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第六十四 美少女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汤锦艳 2084 2017-10-31 20:26:54

  “嗯,好的。”阿喜应声,其实她着实也不想起身,刚刚躺下不久,身体才缓和舒服下来,这会子起身阿喜身体不适,但是她不想母亲心疼,还是缓缓起身了。

  老太太见阿喜脚步虚浮,身子无力,忙上前扶住她,搀扶她一起进了屋内桌边坐下。

  老太太夹起一块猪肉放到阿喜碗里,说道:“来,吃肉。今天一早我去王大婶家的猪肉摊上买的,听说是新杀的猪崽子呢?快尝尝鲜不鲜,听说新杀的猪崽子肉还挺嫩的呢?快尝尝。”

  阿喜看着碗里的猪肉,还有一旁大碗里的猪骨头汤,她讶异地看着母亲。母亲何时候这么有钱了,都买得起猪肉了?哥哥嫂嫂给的不成?

  “快吃啊!傻孩子,你看着我干什么?”老太太宠溺看着阿喜,心里暗道,这闺女有没有嫁人,还是养闺女时最幸福最满足。

  阿喜点了点头,还是问出了疑问:“娘!您哪来这钱买的,哥哥嫂嫂是不是给钱您了?”

  老太太一听这话,高兴地摇了摇头,然后笑道:“是你夫君,他听我要来照顾你,他便出我们娘俩的生活用度,并且啊!他啥都满足。”老太太直接不提她哥哥嫂嫂,是因为怕阿喜心里埋怨她哥哥嫂嫂,要是病好了,以后相处有隔阂,要是病没好,怕是要带着埋怨进棺材。

  阿喜一听到‘夫君’二字,眼圈开始泛红,距离上次他来也有些天了,那一次只怪自己疑心太重,狰狞的样子吓到了他;又怪自己那会身体太不舒服,而且浑身没力气面对。其实也有点原因是因为她不想面对好好的梅丽和他这个夫君,她不想面对甚至睁眼看到男才女貌的他们,以及在自己遭受身体痛苦时再看到两人的浓情蜜意。

  老太太见阿喜这样,知道阿喜是想念夫君了。便对阿喜说阿金的事:“阿喜啊!其实阿金这个女婿还不错,好歹你搬出来都没断过你的用度开支,现在还把我的生活用度也提供了,这小子还是蛮有心,对你也还负责任。”

  “嗯!”阿喜轻轻应了一声,便开始沉默吃起饭来,她现在其实并不想拖累阿金,更不想让阿金觉得自己不仅晦气还是个讨债鬼,从而阿金越看梅丽越是喜欢,从而一点也不喜欢自己了,从而越发觉得自己的存在多余了。

  老太太见气氛沉默,想到梅丽,于是对阿喜说:“梅丽这孩子我听阿金说这两天是打算来照顾你的,而且我昨天说要来照顾你,她也要同我一起来,被我给回绝了。不过她给你做的新衣,让我给你带来了。”

  阿喜感激地一笑,说:“梅丽,待我挺不错的,前些日子她和夫君来,还给我顿了十全大补汤,还喂我喝来着。”

  老太太一听,不由感慨:“看来梅丽这孩子是真的挺好的。”

  新年过去了,阿金开始忙碌着春种了,可是就在这忙碌的日子,阿金出事了!

  这天阿金去街上购买农具,就在去街上的路上,瞧见一伙人正色眯眯盯着一个美少女,欲试正要欺负这个美少女,他于是想上前帮助。阿金想着先上前跟这伙人谈谈,于是便对这伙人说道:“几位大哥哥,为何光天化日之下要欺负一位弱女子呢?”

  一伙人中其中一个大高个中年男人气哼哼地甩了阿金一句:“走走走,本大爷们的事轮不到你管,你也别想管这事。”

  阿金急了,男子汉大丈夫,怎么如此不讲理,他这个庄稼汉都知道这个理,这人怎么不知廉耻。他想了想按捺住胸腔里的气闷,便在这伙人再次要伸手欺负这位美少女时说道:“我也不想管,但是在下觉得不管如何也不能光天化日之下一群男人欺负一个弱女子,你们其中谁也有妹妹姐姐吧!你们就不能换位思考,如今欺负这位姑娘了,他的兄长,弟弟们怎么想,怎么难过?她的父母又有多难过,她以后可怎么办,她这一生就算毁了啊!”

  这伙人一听,也急了,都转过头,恶狠狠地看向阿金。阿金被这伙人的架势吓了一跳,心中不免担忧起自己安慰来。美少女见状却楚楚可怜对阿金说:“公子,你要救救小女子啊!”

  阿金看着对面女子求救目光,心里不由又振作起来,他不能畏缩,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伙人欺负了这个美少女。

  “臭娘们,还敢叫救命,也不看看,他一个人能斗得过我们一伙人吗?”一个矮个子,皮肤黝黑的中年男人说道。

  话毕,没开口的这伙人开始哈哈大笑起来,嘲笑地看着对面势单力薄的阿金。

  美少女听到此话,心下知道怕是无望了,眼神里看着阿金充满了绝望。阿金刚刚那会子的振作,因为这矮个子的一句话不但没有胆怯,反而更勇敢了,他是堂堂七尺男儿,怎能因为个人安危而对今天所遇的美少女安危不顾呢?他不能这样放任不管。于是他对美少女豪气干云地说:“姑娘放心,在下今日与姑娘共进退。”

  “自不量力,兄弟们,给我先好好凑这个小子。”一个粗壮的中年男子说完,手一挥,和除他以外一伙人便冲阿金招呼过来。

  阿金刚开始还努力反击,但是一人的力量,怎低得过一群人的拳脚相加。不一会,阿金已是抱头蜷缩供这伙人打了。然而这伙人见阿金落了下风,却任然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打的还越发起劲,有几个嘴里还不停地说着:“叫你扫大爷的兴致,叫你没眼力劲,叫你敢在大爷面前如此自不量力。”

  “你不是好管闲事吗?我今日个就告诉你,没有那个本事就逞强是什么后果。”

  “去你的,哪来的小子,想英雄救美,今天大爷我心情不爽,就先拿你消消气。”

  阿金被凑的头晕乎乎,四肢酸痛越来越厉害。突然不知道是谁狠踹了他腿一下,只听“咯吱”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传来。

  “啊!”阿金忍不住惊叫道。

  “知道厉害了吧!今天老子废了你,兄弟们给我继续打。”那个粗壮的中年男子边说,边不停地往阿金身上招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