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完再闪:总裁,求放过

98.挨骂(2)

爱完再闪:总裁,求放过 琴五哥 2030 2017-10-07 07:49:53

  老太太心里很是烦躁,但想到孙女儿今天的状态,还是尽量的好言好语:“都是要结婚的人了,再进家里的公司,自然是不恰当的。我在江城还有些人脉。你在英国的时候,不是对做学问很感兴趣?还不肯回国,硬在英国又留了两年。那好,我现在就开始准备,让你进师大,只希望我准备好的时候,你也能准备好了。”

  庄芷文一时之间想不起来,江城还有一所师范大学:“师大啊?”

  江城就只有一所江大,她是知道的。比较出名,在全国都有影响力。其他的,大约都只能算是一般的地方性大学。奶奶所说的师大,具体在什么位置,她都毫无概念,就不要说学校的实力和学术水平了。

  老太太以为她不满师大的弱小,用拐杖敲着地:“你还想怎么样?以你现在的状况,难不成你还想进江大?”

  江城大学,她现在自然是进不了。这点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

  “先去师大把职称评了。等你当了教授,我再想办法让你去江大。这样,你也算是有身份的人了。将来无论嫁到谁家,也不算高攀了谁。”

  这样的话,就可以自力更生了。以后嫁不嫁,也不由奶奶说了算了。她一下子开心起来:“真的?”

  老太太又不高兴了:“我什么时候说过假话?像你一样?”

  “我相信奶奶,我一定好好的听话。还是奶奶有办法。我工作的事情,可就全仰仗你了。”庄芷文也不管什么节操了,拍着马屁,脸上开出了花儿。求奶奶,她心里没有任何障碍。只是跟自己的预期,相去甚远。她过去从来就没有想过,去大学当什么教授。不过,先走出这一步,后面的很多事情,或许就有转机了?

  听她说了一大篇,老太太的脸色终于软和了一丝丝:“算了,算了,不要再在这儿拍马屁了。你能好好的听话,不要再惹什么乱子,我就很开心了。”

  古佩仪看老太太的态度似乎有所软化,跟着放松了起来:“小文啊!奶奶自小就这么疼你,她自会帮你安排好一切,你有什么想法,要好好的跟奶奶说。奶奶怎么会不理解你,不帮助你呢?以后,可不准再像今天这么胡闹了。你奶奶听叔叔说,你在工业区里出了什么事儿,可是吓坏了。让你叔叔放下一切工作,赶快将你送回来。你看,你还不领情。你今天到底怎么了?”

  庄芷文一听,马上跑过去,抱住奶奶:“对不起啊!让您担心了。我没有什么,就是昨天没有睡好,中午又没有午休,有点困了,趴了一会儿。谁知道那愣小子大惊小怪的。”

  “人家那也是担心你。现在的热心人,可不多了。”老太太点着庄芷文的鼻子:“真是不识好歹。这以后出了家门,可怎么办啊!别人哪会像家里人这样,”

  “奶奶。”庄芷文撒着娇:“那您还急着把我嫁出去啊!”

  老太太转过身,认真的看着庄芷文:“肖家是个不错的人家,你要好好的把握,在这件事情上,可不许你出什么幺蛾子。”

  庄芷文点点头:“您放心吧,我知道的。”

  沉默了好久的庄德良,这会儿貌似漫不经心的开口了:“你果真知道吗?”

  话一出口,老太太就发现了端倪。庄芷文也敏感的觉察到,叔叔似乎还知道些什么。才松的一口气,又提到了嗓子眼儿。

  “有什么事情,你就说。”老太太的神情不太好看。下意识里,她也不想再受什么惊吓了。

  “上周二晚上,你回家可是说,跟肖公子约会去了?”

  上周二晚上?她跟章伟辰在一起。莫非被他看到了?那也太巧了吧!吃饭的地方,也不是适合商务会谈的场合,他要是也去了,除非他在外面……庄芷文想着,意味深长的看了庄德良一眼。

  庄德良怒视着她:“你看我干什么?我问你,你是不是跟肖公子约会去了?”

  老太太这会儿也想起来了:“是有这么回事儿。她那天回家很晚,说是跟肖公子约会了。”

  老太太这么一说,庄芷文连反口的机会都没有了。

  老太太抬头,看着一向沉默寡言的小儿子:“这有什么不妥吗?”

  庄德良向前走了两步,扶住老太太,十足孝子的模样:“妈,那天晚上我约了设备供应商,在泰亚吃饭,碰到肖公子了。”

  “什么?”老太太震惊了,看看庄德良,又看看庄芷文:“到底怎么回事儿?”

  庄德良语气温和,从容不迫:“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总之,肖公子那晚有商务上的应酬,不可能跟她在一起。”

  庄芷文之前倒没有想到,这种事情,不是只有她这边才会露馅,肖明阳那边也是会露出破绽的。这简直是无法反驳的,她能怎么说?

  “你!”老太太猛的站起来,连一旁的庄德良都没有拉住。大约是起得太猛,也可能是气的,居然一下子没有站稳,差点摔了一跤。还好庄德良眼疾手快,迅速扶住了她。

  老太太颤颤巍巍的站好,怒极反笑:“你就作吧!我看你今后,要怎么收场。”

  说完,就准备回房了。庄德良使了一个眼神儿,肖静雅连忙上前,扶住老太太:“妈,我送您回房。”

  老太太使劲儿的一甩胳膊:“我不要你扶。那天晚上,你不也说,亲眼看到肖公子送她回来的吗?”

  肖静雅早就忘记了这茬儿。自从庄芷文和肖明阳相亲成功之后,她就经常有意无意的提及,自己在这件事中的功劳。庄芷文和肖明阳的恋情,在她的嘴里,那自然是顺的。那天晚上,她也就顺口提了这么一嘴。哪知道这么多天过去了,居然还会再起波澜。

  当下就低了脑袋,委委屈屈的发声:“妈,是我错了。我只看到有人送她回来,却不知道,那人不是肖公子。妈,这事儿真不能厌我。我就是做梦,也想不到庄芷文他,会脚踏两只船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