈,让她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都无法集中注意力上课。

  她还记得,那天去厕所,被人从后面扣了一篓子厕纸,头发和脸上都粘了粪便。她在厕所里哭了整整一节课。用冷水把自己冲洗了若干遍,感觉还是臭的。每一个人见了她,都捂着鼻子,绕着她走。之后,她就感冒了,一直病了半个月,每天都噩梦连连。

  她发着高烧,说着胡话,被送回到家里。住在江城最好的医院,主治医生也是最好的。高烧很快就退了,但是低烧一直反复,梦魇一直不去。她跟妈妈说,她不想上学了。可是妈妈还没有发声,奶奶就断然拒绝了。她们没有问,她在学校里发生了什么。大约也不在意,她到底经受了什么。奶奶说,名山中学是全江城最好的学校,庄家的孩子,只能在那儿读书。还告诫她,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不惹事,就不会有事儿。

  她抱着妈妈哭了。妈妈劝她回家,不要住校了。她没有答应。因为她知道,这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再后来,她就去找君爷了,她是被逼无奈才去找龙君的。龙君对她说:他们这个圈子里,不是被人鄙视的私生子,就是无权无势的普通人的孩子,她可想好了,要跟他们一起混?她想都没想就点头了,因为她别无选择。

  私生子又怎么样?普通人的孩子又怎么样?只要能给她保护,让她在名山中学安然的呆下去,她就认了。

  她是那个圈子里唯一的大小姐。从此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再也没人敢欺负她。但是,也再无机会接近章伟辰了。在另一个圈子里,她是自甘堕落的代表,人人唾弃。他们的距离,渐行渐远。

  ……

  如今盯着章伟辰的,只比过去多,不比过去少。其中,也有过去的同学。他们家世好的,路子广的,朋友圈多的,手腕硬的,能力强的……她都斗不过。更重要的是,一旦她跟了章伟辰,她们就会从情敌,变成朋友,来对付她一个。

  这些人,她过去不敢招惹,现在还是招惹不起。

  章伟辰是有手腕,但是,他真的喜欢她吗?说不定,也就是过去的一念心动,在岁月中沉淀成今日的情结,一旦得到了,也就放开了。到时候,她如何自保?她连奋力一试的勇气都没有。胜算太低,风险太高,何况章太太那个名头,对她一点吸引力都没有。人么?她已经睡过了。

  听筒里继续传来章伟辰生气的咆哮:

  “你知不知道,我接到那个莫名其妙的电话,然后手机突然被挂断,我得有多担心?就算是配合,你也一点都不为我想想吗?还是说,你就愿意看到我担心,我生气,我着急,这样才能证明我在乎你?”

  好吧!经过这一次乌龙,他也真的再次看清了自己的心。他确实是在乎她的。不知道它是不是就叫做爱,但至少是真心实意的喜欢。他想跟她在一起,跟那一夜无关,甚至也跟年少的遗憾无关。而是真的喜欢她。

  庄芷文的声音急急的:“不是那样的。”

  章伟辰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既然你这么说,那好,就给你一个机会。否则的话,今天他不惜一切代价,也一定要把她挖出来,好好的修理。

  “那是怎样的,嗯?你说,我听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