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第七十章 离开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汤锦艳 2047 2017-11-06 22:57:34

  第二日,梅丽吃完中午饭。便拿出枕头底下的小布袋,看着手里的小布袋,她就懊恼,昨晚上枕着这个睡觉,心里一点也不踏实,完全没有幸福感。谁说一夜之间暴富,抱着钱睡觉,笑着幸福的睡过去,然后幸福的醒来,她完全没有。只有忐忑不安,生怕有人知道阿明送她金条的事,半夜三更来偷。出去忙别的事还没那么担心这事,可是静下心来躺在床上睡觉,心里就惦记,担忧这事。她今天好不容易把一切事忙完,吃过午饭,总算可以把这个另自己头疼的金条送走了。

  梅丽按照记忆里阿明家的方向,慢慢走着。因为阿金家和阿明家距离有点远,梅丽便走了小路。一时间再次走在这条熟悉的小路时,她内心又是泛起那些温暖回忆,那记忆的画面犹如昨日。这条小路还是以前和阿明贪玩时候,偷偷溜出去,溜回来的路。

  看着面前模样依旧如记忆里的小瓦房,虽然经过几年的时间,屋子比较破了,而且比几年前更旧了。但还是能触动梅丽那颗敏感的心。她自从五年前阿明去当兵了,她因为没能及时送他一程,她就心里愧疚,甚至不好意思再出现在阿明家,甚至看到阿明父母都不好意思上前打招呼。她大伯家和阿明家距离不是很远,也就五六来家,可是她这几年却总是刻意躲避。如今再次来,她其实更是不好意思,不过现下不是不好意思的时候了,她得把这金条还给阿明才是。阿明现在都还没盖房子,这该不会把盖房子钱给自己了吧?梅丽心里越想越后怕,她可不能拿阿明拿命换来的钱去心安理得去享福。

  梅丽上前,抬起手,轻轻敲了敲门。

  “阿明哥,你在吗?阿明哥,你在吗?阿明哥,你在吗?”

  梅丽清亮的声音,呼喊着阿明前来开门。喊了三声,她便停顿下来,记得以往她喊一两声,以阿明家这个小瓦房,是完全不隔音,外面一点小动静都能在里头听得一清二楚的,这会都三声了,不开门,是不是有事出去了,所以如此。

  梅丽看了看手里的布袋,心里不由急起来,兴许阿明中午在家睡觉没听到,或者他父母在休息没听到呢?或许一家人正忙着呢?不管是他还是他父母今天在家,这金条无论如何她都是要归还的。

  “阿明哥,你在家吗?阿明哥,你在家吗?”

  这时候邻居陈大娘从自家屋里出来,不耐道:“小丽啊!别敲门了,你阿明哥一家今天一大早就搬出去了,听说是要去城里同亲戚一起住,回头和亲戚一起合伙做点小生意,前天把皇上赐予的几亩地也卖了,恐怕以后不会回来了。”

  梅丽一听,慌了。阿明哥一家搬家了?他昨天怎么没说这事?那这些金条自己岂不是还不成了?

  陈大娘见梅丽拿着一个小布袋,里头看似装了些东西,心里只当可能是还什么借了的生活小用品来的,便好心劝慰道:“算了,小丽啊!你还是回去吧!他们家现在有钱了,都去城里落户住下去了,你手里要是拿着借的生活用品,大可不必还,他们走之前如果稀罕你归还的生活用品,他们会提前找你归还,如今想来人家不稀罕,甚至没把这事当回事。小丽啊!你还是回去吧!”

  梅丽又看了看紧闭的大门,心里无奈。面对隔壁陈大娘的好意相劝,她礼貌道:“谢谢您了陈大娘,那我就回去了。”

  陈大娘笑道:“诶,路上小心。”

  “我会的,谢谢。”

  梅丽离开阿明家后,没有径直回家,而是小心翼翼把金条揣进了袖口袋里,尽管袖口沉重,她也不能不承受,她要把这金条换成铜钱,不全换也要换点平时个用才是。

  一路顺利,梅丽手里提着从街上买回来的猪骨头以及一些鲜鸡蛋还有新鲜水果,就回到了家。她把两根金条换成了铜板,先用用。

  梅丽做好了饭,端着放着饭菜的托盘进屋子里时,阿金醒着,脸色阴沉。

  梅丽心里一咯噔,难道又被他知道了,我中午去阿明家的事?这到底是那个好事的这样?唉!想想自己答应过相公的,这才没两天自己就找上他家门了,这等下被质问,自己要是说了阿明送自己东西,以相公的自尊心,万万不会接受,更会不知道怎么想自己。相公不接受这钱,不领这钱,那家里用度可就不行了。

  “相公,饭熟了。你怎么了?”梅丽轻轻道。

  阿金却转过了头,难受地看着向她走来的梅丽。语气充满痛苦地说:“小丽,阿喜和岳母一起离开了,她们去其他村里谋生了,她们怕拖累我。”

  阿喜和她母亲离开了?不想拖累丈夫?原来相公如此这般是因为这件事啊!

  梅丽把手里端着的托盘轻轻放到了桌子上。

  然后对阿金说:“刘大夫来过,告诉你的吧?”

  阿金无力的“嗯”了一声,又开始了阴气沉沉的不高兴起来。

  梅丽心里却没有不高兴,相反有点释然,这家里本身开支大,现如今,阿喜和她母亲能想到去其它村里谋生,还算比较懂事理。早该如此了。虽然阿喜病情严重,可是她母亲身体好,可以帮忙干点活,挣点生活用度还是可以的。

  梅丽走上前坐到床沿,柔和地看着阿金道:“相公,别生气,兴许换个环境,对姐姐病情有所帮助。而且不是有姐姐母亲照料着吗?相公别担心了,相公要是担忧,咱们托人去找找阿喜和她母亲去了那个村,知道后我们就默默关注,如果她们生活艰难,我们再出手相助。相公你觉得如何。”

  阿金闭上眼,长叹了口气,语气了还是充满了难过,甚至有一些舍不得,他说:“也只能如此了。”

  梅丽这还是第一次体会到,自己的男人当着自己面如此心疼和舍不得另一个人女人,虽然这个女人是相公的发妻,可是给她的感受很不好,为什么就不能一心一意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