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完再闪:总裁,求放过

72.再相亲(1):股票跌停

爱完再闪:总裁,求放过 琴五哥 2328 2017-09-16 22:31:13

  那天晚上,庄芷文吹干头发就上了床。原以为是睡不着的。谁知章伟辰走了还没一会儿就睡沉了。因为章伟辰回去后又给她发了一条信息,信息进来的声音,她居然都没有听到。是第二天早上才看到的。

  他大约也就是想测试一下她有没有入睡吧?

  可是我不会因为跟你聊了一晚,以后就会每次都回你的信息。

  但是她的心情还是好了很多。虽然还是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但是看看书、听听音乐,时间也没觉得多难熬了。下午的时候,一时技痒,居然又去摸了好久不碰的电脑。攻击的目标依然是泰亚,但是没有成功。她有一点小小的挫败,怎么就达不到君爷那种水准呢?

  晚上,临近10点的时候,庄芷文下楼去厨房拿点水果当宵夜,回来的时候碰到了爸爸。庄德谦随意的站在楼道里,默默的看着她一步一步从楼梯上爬上来,目光沉静如水。庄芷文看到他的时候一愣,她意识到他是等着她的。然而这么晚了,他还要找她谈话吗?她想说自己心情好多了,爸爸不用担心。但是出口还是只轻轻的喊了一声:“爸爸。”

  庄德谦微微的皱着眉头,仿佛是一夜之间觉得女儿长大了。虽然这几年间,父女两个不怎么见面,但是她回国也好久了,可是现在才突然发现:女儿长大了。

  庄芷文有一点微微的诧异,爸爸怎么这么看着自己?她想说点什么,还没有说出口,就敏锐的觉察到,爸爸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爸爸也有什么心事吗?

  夜深人静,四目相对,虽然是父女,气氛也还是微妙的。

  好在庄德谦只是想问点事情:“上次送你回家的那位先生,是姓章?”

  庄芷文又一次小小的惊愕,问这个干什么?

  但是对爸爸是必须说实话的。于是点了点头,轻轻的“嗯”了一声。

  谁知爸爸这一次,确是要刨根究底了:“是弓长张,还是章士钊那个姓?”

  庄芷文隐隐的感到有一点不安,但还是回答了问题:“章士钊那个姓。”

  这个问题太简单了,没理由不回答。

  “你喜欢他吗?”

  这么直白的问出来。庄芷文声音小小的惊呼了一声:“爸爸!”

  你是准备在走道里跟我谈这么私密的事情吗?

  看看女儿没有多说的意思,他原本也没有多说的意思,于是关爱的多嘱咐了两句,就让她早点睡了。

  庄芷文进屋,摸着脑袋想了一阵子,没想出什么头绪来。也就算了。

  她并不认为爸爸知道了她跟章伟辰的事情,毕竟八字还没有一撇呢。捕风捉影也不带这样的。还没开始就未卜先知了。

  庄德谦看着女儿的房门,倒是怔怔的呆了一会儿。他是知道的,章伟辰还有一个学艺术的弟弟,也是常年在英国。不过是私生子。

  女儿原来跟龙家兄弟在一起玩儿,现在又……她怎么净喜欢跟这些豪门私生子,牵扯不清。

  但是女儿大了,很多事情,当爸爸的都不好管。何况是自小就不亲的女儿。

  他觉得跟夫人要好好的谈一谈了。老太太倒是不必要知道这么多。

  也就是爸爸这么小小的一问,古佩仪后面也没有问过什么,说过什么,大概是静观其变的意思吧!可能,古佩仪还是相信了她说的,她在英国是没有什么感情经历的。

  庄芷文慢慢的就把这件事情放下了。直到有一天,老太太又为她安排了新的相亲。

  对象倒是出乎意料之外的,是肖明阳。据婶婶说,是她无意之中打听了一下,肖明阳是不是真的有女朋友,说起了自家侄女儿在相亲的事情。这件事儿就传到了肖家。肖明阳原本是喜欢庄芷文的,既然有这样的机缘,就辗转托人,跟老太太转达了这样的意向,说不妨先见一面。

  肖静雅说起这件事的时候,眉飞色舞,好像她在这件事上立了多大的功劳,而这件事儿,又有多么大的胜算。

  “你说你,还骗婶婶,非说人家有女朋友。人家明明是单身的嘛!同学会喝了酒还不顾一切的下水去救你,那绝对是真爱啊!我说你也不要再挑了。这小伙子要家世有家世,要样貌有样貌,要人品有人品,关键还是真爱。你到哪里找这样的对象去?就是他了!觉得妥妥的。”

  “我这次就不陪你相亲去了。但是成了可不要忘了婶婶啊!可是多亏了我从中牵线搭桥。肖家在江城不算数一数二,但也绝对是排的上号的人家了。你攀了高枝儿,不说别的,以后小丽还要找男朋友呢!你去了肖家,自然有办法,嗯?”

  ……

  庄芷文除了无语,还是无语,这让肖静雅颇不满意。笑着骂了两句“白眼狼”,絮絮叨叨的走了。大约怕庄芷文的亲事真的成了,那她还真的不好得罪了。

  但是相亲的日子到了,果然是母亲陪着的。庄芷文觉得诧异,倒是想想是老太太的安排,问了妈妈也不会说什么,就索性什么也不说了。这次约的是一家情调高雅的法餐厅,倒没有定雅座,就在大厅里等着。庄芷文一进门就发现了他们,是一个极为显眼的位置。肖明阳和他妈妈已经等着了。一个看上去五十多岁、保养得宜、气质优雅的女人,出现在这种场合,应该就是他妈妈了吧?她以前没有见过。

  肖明阳冲她招了招手,她回以一笑表示知道了。然后在门口处理身上的落雪。下雪了,出门要麻烦些。帽子、围巾、大衣……一大堆。总要整理一下才好见人的。

  但就在这个当口,她听到了某位陌生人的窃窃私语。

  “你看到没有,进门的好像是庄家的大小姐。”

  “什么庄家?这你也认识。”

  “你不知道。她好像是傍上什么了不得的人物了。上次鲁班的太子爷跟她相亲,说话不留意得罪了,第二天股票就跌停了。”

  “真的啊?你听谁说的啊?”

  “他们的高管说的,那还能有差。”

  “知道对方是谁么?”

  “不知道,神秘着呢,据说是一支来源十分复杂的基金动的手,后面的人,鬼知道是谁,反正能量大着呢。”

  ……

  后面肯定还有很多的话,但是庄芷文已经没机会旁听了。一来,说话的人好像有所觉察,说着说着,后面就压低了音量。二来,肖明阳已经站起身来了,她不能一直站在原地不动。看了妈妈一眼,神色倒是平常的很。好像什么也没有听到。她连忙往前走去,脸上也渐渐的浮现出笑容。

  她突然想到那晚爸爸的问话。心间有一种隐隐的欣喜和不安,慢慢的浮出水面。

  今天的相亲,倒是没怎么上心了。反正她一开始答应了来,除了不想让奶奶又生气唠叨,更多的只是:她倒要看看肖明阳到底搞什么鬼。明明喜欢的另有其人,没事儿跟她相什么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