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第五十六章 交情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汤锦艳 2089 2017-10-23 22:05:39

  “楚大哥,你跟这个紫姑娘这么熟啊?连人家店里伙计不清楚的私人事,你都这么清楚,快说说内幕,你跟紫姑娘交情深到何种地步了?”萧倩儿这会可逮到把柄了,能放过吗?她就说看他和紫姑娘对视眼神就不同寻常,果然有内幕,看来很有故事。

  “是啊!你怎么和这紫姑娘这么熟,我以前和你来时,或者我同别人来时,我都不知道这层啊!更不知道这紫姑娘的老毛病。”徐易之这会也提起兴致来了,上次楚翊帮着贤弟一起挖他家内幕,这次可算逮到机会,报复回来了。不过貌似他这个内幕更有意义,毕竟他还未成亲,想想这八卦要多暧昧就有多刺激。

  楚翊被两人轮番问,才恍然察觉刚刚自己怎么就说出来了呢?难道是贤弟太可爱,他做大哥哥的不想啥都隐瞒他,免得本是啥都不懂的可爱贤弟,被一些他自己知道真相的事情给变傻。至少在他当事人知道事实的份上,不知道真相的贤弟会显得很傻,更会显得可怜。算了,事情都到这份上了,贤弟不是外人,易之也不是外人,还是说出来吧!

  “其实,我有一次出游,也就是春天那会,我和同窗一起约好去东湖赏春,你们知道的,东湖里不仅湖水碧绿、清澈、干净。还有各种花,在春天徐徐绽放,我们那会边欣赏,也边作诗,有的还在一旁作画。这次聚会也没聚多久,因为有几个同窗本是身体偶感风寒,因为已经约定好的时间,所以带病赴约,不过没多待,也就早早告退了。大家见他们走了,彼此聚会的心,也因为有点悻悻然,扫兴,有点不在状态。所以自然诗做的一般,画画的也没法多投入,所以最后大家散场了。等到散场回家时,我换衣服时,却发现自己腰间佩戴的一块玉佩不见了,这块玉佩出自大师雕刻作品,其玉也是上等的墨玉。当时我很着急,我就沿着我走回来的路一直找,执着的找到了聚会时的东湖,当时我记得已经是快到下午了,东湖里游客不算多,可能都去吃饭还没过来。我那会聚会的地方却是没有一个人,我当时暗喜,如果没人,那我的东西就好找了,说不定还在原地等我,于是我找了找,果然找到了。可是当我转身要离开时,却听到有女子隐隐的啜泣声,我当时觉得可能是哪位妇人在家受了委屈跑出来散散心,顺便疏解下郁闷情绪。可是哪知当我越走越远时,那女子哭声更大了,我心里烦闷,这公共场合,即使有委屈,也不能太惹眼,被人看笑话也不好不是吗?我心里这样想,当然也懒得理会这人。可是我走了两步,可能是四周无人,她说话语气也有点硬,就听她说‘如果没有你,我活着也没意思了,哪怕不能和你在一起,我也不想日后失去爱你的心,如果我死了,起码还能保存我这辈子爱你的心’这句话当时就镇住我了,我没想到还有如此痴情而且对自己爱情如此狠绝的人,当时我是即佩服这女子对爱的态度,也觉得这女子太过感性和冲动了。于是我就转身寻她。却当我闻声来到一颗柳树旁,就看到这女子已经提起裙摆,要往湖里踏去,我一惊,慌忙上前拉住了她,及时阻止了她轻生行为,当我见到她模样时,才发现她就是‘飘仙殿’的紫姑娘,她也认出了我。后来她哭着求我成全她,但是我作为旁边者,虽然没有经历过情爱,额……经历过如此深情的爱情,但是我至少还是比较理智的,也读过不少书,明白一些书中的人生大道理。于是我就耐心,好意的开导了她一番,如此这般,这姑娘也就释怀了。事情就是这样,我要不是这次意外我也不知道这回事,她几乎就是这样因爱而如此,不过这件事后,我就很少见她失态了,只是有时候她会同我聊聊天时,说下自己如今心情,虽然不想轻生,但是多年的情感付出,需要时间放下,也需要时间去彻底释怀。就是这样,那个,那个,今天我告诉了你们她的隐私,我希望你们别同其他人说,具我所知,知道她隐私的人很少,不然到时候她埋怨我的,到时候觉得开导她的人也不过就是个当面一套,背面一套的小人,一下对人世失去信任,直接想不开就地解决了自己生命,那咱们可就一同杀了人啦。”

  萧倩儿和徐易之两人已经被楚翊刚刚说的,已经惊呆了,敢情缘分还能如此奇妙,这丢块玉佩就撞见熟人,还得知熟人的秘密。结果不懂情爱的人以儒家学说开导了凡夫俗子,凡夫俗子便把不懂情爱的人当成了知己,虽然刚刚楚翊没说是知己,但是这都互相聊最近心态了,虽然说的只是这紫姑娘,可是楚翊不可能不被紫姑娘的隐私聊天给倒不出几句隐私的。所以这缘分真奇妙,或许以后会美妙吧!

  楚翊说完,见面前两人这样了,很茫然。还是萧倩儿回过神来,强压内心翻涌的感受,只询问道:“看来大哥你有开导人的天赋,既然都拉紫姑娘脱离生命危险了,不如有空专研下如何让紫姑娘走出感情苦楚吧。”

  不待楚翊开口,徐易之说上了一句关于事情核心问题的话:“楚翊,你知道紫姑娘和她恩人的爱情故事吗?”

  楚翊这下被问住了,是啊!好像他根本没问过这事。

  “这是紫姑娘隐私,我多问了,是不是等于扒人家姑娘衣服,让人更加难堪啊!”

  萧倩儿摇头,看来啊!书呆子是不会理解情爱地,孔夫子的圣贤书也不教情爱地。

  徐易之却好意提醒:“有空啊!如果你真想帮她,就问问她和她恩人之间具体事,解铃还须系铃人。如果这系铃人不出来解,但是好在你作为才学好的旁观者可以更好的开导不是那吗?你要是有意愿开导,也别不好意思,开都开导了,就送佛送到西。想想为啥那天是你救了她,而不是别人,这明显有种天命,天意在其中作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