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完再闪:总裁,求放过

91.约会(6):她还真有一种学生的羞涩

爱完再闪:总裁,求放过 琴五哥 2320 2017-10-03 08:15:01

  章伟辰还没有说完,庄芷文就忍不住掩嘴笑了:“你今年贵庚啊?还学中学生。”

  大总裁,你要不要这么幼稚了啊?

  笑什么笑?章伟辰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总之,你现在放心了吧?不会有任何为难你的地方。”

  她笑着满口应承:“没问题。”

  我们家现在还有一个大学未毕业呢。学生怎么谈恋爱,我比你懂。

  她,又怎么会理解他的一番苦心?说出这一番表白,讲来这么个条件,一来,是让她自信,看,我还是个少年的时候就被你迷倒了。二来,是要她忘了他的身份,他们就是老同学。三么,这一段时间,他有充分的信心让她喜欢上自己。毕竟,她的心里还未曾有人。他想住进去,想来不会太难。

  “那么,章同学,现在我们去做什么?”

  章伟辰放眼一看,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小小的广场,现在还亮着灯。或许能找到什么节目呢?用手一指:“看到那个小广场没有?”

  她定睛一看,广场上稀稀拉拉的,有几个人在练太极,还有几个小摊,仍在苦苦的撑着,看还会不会有点生意。去那儿干什么?狐疑的看看他,还是点了点头:“看到了。”

  “那好,我们比赛,谁先跑过去,谁赢。输了的请客。”

  倒不是说,不会有人卖东西。这个城市吃货颇多,几乎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有可能寻觅到难得的小吃。可是,那卫生条件,那消费档次,能有什么入得了章大少爷的口?果然是学生的感觉,有够幼稚,来吧。

  我也会提条件的。“没问题啊!可是人家深更半夜守着做出来的东西,不管买了什么,都不许浪费。”

  反正,我总能挑的出来下得去口的。

  “好啊!预备。”

  庄芷文身体站得直直的,而他,居然摆出了起跑的标准姿势。不满的望一眼一脸无谓的庄芷文:“认真一点。”

  好吧!

  “跑。”

  两个成年人,撒了欢的往前跑。画面一点也不唯美,倒像是小偷在抓盗贼。

  他当然是先跑到的。腿都长一大截,好不?不过也就是快了一点点。拉开了大约五米的距离。停住脚步,正好回过头来,看着她朝自己奔跑的样子。

  很美!

  而她一停住脚步,就捂着肚子笑了,笑得前仰后合,差点笑岔了气。真是有够幼稚啊!而自己居然还陪着他幼稚。但是,很开心。很久都没有这么开怀了。

  “你想吃什么?我请你。”

  他扶住她的身子,帮她拍背:“笑?有这么好笑吗?”

  “好笑。”

  那就随你笑吧!你开心就好。真是有够幼稚。他还是小学的时候,跟妹妹玩过这个游戏。中学以后,就只有拍着胸脯的两个字了:“我买。”想不到,如今还能让她这么开心。

  “等你先笑够。”

  她看看他,似乎是不乐意了。于是收敛了笑容:“好了。你想吃什么?我买。”

  反正不管买什么,也不会有晚上的一顿大餐贵。

  他环顾小广场,还有几家在营业。广场上的人,也不像之前想象的少。有一家烧烤摊,还在冒着袅袅的烟,似乎人气最旺,但是烟熏火燎,他看着就没食欲。还有一家卖饮料卤煮的,也是平常,吃不出什么新意。有一家在卖米线,虽然走了这么远,晚饭吃下的食物消化了不少,但是这么实在的宵夜,还是吃不下。好了,有一位老太太在那儿卖棉花糖。就是它了。

  “我要吃棉花糖。”

  “棉花糖?”那不是小孩子吃的东西吗?真是幼稚无底线啊!

  “我就想吃那个。快去跟我买。”

  “不去。”

  “我们刚说好的。”

  “我给钱你自己去买。”

  他一伸手,就拉住她的小手:“我们一起去买。”

  走进一看,慈祥的老太太打着盹儿,居然要睡着了。这么冷的天,也不怕感冒。小小的机器上,贴着五颜六色的贴贴,少女心爆棚的感觉。她背靠着卤煮店的墙壁,墙壁上贴着卖棉花糖的广告画——是韩国水木剧《那年冬天,风在吹》中,宋慧乔和赵寅成的剧照。浪漫的棉花糖之吻,看上去很美。

  庄芷文想,我明白了,这哪里是要吃棉花糖!分明就是要索吻。

  章伟辰得意的指着海报:“土包子,看到没?”

  庄芷文手挠脑袋,恼了:“我有说什么吗?”

  章伟辰笑:“你刚才,不就觉得这是小孩子吃的东西吗?”

  两个人的争吵声,让假寐的老太婆睁开了双眼:“年轻人要不要来一个啊?很甜的。”

  庄芷文伸出两只手指头:“要两个。”

  “我给你们一个超级大的。”

  “这棉花糖要两个人吃一个。我孙女儿告诉我的。现在的年轻小情侣,可喜欢这个了。”

  章伟辰指着后面的海报:“这海报,也是她给你弄的吧?”

  “是啊!”老太太说着话,一只棉花糖已经弄好,真的是超级大:“你们男的帅,女的美,比海报上的看上去还般配。”

  庄芷文付了零钱,章伟辰搂着庄芷文,亲亲热热的走了两步,:“来,我们一起。”

  庄芷文眉头一挑:“别,是你说要吃的。你一个人来吧!我才不跟你一起呢。”

  “嗯?”章伟辰眉毛夸张的皱起,喉咙里发出危险的声音。

  一边传来老太婆调侃的声音:“你们吃吧!我老太婆眼神不好,什么也看不见。”

  这一下,庄芷文的脸彻底的红了。心也砰砰的加快。

  章伟辰低头看着,她还真有一种学生的羞涩。心中不禁雀跃起来:“快,你都答应了我的。不准拒绝我的请求。”

  看她仍然无动于衷的样子,他有点急了,又耐心的哄:“不早了。吃完了,我就送你回去,嗯?司机在环湖道上等着呢。”

  寒风清冷的路上,两人上演浪费的棉花糖之吻。那夜的事情,谁也记不清了,说起来,这可能还是他们的初吻呢。章伟辰深情凝视着眼前羞涩的女子,心中一片满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