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完再闪:总裁,求放过

96.跟我回去

爱完再闪:总裁,求放过 琴五哥 2417 2017-10-06 11:51:39

  庄芷文猛不防听到叔叔的声音,吓了一跳。回头一看,讪讪的:“叔叔,你怎么来了?”

  庄德良阴着脸:“我倒要问问你呢,这位小伙子说你的车在这儿停了一个小时了,你怎么了?”

  庄芷文这才知道,人家为什么非要借她的手机用,还要她关上车窗才打电话,原来是为了通知了他叔叔。一片好心,全然被她当成驴肝肺了。这会让再看过去,面对人家做了好事还不还意思的脸,自己简直无地自容。

  “对不起啊!刚误会你了。”

  “没事儿。”小伙子倒是挺大度的。

  庄德良看着庄芷文的样子,似乎也没什么大碍,想到她不在家里好好呆着,偏偏跑这儿来给他添乱,脸色更阴沉了:“你来这儿干什么?”

  庄芷文的态度也不算好:“我过来有我的事儿。”

  庄德良不跟她多说,把她的车门一开:“上车,我送你回去。”

  庄芷文知道自己已别无选择,乖乖的上了车。庄德良一肚子的气,全发泄在了车速上。

  望着绝尘而去的车屁股,小伙儿那个郁闷啊!看上去也是有钱人,怎么这么?不说别的,搭一程总可以吧!居然把他扔这儿了?还好公交站台就在不远的地方,步行过去,等公交吧!

  章伟辰正在办公室跟某下属谈事儿,突然接到庄芷文的电话,心里一阵欢喜:昨天没给她信息,今天居然主动给我打电话了。真是想不到的事儿啊!脸上的笑意连谈话的经理都看得明明白白:总裁这是遇到喜事儿了,心情大好,今天的提案,应该可以顺利通过,就不用加班了。可是,自己的笑容还没有爬上眉梢,总裁就突然变脸了。

  清清楚楚的话,章伟辰只听到一句:“请问,你是庄芷文的朋友吗?”,还没有答话,那边就传来了一阵叮叮哐哐的声音,其实是庄芷文慌慌张张的下车,打翻了东西的声响,然后,电话就断了。什么也听不到了。这能让他不紧张吗?不变脸才怪!甩下一句话:我有事,先出去一趟,这个提案我们以后再谈。然后就风风火火的走了。剩下那经理一个人,呆若木鸡的愣在原地,完全没反应过来。

  章伟辰急急慌慌的下楼,期间又打了一次电话,没打通。一边发动汽车,一边翻看之前的定位记录:庄芷文已经在工业园区的大路上呆了五十分钟了,她在那儿干什么?直觉就是出事儿了。那个男人是谁?怎么会用庄芷文的手机给他打电话?他清楚的知道,那手机安全级别之高,要不是庄芷文本人,别人根本不可能开机,更别说用她的手机打电话了。还有,为什么电话只说了一句,就会被突然挂断?那阵叮叮哐哐的声音,到底是什么?他心急如焚,可是再拨电话,还是打不通。总是占线,一直占线。她遇到什么事儿了吗?那个电话是不是求助的?

  若干种可能迅速从脑海里闪过,全无定论。后来就索性不试了,也不想了。全神贯注的开车,把车速提到顶点。什么事情,去了就知道了。好在,定位一直没有动。直到他进了工业区。

  过去的时候,那里已经没有人了。公交站牌旁,只有一个看上去还很稚嫩的男生。他急急的走过去:“请问,你知道万家集团怎么走?”

  万家?小伙子摇了摇头。“不知道。你自己看导航吧!”

  就是这个声音!

  章伟辰一把拉住他的衣领,脸色阴沉的可怕:“刚才是你拿了庄芷文的手机给我打电话吧?她人呢?”

  我去!好不容易遇到个富姐,想做桩好事儿,结个善缘。没想到,做好事儿没好报。刚才的那位就已经够了,连谢谢都没说就走了,这位,看上去人模狗样,居然一上来就动手?

  他也不傻。眼前的男人虽然看上去像个正人君子,可是那手劲儿,分明就是个野蛮人。再说情绪这么激动,看上去就挺危险的,谁敢惹啊!当下用了最软最怂的姿势,最诚恳最可怜的声调:“是我,是我,您先放手,有事儿我们慢慢说,行吗?”

  章伟辰看一眼那人,分明还是学生的模样,想来也不能把庄芷文怎么样。自己都为自己的冲动感到可笑。松开了右手,直直的站着,居高临下的往下看:“她人呢?去哪里了?你怎么会有她的手机?”

  那男生心里日了狗,只好把电话里跟庄德良说的话,又重新说了一遍:“事情就是这样的,现在,她应该是跟着他叔叔回去了。”

  她叔叔?

  章伟辰一边听着,一边想着,还是放心不下。再打庄芷文的手机,还是打不通。不是占线,而是被秒挂了。

  他能查到她目前的位置,的确是在进主城区的路上。这里已没有庄芷文留下的丝毫痕迹,她平常开的车已经不在了。不远的地方靠边停着一辆宝马,他手向那边一直,问那男生:“那是她叔叔的车吗?”

  男生想想,点了点头:“应该就是那辆。”

  说着话,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等的公交从眼前开过去了。

  但是眼前的男人却是一点也不在意,脸色更阴沉了:“你连这都不知道?他怎么来这儿的?”

  男生也生气了,说话间挺没好气的:“我们当时正在争执,又没有亲眼看到她叔叔从车上下来,但是,也就那么几辆车停在那儿,那一辆,应该就是他叔叔的吧。”

  章伟辰紧紧的盯着男生的脸,一边拨通了某个电话:“给我查一下,这辆车的车主。”然后就报了车牌号。

  结果很快就过来了,是庄家的车。

  章伟辰缓和了脸色,语调也柔和了几分:“你刚才说,你们是去什么公司应聘?”

  “西兴。”

  西兴?好像听说过的。一个小公司。近些年发展的挺快,不过,也还是一个小公司。

  “她去应聘什么职位?”

  “不知道。”

  “那你呢?”

  “销售。”

  “今天除了销售,还有什么岗位在招人?”

  “还有总助,生产调度。”

  看来,是想去跟别人当助理啊!他苦笑,何必弄成这样呢?就为了气自己一下子?即便如此,过去的同学当上高管的一大堆,找谁不好?非跑这儿来乱撞。

  章伟辰哭笑不得。

  一辆大众开了过来。下来两个人,四周看了看,走过来一个。

  “请问,刚才是不是有哪位给我们庄总打过电话了?说是大小姐的朋友?”

  小伙子一愣:“您说的是我吧?我给一个叫庄德良的人打过电话,是用庄芷文的手机打的。”

  “那就对了。刚庄总太匆忙了,也不方便,只好把您一个人放在这儿了。他吩咐我过来,送您回家。”

  章伟辰看过去,是一个司机模样的人。

  “你是万家集团的?”

  “是。”

  “你回去吧,这个人,我会送他回去。”

  那人狐疑的看了一眼章伟辰,再看看这小伙子,也没有反对。

  “那就这样吧!”

  章伟辰径直打开车门,上车,发动汽车,见小伙儿还愣着不动,摇下车窗:“上车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