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完再闪:总裁,求放过

65.手机风波(2):准备相亲

爱完再闪:总裁,求放过 琴五哥 2326 2017-09-10 17:00:42

  庄德谦说完了话,才注意到一楼有好多人。他是一向不管这些事情的,这会儿也不免露出了诧异的眼神。

  “妈,你们是有事情在说吗?”

  老太太叹一口气:“你反正也忙完了,就下来说两句吧,是小文的事情。”

  庄德谦略微迟疑了两秒,还是抬腿下来了。

  自己的孩子,如果有什么事情,他当然也愿意关起门来说。可是老太太发话了,他自然是听话的。

  “妈,小文做错了什么事儿吗?”

  老太太沉吟了片刻,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过来将了一军:“你喊她上去,想来也有什么事情吧?不如就在这儿说。”

  庄德谦想了想:“也没什么事情,就是问她是不是去了我的书房。”

  到这会儿,要来的都要来,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野男人都出来了,还怕这种小事?

  庄芷文连犹豫都不带的:“是。我手机坏了,进去打了个电话。”

  这就对了。那几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分明不是自己拨出去的。

  “喔,以后不要随意出入我的书房。”

  虽然不是什么大事儿,但还是要说一声。庄家的规矩,大书房不能随意出入,连卫生都是专人打扫的。

  “我知道了。”

  分明事情已经过去,老太太却心细如发:“你把那号码抄下来,我看看。”

  庄德谦不可思议的看着老太太,一个电话号码,你能看出什么名堂来?但还是一言不发的照做了。

  后面还有更不可思议的事情。他把号码一拿下来,老太太就用座机拨出去了。

  这会儿,连庄芷文都心跳加速了。

  最好是君爷的电话。

  但很不巧,那个通话时长更长的电话被忽略了。被抄下来的是章伟辰的号码。

  铃声未响三遍就被接通了,一个亲昵的声音传了过来:“庄芷文啊,我到家了。”

  喔,到家了啊!想来就是他送小文回家的了。

  老太太眉头一皱:“您是哪位啊?”

  苍老的声音,一听就是为老者。

  章伟辰皱了皱眉头,再看看号码,没错啊!自己的这个手机号,不可能有什么闲杂人等打进来。但也就疑惑了两秒,随即就自嘲的笑了:是了,庄芷文都有了新的手机,怎么还会用座机给我打电话!只是他也想不明白,她的家人无故给他打什么电话。还是保守一点的好:

  “喔,我是她的朋友。”

  朋友二字,总是不带任何线索,没有任何感情的,生意上见过一面的伙伴,也是朋友。不过是敌人的反义词罢了。

  “您怎么称呼?”

  “我姓章。”

  “今天麻烦您了,这么晚了还要送她回家。谢谢啊!”

  这一句是诈的。但是也有八九成的把握。昨天克服困难打了电话,今天找机会出去见面,完了送她回来。没错,一定是这样的。

  “不用谢,应该的。”

  沉默了一会儿,章伟辰挂了电话。搞什么嘛!这是要确认一下她晚上是不是跟我在一起?

  也确实就是如此。

  “那个张先生,是你新交的男朋友吗?”

  老太太的口吻,俨然已是审问了。

  庄芷文不慌不忙:“不是。”

  不管老太太知道些什么,刚刚章伟辰在电话里说了些什么,在家里,他们的关系都是不能承认的。蛛丝马迹都不能留。留了也要抹干净。

  “不是?那他送你这么贵重的礼物?”

  老太太怎么说也是多少年的谈判高手,诈出点什么信息,还是有把握的。

  但是,她低估了庄芷文:“不是,这是我之前定制的,今天不过是去拿回来。”

  老太太的脸色又阴沉了几分,目光也变得凛冽起来:“自己定的?这么贵的东西,你不会付现金吧?把银行的账单拿我给看。”

  连古佩仪也看出不对了,扯这庄芷文:“你怎么好信口开河的骗人?何况还是奶奶,快给奶奶道歉,认错。”

  老太太态度强势:“不用了。你只需要老老实实的回答我们的问题就行了。”

  老太太话一出口,全家人都精神紧张了。古佩仪和庄德谦当然关心女儿交了个什么男朋友,肖静雅就是纯碎的八卦而已。

  老太太沉吟片刻:“那个张先生,家里是干什么的?”

  “不知道。”

  “他多大年龄,有没有妻室,你总该知道吧?”

  “不知道。”

  这摆明了就是不合作的态度啊!古佩仪急的要跳脚。却还沉得住气。

  肖静雅却迫不及待的开口了:“她家里一定很有钱吧?”

  不然也不会随随便便的送人这么贵重的礼物。

  但是还是三个字:“不知道。”

  不配合,是吧?

  老太太一腔怒火,全莫名其妙的撒向了古佩仪:“你看你教的好女儿!”青筋暴起,脸色阴沉,一看就是暴风雨的前奏。

  古佩仪害怕又委屈,自己都努力隐忍的降低存在感了。怎么最后还是把矛头对准了我?

  庄德谦小声的喊了一声:“妈。”

  老太太却更生气了:“你管好公司的事情就好了。这些事情,不用你费心。”

  但是古佩仪等待的暴风骤雨并没有到来,而结果却是她承受不起的。也是庄芷文承受不起的。

  她们眼睁睁的看着老太太的脸上露出嘲讽的笑容,眼睁睁的看着老太太做出匪夷所思的决定:“不配合是吧?觉得你这样我就没办法了是吧?那这样好了,反正你也不守信用,就没打算好好的找一个好人家嫁了。那你也就不用再出去了。从明天开始,你就在家禁足反省。这次去医院也没检查出什么大不了的毛病吧?那就老老实实的在家里呆着,哪里也不用去。省得又出去乱跑,做出什么有辱门风的事儿来。还有,我们之前的约定,也取消了。”

  庄芷文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这跟那约定有什么关系?凭什么说取消就取消。

  “奶奶,你不能这样。”

  “我为什么不能这样。”

  重现上位者的威严,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令人害怕的强大气息。至少在庄家人里,现在是没人敢忤逆她了。庄芷文一时间心惊胆战,也不敢出声了。但是古佩仪护女心切,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也敢摸逆鳞:“妈,您不能这样。小文应该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

  这就是古佩仪,一向柔柔弱弱,与世无争,连肖静雅都觉得她好欺负。但是在关键时候,她是什么都不怕的。

  “哼,不能这样?现在就这样决定了。你这是慈母多败儿。今后,她的事儿你也不用管了。静雅。”

  肖静雅喜出望外的感到自己的光荣时刻到了:“妈。”

  “以后庄芷文的相亲事宜就由你负责了。”

  “这个。”她有点不敢接。

  “你不用怕,一切还有我呢。你只管带着她出门相亲。”

  肖静雅一听,喜滋滋的:“是。”

  庄芷文一听,今天是没有商量的余地了。眼泪哗啦啦的流下来,不管不顾的跑上楼去了。古佩仪跟着上去,也被关到了门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