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第七十七章 又卖地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汤锦艳 2046 2017-11-13 22:49:44

  阿金心有不舍,却还是点头同意了,毕竟人的情感只是单方面,生活圈子氛围才是核心,核心出了问题,人内心的情感维系就是妄想了。

  梅丽在临别时,却是和阿喜叙了叙旧,两人没聊啥,就是简简单单说了一下最近两人的生活状态。谈话间阿喜说不上两句就咳嗽,梅丽没嫌弃,也没多心疼她。平静外表下的梅丽心里头却有一种阿喜她为何不早点死的诅咒怨念。

  回到了家,梅丽如往常一样操持着家务。阿金却开始计划着一件事,这件事他这两天想了很多,或许出于对阿喜的爱或许是出于内心饱受煎熬的愧疚,阿金决定再此卖出一块地,他要卖出那一亩半的红薯地。阿金想着这钱其实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过去没钱也照样过了,不能吝啬这点钱,最后自己后悔一辈子。这段时间就让他后悔不已,良心不安了,可不能继续下去了。无论在药物维持下阿喜能活多久,他这次都会做最后的努力。

  当阿金着手开始同几个手头宽裕的人提起卖自己要卖的这块地时,起初还被这几个人借机砍很低的价才同意买,最后几个人明白了阿金卖地真实原因后,几个人商量了下,最后由一个人出比阿金当年买地时的原价上多了一点点的价格成交了。

  阿金拿着卖地的钱,没有回家,而是去了刘大夫家。

  刘大夫此时在家正被自己老伴开始骂着:“你个杀千刀的,你说你怎么不早点死,活在这世界上祸害亲人。你说你,你之前不介意晦气管人家阿喜病情就算了,这会人家阿喜病情严重成这样,她避难的那个小村子全村人都怕传染还怕晦气都打算赶她回来。这会子阿金把自己媳妇接回来了,人家还没来通知你给阿喜看病,你就巴巴的去,你个老不死的,你说,你是不是看上人家阿喜了?是不是那骚蹄子趁她夫君不在,她寂寞难耐勾引你了?你个老不死的是不是看我这个老婆子人老珠黄,所以你就,你就乱来了?”

  刘大夫面临老伴的一通乱骂和指责,他头都大了,这都什么跟什么?这要他怎么说啊?刘大夫无奈的只想躲开老伴,刘大夫转身要离开时,他老伴不干了,直接拉住他的手臂就气愤地继续逼问:“你倒是给我说下!我告你死老头,我忍你很久了,你今天要是不给我个说法,你就别打算吃饭睡觉,我就和你耗着。”

  刘大夫紧锁眉头,不由也恼了:“老婆子,你这样有意思吗?你要看我这个老头子不顺眼,你就离开,咱们不过了还不成吗?”

  刘大夫老伴一听自家老头这话,气得跳脚道:“你个没良心杀千刀的,你是不是就盼着这天,我告你,我就不走就不走,我才不让你如愿。几十年了我付出了那么多,你休想轻而易举赶我走。”

  “既然这样,你能不要多问吗?我不想说什么?”

  “不行,你今天非得给我个交代不可,不然你知道的,你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阿金此时恰巧来到刘大夫门前,就听到刘大夫老半这“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后面几句话。这什么事啊?两老伴闹成这样。

  刘大夫一想,老伴说的有道理,自己总这样逃避那件事,当真要被老伴这样问的烦死。他想了想,作罢,还是说了出来。

  “你还记得,前段时间我跟你说过一个算命的没?”

  刘大夫老伴回忆了下,茫然点头:“记得,怎么了?这算命把你以往都算的很清楚,算到你将来他可没说你这辈子没福气啊!”

  刘大夫摇了摇头,长叹一口气:“我是不太信这些的,你是知道。当时我比较心烦,又无聊,见这算命的叫住我,于是我就想考考他,没曾想他居然把我以往都算这样清楚。我就问他,我如今为何特别烦,总感觉做啥事都很惹自己生气。他就笑着提醒我,近期不要惹事,最好逃避事,哪怕是给人出诊看病也要避着事。”

  刘大夫停住了话匣,闭了闭眼,话到嘴边有点不想继续说下去了。

  “老头子,你说的我记得啊!你想说什么?你倒是继续说呀!”

  刘大夫看了眼焦急的老伴,无奈继续道:“罢了,我就说吧!你还记得这算命的提醒我后不久,阿金半夜冒雨来家里找我给他家梅丽看病吗?”

  “记得,你接着说。”

  “就是那晚,我替梅丽看了病,梅丽流产,我没有跟阿金说实话。梅丽的流产不是自然现象,倒像是人为的,当时我记挂这算命的要我最近不要惹事,于是我没敢说出真相,所以……”话毕,刘大夫不忍心再继续下去了,他如今面对自己的错误,他良心更是不安。

  刘大夫老伴听到这里,她和自家老头相处这么多年,心下也明白更是理解了。

  “所以,你觉得愧对于阿喜,所以如此。可是阿喜晦气说不定是真的,梅丽流产也是她影响的呢?说不好是她害的梅丽,这梅丽毕竟夺了她的夫君。”

  刘大夫气恼瞪着自己老伴说:“我当时是鬼迷心窍信了算命那套的迷信做法,阿喜这丫头如果容不下梅丽,当初怎么会让梅丽进门,而不强烈反对呢?所以我犯了这个错后,再也不信那迷信了,于是我坚持每天给阿喜看病。你说阿喜晦气,阿喜听那算命的搬出去了,这阿金不也照样遭遇一伙流氓殴打吗?”

  “这……”刘大夫老伴开始犹豫了。

  阿金却是征在了外面,是啊!他怎么忘记了那算命给他说的,可是阿喜离开他不也照样倒霉了吗?最让阿金震惊的是,梅丽的孩子不是自然流产,是人为?连刘大夫都觉得不可能是阿喜?难道是梅丽自己不成?不可能有谁会自己害自己的啊!这到底怎么回事,他得先回去弄清楚。

  刘大夫懒得和老伴多说,正迈步要出门,走到门前却看到阿金心事重重正转身要离开,心下暗道不好!都怪自己这张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