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第五十八章 痛哭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汤锦艳 2185 2017-10-25 20:10:01

  隔天,萧倩儿和徐易之以及楚翊三人又聚到了茶馆听林先生的书,楚翊本是无聊打发时间来听书,这次倒是有点上瘾了,同萧倩儿和徐易之一样了,成了一副痴迷等待状。

  林先生在台下众人的欢呼以及掌声中走上了讲台。“啪”地一声,林先生就道:“上回书说到,这阿金家里红薯丰收了,和梅丽一起进城买了一些用品。连带还给搬在偏僻地住的阿喜也买了两套衣服。阿金甚至还给阿喜买了一份对咳嗽很管用的名贵药材当补品。隔了几天两人便提上一些生活用品来看阿喜,梅丽还特地准备了一份十全大补汤的材料,打算到阿喜住处炖了给姐姐喝。可是两人一到阿喜住处就傻眼了,先不说屋里好些天没打扫了,光静静躺在床上的阿喜,瘦的那皮包骨的样子,就把两人吓了一跳。梅丽拿着十全大补汤料去厨房炖汤时,这厨房也是好些天没打扫,这碗上都有些许灰尘。就在梅丽炖汤空当。阿金按照梅丽说的给阿喜盖上新被褥时,阿喜却猛的睁开双眼凶狠得瞪着阿金,这阿金本来心就虚,知道自己对不起阿喜,这会看阿喜这样也着实吓的不轻,而且他最害怕的就是阿喜的质问,可是阿喜听阿金说是他,还没等阿金解释,阿喜就缓缓闭上双眼,又静静躺着了。梅丽端着煮好的汤来到阿喜面前,一小口一小口的喂阿喜喝时,阿喜这都没吃东西,口也渴,喉咙也干涩,于是就顺着梅丽的动作把这汤咽下去了。一碗喂完。梅丽表面上是高兴,心里却是觉得阿喜太不尊重人,不把她放眼里,自己都这样了,一句谢谢或者一句话也不说,连眼睛也不睁开看看她。亏她好意,还有相公也来了。于是她就生气地拉着打她端汤进屋后一直呆愣在一旁的阿金就回了家,回到家,梅丽看着阿金的表现,心里那个高兴,在自家相公心里还是最爱自己的。话说有一天,梅丽晚上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走在黑黑的道路上,在路上遇到一个路人,等她高兴上去搭讪时,却是一个不似人的皮包骨女鬼,口里说着等人报仇,可是却扑向了自己。阿金着急叫唤梅丽,梅丽却已是在女鬼整个身体快要贴近自己时被惊醒了,醒来后依赖的投入了阿金怀抱。”

  梅丽晚上做了恶梦,没敢和阿金细说这个事,只含含糊糊的说是梦见女鬼扑自己,没敢说梦里女鬼像如今皮包骨的阿喜。

  梅丽一大早,就去找村里刘大夫问阿喜的病情。

  “梅丽啊!这人终有一死,阿喜如今这样也是命,我能做的也就是缓解她的病痛。如果你心里真心想帮你这个姐姐,不如不要再信迷信,去照顾照顾她。我是个大夫,但是男女有别,我不可能照顾的,所以你自己看着办吧!阿喜现在是能活一天是一天了。”刘大夫,语重心长的对面前焦急的梅丽说。

  “嗯,谢谢刘大夫,我知道了。回去我同相公说说。”说完阿喜转身离开了刘大夫家。

  刘大夫看着梅丽离去的背影,一声长叹!

  “唉!这世道怎么了?人命还抵不过迷信,看样子阿喜是没人照顾了。”

  话毕,刘大夫头上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敲了一下。待转头,发现是自己老伴一脸怒气冲冲的拿着刚才敲自己的鞋垫子。

  “看什么看,你个老不死的,你还知道看我啊!我看你这双老眼只会看阿喜那骚娘们了,平时不见你对那个病人如此上心过,这次不仅帮着熬药,最近还帮着把阿金给她婆娘买的名贵药材也熬好了送过去,还天天顺带着带吃的,还天天为那娘们伤心难过,我看这娘们不早死,活过来恐怕害不死他阿金,要害死你顺带我。”

  刘大夫一听自己老伴这话,顿时心里气愤,人家阿喜都这样了,还往人家身上泼脏水,有她这样的恶妇吗?怎么一点同情心也没有。

  “你说这话时,请你对着镜子看看你这幅嘴脸,你瞧瞧你这恶狠狠的模样,你这样的表情说出这样的话,你跟那毒蛇没两样。人家阿喜不可怜吗?一个人在那个偏僻的小木屋住着,除了我这个不怕忌讳的过去给她看病,她的家里人谁去照顾过她?你这婆子生病了,我还有你儿子,媳妇,孙子都过来关心你,人家呢?孤孤单单一个人,我是每天看到一次心疼一次,我这样不正常吗?要我看一次高兴一次,或者不放在心上就正常吗?我是人,是一个活生生有感受的人。”刘大夫抒发着内心情感,但是他却不能告知老伴,他其实有一点对不起阿喜这孩子,但是他不能说,说了也没人信,信了也不能够如何,只会越来越乱。

  面前的老妇人一听自家老伴如此说,心里也难受起来,不过就一会,她就开始气呼呼道:“她八字硬怪谁,她生来就害人,害人精活在这世上就是多余就是扫把星。你还说我恶毒,我要是恶妇,你天天跑那阿喜哪里沾染回来的晦气,我躲过你没有,我不但没有还同你一起吃住。儿子、媳妇、孙子原先来看咱们的次数多,你没发现现在越来越少了吗?连你那些朋友,最近都不找你喝酒打牙祭了,还有你出去散步,村里的人都和你保持距离,这些你都没发现,你就把目光以及心思放那骚娘们身上了,你还有理了你。”

  “你有完没完,我都一大把年纪了,还不知死活对一个病危之人有非分之想吗?你简直无理取闹,对我医德的不信任。”

  刘大夫说完这番话,便转身离开,留自家老伴哑口无言待在原地。

  梅丽回到家,把阿喜情况以及刘大夫对自己说的话给阿金说了一遍,阿金听后,心里没有动容是假的,心里一时乱做一团,他该如何待阿喜呢?

  “相公,就让我照顾姐姐最后些时日吧!自打我进门,就把姐姐当成了亲姐姐般的人,如今姐姐如此做妹妹的我,心里十分不舍和难过,相公你不知道,我近来一想到姐姐的状况,我就心疼的厉害,也埋怨老天的不公,姐姐这么好的人,为什么要给姐姐这样的命,不公平!不公平!姐姐为什么这么命苦啊!妹妹我没用,如今我只想好好照顾照顾她。”梅丽说着,眼泪就抑制不住的流了下来,随即她就开始大哭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