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完再闪:总裁,求放过

12.太岁头上动土

爱完再闪:总裁,求放过 琴五哥 2311 2017-08-04 14:10:45

  章伟辰皱着眉头从监控室出来,龙飞跟了出来:“喂!你干什么去啊?”

  章伟辰停下脚步:“回大宅吃饭。去会一会那姬小姐,怎么?你也有兴趣?”

  “我也去,我也去。”龙飞从后面赶上来,嬉皮笑脸:“伯母特意叫大哥回家吃饭,我看看弄了什么好东西。”

  龙飞经常到章家晃。开始说是伟宸的朋友,现在么,大家都知道他喜欢大小姐章伟琪。只是,如今龙家衰落,龙飞还是个私生子!就算心知肚明,也没有人戳破。

  章伟辰权当没有听见,任由他跟着。

  两个人两辆车。很快就到了章家的别墅。

  大厅里,姬小茹赫然在座,眼圈儿还是红的。

  龙飞看了章伟辰一眼:你还真是有先见之明啊!

  “妈。”

  “伯母。”龙飞活跃的叫着:“章伯伯不在家啊?”

  林含玉淡淡的,眼睛都没有动一下:“他去燕园了。”

  今儿农历八月初一了啊!龙飞讨了个没趣,自动闪一边去了。

  农历的八月初一,是章伟辰同父异母的弟弟章伟业的生母的忌日,月底,是她的生日。每年八月,章董都会去燕园住一个月。也不知道一栋冷冰冰的房子,有什么好住的。自从那个小三死后,他们一家就没在中秋团聚过了。哎,伯母的伤心事儿,不该提的。

  林含玉就像没看见龙飞似的,伸手一挥:“伟宸,你过来。妈有话问你。”

  章伟辰听话的走过去,在母亲旁边的沙发上落座。

  “我问你点事儿。你夏阿姨中午打电话过来,说小茹昨天回去后就哭了。到底怎么回事儿?你跟妈讲讲。妈再三的喊了小茹过来,问她,她也不说。”

  “昨天?没什么事儿啊!”昨天的事儿太复杂,章伟辰不想让妈知道。

  “你胡说。你昨天喝醉了,是小茹扶你上去的。大家都看着呢。”

  看来,妈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啊。

  ……

  “你是不是把小茹怎么着了?”

  “没有。”

  “没有。”

  两个人异口同声的否认,让林含玉舒了一口气。望着小茹,心中叹气:既然如此,你委屈什么呢?

  姬小茹看到林阿姨,还是什么都不说。

  林含玉只好板了脸问自己的儿子:“那也一定是你唐突了人家。”

  唐突?是,他昨天确实说了几句重话。姬小茹一向是父母手心里的宝,哪儿受过这种委屈?几句难听的话一入耳,当场就哭了。可是,眼看着就克制不住了。他必须让姬小茹出去。

  “你马上给小茹道歉。”

  章伟辰静了片刻,看在母亲的份上,还是开口了:“我不是故意的。”

  “你就是故意的。”姬小茹眼圈里转啊转,转了半天没有落下的泪水,这会儿哗啦啦的全流了下来。连林含玉都感到措手不及。

  “我昨天就是看你喝醉了难受,才好心扶你上去。我什么意思都没有。大家都知道我喜欢你,可是我再喜欢你,也不会不自重。你昨天那样说我,到底什么意思嘛!你的那些话,不单单我听了难受。就是我爸爸妈妈知道了,也要心里难过。我们姬家,也不是小门小户,是有家规、家教的。”

  姬小茹想着:看你昨天的反应,也不像喝了春药。我们到底也没有成功。你就是醉酒而已嘛。醉酒与我何干?醉酒了,就要对我说这么难听的话?姬小茹越想越觉得自己有理,哭声渐大。

  章伟辰听着头疼。他一向觉得她天真可爱、没有心机。什么青梅竹马,也不过是叫着玩儿罢了。他都任由她去。没想到,原来她是这样的女子。都给自己下药了,还敢来母亲面前装无辜?

  姬小茹痛苦的把头埋到林含玉的胸前:“昨天我下去的时候还碰到了人,我不知道,他们会怎么说我,怎么说这件事儿。我,我一向控制不好自己的情绪,听了那么难听的话,我难免……”

  一个女孩子主动送一个醉酒的男人回房,然后又哭着跑出来了。这种事儿说起来么?第一,这女人不知羞耻,不自重,男人倒是正人君子,把人赶了出来;第二、这男人不自重,骗了女人进房,图谋不轨,女子虎口逃生。但是放在昨晚,显然第一种情况更让人相信。首先,姬小茹是主动送章伟辰离开的,大家都看着呢。其次,章伟辰的身份在那儿摆在,要个女人,他还不需要这么做吧?为今之计,只有两个人在一起了,才能把这说成情侣间的吵吵闹闹。那就不存在什么谁自重、谁不自重的事儿了。

  姬小茹,这是在骗林含玉、逼章伟辰!她的眼中露出得意的光芒:当真以为不睡,就没事儿了吗?

  龙飞在一边看着,头皮都紧了。他倒没有想到,给人的感觉一向是天真单纯的姬小茹,竟然会如此厉害。可是,你这不是太岁头上动土吗?

  他看了眼沉静的章伟辰,直觉告诉他:章少爷要怒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