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第七十五章 卖地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汤锦艳 2061 2017-11-11 22:45:01

  “啪”地一声,林先生开口道:“话说上回我们讲到,这梅丽踌躇着找谁借点钱来家用时,路上遇到阿明,这阿明叫她,她答应过自家相公的,所以选择不理会,可是拗不过阿明,自己心里也因为阿明的话动容。阿明后来硬塞给了她一份他一直想要送的礼物。这礼物是什么呢?梅丽回到家拆开一看发现是几根黄灿灿的金条,这可吓坏梅丽了,使得梅丽整晚枕着这黄金担惊受怕,深怕白天阿明送这东西给他时,被有心人知晓,于是担忧的一宿没睡好。第二天,梅丽想着这些金条太贵重了怕是皇上赏赐的,这阿明给了自己,那他怎么办?这几根金条挺贵重的啊!可是当天敲阿明家门时,里头没人应,也没人来开门,梅丽纳闷之间,隔壁的陈大娘从自己家出来了,看了眼梅丽和她手上的小布袋,心里只觉得可能是来还啥生活用品了,她就告诉梅丽,阿明一家一早就搬城里同远方亲戚住了,顺便一同做点生意。前天还把几亩地给卖了,估计是不会回来了。这如果是借的东西,看样子是他们不稀罕的,还不还无所谓了。梅丽见如此也只得收下,她先到街上用两根黄金换了些铜板,买了些菜和新鲜水果就回家了。可是一回到家,待梅丽做好饭菜端进阿金房里时,就见阿金脸色阴沉,梅丽这刚去找过阿明家,心下顿时以为是那个爱嚼舌根的人,又来告状了。可是当她询问起阿金时,阿金告诉她,阿喜和她娘不想拖累他,于是娘俩便去其他村另谋生路了。”

  话说,这阿喜和她娘能在其他村里过的好吗?阿金和梅丽商量好了托人打听打听阿喜和她娘的去处,最后才算得知她们去的地方。这是离他们村有些距离的小村子,村子里的人见一个老婆婆带着重病的女儿求生,都很可怜两母女,于是好心的提供了一户好久没人住的房子,村里人还热心的帮忙打扫了下。阿喜和她娘入住后,这村里的人也就是乡亲了,这乡里乡亲见俩母女可怜,每天还送点野菜以及自己田里的菜给她们。可是阿喜娘不想只为了吃饭而这样活着,她看着咳嗽越来越厉害的女儿阿喜,心里就急着想找个伙计干活挣点钱给阿喜看病买药。阿喜娘这样想也这样去挨家挨户问,有没有合适她的伙计,可不可以请她干活,刚开始几家都说没有,后来总算遇到了一户人家说有活可能适合她干,这是一份什么活呢?这是一份打扫猪圈的活,这家人养猪的,家里猪圈很大。这打扫猪圈原先都是这家女主人分内事,其实这家女主人早就不想打扫这又脏又臭的猪圈了,现下手头也宽裕,见老太太可怜又想找活计干,于是就同意了让老太太在自家干活。

  梅丽得知这个消息,心里是欢喜的,只要阿喜和她娘在外边过的好就好。而阿金在伤势越来越好时,却总是心不在焉,总爱发呆。

  这天梅丽正打算进房看看阿金,却隐隐约约听到阿金在屋子里头的说话声。他说:“阿喜,为什么你搬出去时我不想你,你搬到别的村子,我却总是担忧你呢?这是为什么?是不是我对你心怀愧疚,所以格外担忧你呢?”

  梅丽静静听着,脸上由平静转为气恼。阿金心里果然住着阿喜,无论她做的多么好,阿金心里深处还是住着阿喜的。阿喜啊!阿喜,如果没有你,或者阿金早在你之前遇到我,今天是不是就是我和阿金幸幸福福生活在一起,还有我和他的孩子。她想着这些却忘记了,如果早在阿喜前遇上她,当时以阿金无父无母,家境贫寒的条件能否入得了她高傲梅丽的眼。

  屋子里又传出了声音,阿金沉重且饱腹深情地说:“阿喜,我想你了。”

  梅丽此刻简直炸毛了,真是够了,他阿金不好好珍惜她这个眼前人,珍惜一个离开自己而且活不久的人,他阿金早干嘛去了,这会假慈悲?梅丽不想再听下去,于是转身离开。

  这天,阿金拉着梅丽说:“小丽,家里仅凭拖欠刘大夫给我看病吃药的钱,还是要开销的。刚刚你出去洗衣裳的时候,邻村的狗子哥来找我,最近他手头比较宽裕,想买块地,他想买咱们的玉米地。我想了想眼下我手里有五亩地,三亩地用来种水稻,半亩地用来种玉米,一亩半地用来种红薯。算算就水稻和红薯挣钱,玉米不挣啥钱,而且地小。我问他打算出多少钱买了,他不好意思搓了搓手说当然想我以最低价出手,我当然不好低价出手,想当年我发达的钱可都用在买好地上了,以至于家里只盖了一个像样的大厅和两间主卧;这厨房仓库和院落都没布置的很漂亮。于是我想了想,给他开了个不算低也不算高,比起当年我买时低了点的价格,算是看在乡里乡亲面子上转给他的价,三十两银子。他刚开始不太同意,后来一想我买这块地,都是精心选好的最优质的土地,每年除了天灾,不可能不丰收的,于是一咬牙,还价二十五两。我自然不会同意,于是我和他僵持了会,他妥协说二十八两,我一想算了,就差二两,算了,现在我又急着用钱,于是我答应了。”

  梅丽听罢,心里顿时难受起来,她难受不是因为她气阿金招呼不打一声就直接把地卖了。而是她这几天一直做好吃的,顿顿有肉有可口的骨头汤,阿金就没注意哪里不对劲吗?就是这几天才如此,前几天家里开销太大,都是隔几天吃一点肉的,就这几天她拿着两根金条换的钱,念在阿金伤势需要好好补补,才顿顿如此。阿金怎么没察觉,没发现呢?还是说他心里只有阿喜姐姐,没心思想太多。那她梅丽的存在是不是多余了,她如此为家付出,换来的是什么,别人的不在意和不领情?那她可真活成了笑话。想到此梅丽心里哇凉哇凉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