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第七十九章 紫姑娘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汤锦艳 2034 2017-11-15 18:52:22

  李正宇微微一笑,摇了摇头,不发一言,沉默喝起茶来。

  萧倩儿却是不高兴了,这个人要自己问一个问题问两遍,现在居然不回答?这是几个意思?难道觉得十个左右不是自己目标?萧倩儿不由打量起李正宇的身板起来,李正宇站起来时也是有一米八的个头,身板结实程度嘛!一个文弱书生、世家子弟肯定是不能拿来和那些从军的人比,这要是娶那么多个媳妇,他吃的消吗?

  李正宇察觉到萧倩儿再打量自己,看着萧倩儿眼里戏谑的目光,他顿时明白了她脑海里的想法,不由觉得这丫头太有趣了,这整天脑瓜里想法太多了,不知道以后那家儿郎能娶到她呀!哦!对了,目前不是太子有可能吗?嗯,回头看看这丫头对太子的看法。

  萧倩儿见李正宇沉默地有点过分了,忙不悦问道:“这个问题你回答下不行吗?真小气。”

  李正宇放下手里的茶杯,忙说:“没没,我说心里话只想娶一个媳妇,多了太麻烦。”

  怎么和我楚大哥想法一样,都觉得女人麻烦啊?这年头当真奇葩一朵朵开,这世界要变天了。

  “李公子,真是倒出了世间为男子的苦楚啊!所有人都知这为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这家里女人越多,这不麻烦多才怪呢?男子休息、清闲的时间都难得有啊!”

  楚翊这家伙在林先生说完书后,就忍不住跑到李正宇这桌看看自己喜欢的贤弟,没曾想李正宇正回答贤弟的问题,更没曾想李正宇思想和自己一样,看来还是有人同自己想法一样,有人也不愿意将来受折磨啊!

  萧倩儿冲楚翊翻了个白眼,嘟囔道:“女人麻烦,男人就不讨厌了?男人里就没小人了吗?”

  “这是每个人的观点和思想,就像贤弟有贤弟的思想一样。”楚翊淡淡道,他没觉得自己的思想怪异甚至矫情,甚至不可取,他说的都是真实感受,真想法。

  “哼,不理你了。”萧倩儿别过头,起身就往门外走。

  “哎,贤弟你别生气啊!”楚翊忙追上。

  徐易之无奈摇了摇头,对李正宇拱了拱手,就追着前面二人去了。

  大街上,萧倩儿不满地嘟着嘴,她才不要理这个楚大哥呢?女子有什么不好的,他至于总说女子不好吗?在她几个姐妹团里,她觉得一群姐妹在一起才热闹,才没有太麻烦呢?明明是他自己心思不正,想法不正吧!对了,还有那李正宇一个。

  街上突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身后的仆人忙上前给她三人递来了雨伞。

  楚翊见贤弟正在气头上,想要讨好讨好她,于是忙撑起自己手上的雨伞走到萧倩儿身旁,替她挡住雨。然后谄媚道:“贤弟,你看大哥我待你多好,多体贴。”

  萧倩儿斜斜看了他一眼,懒懒道:“一般般而已,以后还能待我更好些,更体贴些吗?”

  楚翊忙说:“当然能,大哥可是要一辈子保护贤弟,呵护贤弟的。”

  萧倩儿正要开口回呛楚翊,却是看到前面一抹倩影,在雨中站立着,这都冬天了?这姑娘还淋雨,不要命了吗?

  楚翊随着萧倩儿的目光转移,也看到了前面那抹倩影,只这一眼,他就觉得颇为熟悉。

  两人便好奇的走上前,萧倩儿还没发现此人是谁,楚翊却辨认出来了,他不可置信的问前面淋雨的女子:“紫姑娘,你怎么在这里?”

  紫姑娘侧过头看过来,被雨淋湿的整张小脸,贴着被淋湿的秀发,整个人看起来格外狼狈。

  她见是熟人打招呼,忙扯出一抹微笑,许是雨太大,许是她心中苦楚,那抹笑看起来都很是牵强,她缓缓开口:“楚公子,萧公子,徐公子。”

  本是一个人撑着伞的徐易之,忙上前也为紫姑娘撑起来。他关切的问紫姑娘:“紫姑娘,有什么事让你淋着雨都不愿意回家的?”

  “紫姑娘,你这身体刚康复不久吧?怎地又出来淋雨了?”楚翊也是一脸焦急。

  萧倩儿却是楞楞看着,她也是女子,心里面不免想到女子的难处,但是具体什么难处她却对紫姑娘的不清楚。

  紫姑娘对着楚翊却是温暖笑起来,眼里犯着光:“今天恩人说要回京城,而且要住在这家客栈,我怕去城门外等,人流太多,把我给挤散了,让我错过了和恩人的见面,于是我就守在客栈门外了。”

  楚翊看了看紫姑娘身后的客栈,有点生气问:“既然是等,你就不能进客栈里等吗?”

  “是啊!紫姑娘,你病刚好,再这样一淋雨岂不是身体越发不好。”萧倩儿看着紫姑娘这模样,心里也有些心疼了。

  紫姑娘轻轻摇了摇头,说:“我在此处等他之前就给他写了信,我会在这个客栈门外等他。”

  徐易之有点为这个姑娘的痴心给打动了,他看着她询问道:“那你现在还要等到几时?”

  楚翊和萧倩儿定定的看着她,等着她的回答。

  紫姑娘摇了摇头说:“不知道,在城门关时,恩人还进不了京,那估计我要明天再来等了,你们知道的,赶路说不好的,有时候路上有事耽搁了。”

  “他真值得你这样吗?”楚翊有点恼怒,说话的语气里也带着恼意。

  徐易之也不解问:“是啊!你这样他要是看到了会心疼的。”

  紫姑娘幸福的一笑,倔强说:“他值得,我等了这么久,这点苦算什么?如果他见我这样会心疼,那证明他在乎我,如果不心疼,只能证明他不在乎我。”

  萧倩儿头疼,她不理解爱情中的男女,煞风景的问:“如果他只是可怜你呢?”

  萧倩儿的煞风景果然起到了效应,紫姑娘立刻眼眶泛红,眼眶湿润起来,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快要哭出来了,她凄凄楚楚地说:“其实有时候我也在想他是不是只是可怜我而已。”

  “你这样何苦呢?如果不快乐,常常痛苦,那就放手吧!”楚翊说出了心里话,他不希望紫姑娘总是这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