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第六十五章 流言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汤锦艳 2211 2017-11-01 20:49:33

  美少女看着救自己的恩人,被这伙人狠揍成这样,自己忍不住想上前去救恩人,但是试图一想,却止住了脚步。恩人一个成年男子都无法和这伙流氓抗衡,自己这个手无寸铁弱女子又岂是这伙人的对手,怕是自己上前帮忙就是帮倒忙不说,还会让恩人今天白受这伙人的殴打。可是如果自己侥幸偷偷逃跑,他们会不会打死恩人呢?应该不会吧!毕竟自己在他们眼里还是比恩人重要的。于是乎她小心翼翼挪动步子,一步、两步、三步……十步。嘿……这伙人打的真是投入啊!美少女心惊胆战想着,内心其实每挪动一步都会更痛一次,她在担心恩人的安慰。不一会,眼看着已经距离那伙人以及恩人有段距离了,美少女便直接转头,冲分叉的一条小路狂奔而去。

  “人呢?臭娘们。居然溜了。”那个高个子中年男人不满地说道。

  “什么?”

  “什么?人呢?”

  “去哪了?”

  这伙人慌了,好不容易发现一个如此漂亮的小娘们,好久都没碰过这么漂亮的小娘们了,这次居然遇上个好事的小子,如今居然还让小娘们逃了。一伙人简直气炸了,看着躺在地上奄奄一息,抱着骨折的腿,因疼痛扭曲的脸,他们心里没有怜悯只有怨恨。谁叫他好管闲事,如今算是彻底坏了他们好事。有人想上前再次打阿金,以泄心头之气,却是被一伙人中的其他人制止了,制止原因是,小娘们应该没跑多远,去追追还是能追到的。一伙人一商量一合计,立马不管地上的阿金,便直接分散两头开始找起来。

  话说阿金被打成这样,能不能自己勉强站起来回家呢?答案当然是不能的,要是还能站起来拖着一条腿回家,那么这伙人的拳脚相加就是绣花枕头了。

  阿金是被从街上回来的乡里人给搀扶回了家,还是由刘大夫医治。刘大夫看着阿金的伤势,是直摇头叹息,因为这阿金身上到处以及脸上是淤青不说,这体内脾脏也是大有损伤,光养这脾脏就要养上一年左右。加上这骨折了的腿,还好是及时搀扶回来了,否则这条腿就废了,不过要养好这条腿也是要小半年的,想好也不能立马干活,还是需要调理的。刘大夫帮阿金处理完伤口,嘱咐了饮食注意方面,以及要多休息就离开了。离开时刘大夫不由想起他如今还每天去照看的病人阿喜。这阿喜身体现在一日不如一日了,表面看起来咳嗽间接性,但是阿喜的体内已经因为病痛积累了大量的病毒,如果不是药物维持着,怕是一发作就一命呜呼了。唉!阿金这一家这是怎么了?怎么了?如今阿喜没在家带给夫君晦气,阿金倒是一样倒霉了。

  梅丽心疼的每日照顾着阿金。可是再好的家庭也扛不住病痛带来的损失,何况阿金不过是一个小小地主,去年还遭受过破财,如今手里因红薯丰收的积蓄,每天不仅给阿金看病,还要给住在偏僻小木屋里的阿喜看病,以及提供生活用度,这样算下来,两个月不到,阿金家的积蓄已是不多了,能吃饱饭就好了,看病买药都看不了两次了。

  梅丽早在阿金出事后十天样子,知道家里如今开销大,不能在聘请邻村大姐做饭了,于是梅丽便自己亲自做饭洗衣以及照顾阿金,更是把田里的事也接手管理了。

  这天梅丽一大早端着一盆衣服,去小溪边洗衣服。大早上来小溪边洗衣服的人很多,梅丽认真的洗着,隐隐就听到旁边不远处人的议论声。她习惯了,自打阿金出事,她不顾邻村大姐干活了,自己每天来洗衣服,都能听到别人的议论声,不过今天的议论,貌似很让人讨厌。

  “瞧瞧,谁说嫁的好就风光无限好的?瞧瞧,谁说穿正红色的衣服就是大少奶奶的?瞧瞧,有本事,没运气,最后连个普通人也不如。这三个道理,全能在咱们村的小地主阿金身上看到。”

  梅丽听着熟悉的女人声,好奇的侧头看去,果然是和自己一起玩到大,然后一起嫁人的余欢。余欢此刻正是兴致勃勃地说着自己家的事,眉梢的笑意张扬着她此刻多么高兴愉悦。

  梅丽懒得理会,她知道余欢嫁给村里脾气虽好但是干活不认真的夫君,凡事指望余欢一个人做,加上公婆又厉害,日子不怎么好过。余欢对自己成亲以来,心里的嫉妒和吃味不是一天两天了。

  “就是就是,这人啦!靠运气得来的,终究会因为倒霉而消耗光。不过啊!某些人明明是妾,却总穿着正式该穿的大红衣服,真是有意思。”

  梅丽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目前穿的大红衣服,心里有点堵,侧头看了眼说话的人,原来是隔壁村刚嫁过来不久的张嫂子。平时个看她文文静静的,没曾想背地里嚼舌根如此厉害。

  余欢听张嫂子这样说,冷笑了下,讥讽道:“听说最近她丈夫为何受伤没?”

  张嫂子笑道:“听说就是因为见人家姑娘太漂亮,被一伙人欺负,所以不自量力的去救人家姑娘,结果被那伙人打成这样的,不过那姑娘也是个狠心的,居然不顾恩人安慰,帮都没帮下就逃走了。”

  余欢接着冷笑道:“他相公这么喜欢她,甚至喜爱超过那温柔贤惠的发妻,如果不是看她姿色不错,嫂子你觉得还会这么喜欢她吗?”

  “估计不会,男人嘛!有钱了,都喜欢年轻漂亮的。”

  余欢点了点头,又说:“所以,他相公之所以救的那漂亮女孩逃走了,八成也是看这个恩人一脸不怀好意,人家女孩怕出了一个坑又跳进一个坑。”

  “真是不自量力,自己一个庄稼汉,又没有武艺就敢和那一伙人抗衡,那伙人不是混混也不会干出这种事,混混们可都是打出来的。”

  余欢此时偷瞄了眼不远处正低头认真洗衣服的梅丽,然后对张嫂子说:“你没听说,她夫君说是想以道理说服那伙人救人家姑娘吗?其实也不是他不自量力,只是他心里想救,就是人家岂是吃素的,岂是善类,所以自然她夫君一些道理话惹人家不高兴了,所以人家才打他,他夫君也还手,所以最后被打成如今这样了。”

  “真是,这金大爷也太自以为是了,以为自己如今翻身农奴做了个小地主,克服了一些困难,还是有钱用。居然还以为自己无敌了,真是可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