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第五十二章 看望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汤锦艳 2070 2017-10-19 22:45:32

  阿金这头红薯又丰收,心里是非常兴奋又感激那位算命先生的。他之前在先生离开时,他问过如何找到先生他本人,他好上门报恩。先生却只道。即是有缘人,定会再相遇。阿金心想上次自己一心要找到他,可是始终没能找到,还是先生本人自己突然出现。果然,高人就是高人,也罢,随缘吧!

  家里粮食丰收,意味着可以过个肥年,欢欢喜喜吃好喝好穿好的过春节。阿金反正是很高兴的,整天乐乐呵呵。带着梅丽又进城买了两身新衣,还不忘给阿喜也买了两套新衣,同时还买了对咳嗽很有帮助的一份名贵药草。由于只是红薯丰收,没有秋收挣得多,这次阿金也就没给两位媳妇置办新首饰。

  原想着从城里回来后第二天阿金就和梅丽一起前去看望阿喜。快过年了,家里又丰收,再不去看看还在生病中的阿喜有点说不过去了,另外阿金对阿喜虽然这两个月时间的冷漠已经对阿喜的不存在习惯了,也不想念了,但是毕竟一个大活人不管怎样和自己生活在同一个村,有时候想起来还是过去的美好与心酸还是历历在目,让人久久怀念。对!就是怀念,不知何时当你放下一个人的时候,那个人你不想起没啥感觉,可是一想起,却总能回忆起那令自己难忘且怀念的点点滴滴。

  阿金是个大老爷们没女人心细,说要立马去看阿喜就立马起身要去。可是梅丽有打算,她呀!觉得去一次不容易,虽然家里面目前情况挺好,但是毕竟阿喜命硬晦气,这去一次可以,总去就不太好了,万一自己如相公所说怀孕了怎办?所以这好不容易去一次,还是好好准备准备。

  大冬天,最滋补的就是十全大补汤,阿喜便准备两天食材,还带了自己托娘家大伯母做的一床棉被褥。给阿喜买的两套新衣和一份名贵药材也一并带去了。

  阿金和阿喜两个人是满含热情去看望阿喜的。一进门却是见到躺在床上盖着被子的阿喜,瞧见她鹅蛋脸瘦成了皮包骨头,皮肤苍白如纸,嘴唇发紫而且还干裂了,眼窝深陷,整个人看上去那还像个活生生的人?瞧那放在被子外的手,已经是瘦弱·的快要皮包骨了,整个人伴随着浅浅的呼吸微微起伏着,如果不注意看,压根察觉不到面前这个像死人的人还活着。

  “姐姐,姐姐,你怎么成这样了,都怪小妹不好没能早些来照顾你。”梅丽走到阿喜床沿,伸手便轻轻握住了阿喜没有任何温度,枯骨般的手。伸手时只觉得心疼与同情,握住后却是被那冰冷,坚硬的几根手指骨头给膈应的心发颤,这哪还是人啦?虽然阿喜还活着,但是握着她这样的手,梅丽只觉得握着逝去人枯骨的手,梅丽被这样渗人的想法弄得忙松开了阿喜的手,再也不想去感受这份刺激的情谊了。

  阿金看着这一切,已经是怔住了!早知道阿喜会离开这人世,可是亲眼目睹来的信息,让他有点接受不了,也承受不了这份突如其来的震撼。他想上前去慰问阿喜,可是当一个人看到一个鲜活的生命因为自己的自私和欺骗要离开人世时,他的心里充满了悔恨与自我厌弃。他如今去慰问是不是太过假惺惺,他因为自私送她来此地,因为自私不想在此分局期间,甚至她生病多时也不来看她一次,他自己已旁观者角度来看都觉得自己不是人,压根都不配人的那一撇一捺。阿喜会不会面临死亡这会已经发现当初就不应该义无反顾嫁给自己这个没啥本事的有没双亲的人?他想她肯定会。伴随着这种负罪以及羞愧阿金能做的只是默默守候一旁。

  梅丽却已是泣不成声。

  阿喜身体不舒服整日卧在床榻,起先还能给自己做吃的吃点,如今却是啥也不想吃。她目前这模样自己知道,刘大夫想去替她劝劝阿金和梅丽,好歹一家人过来照顾照顾自己,他一个总来看病送药的老头都未成沾染到一丝晦气,他阿金和梅丽看在他这个状态上能否不要顾及其他放下心中迷信忌讳,真爱生命才重要。可是都被阿喜给制止了,阿喜她自己都相信自己是个对阿金和梅丽不吉利的人,旁人不管如何为她好,她都不忍去影响他人,反到面临自己身体的渐渐无法治愈,阿喜心里是高兴的,这天天吃着劳什子的药,自己没干活反到在天天烧钱,还害得刘大夫艰难的面临把自己从严往哪拉回来的吃力与费神。

  对于一个浑身不舒服,又没啥力气的人来说,是睡不好觉的。所以自打梅丽和阿金刚进门,听到那细碎而轻盈的步伐她便熟悉的察觉到了来人是梅丽,还有阿金那沉而有力的大步伐。只是她眼皮沉重又酸疼,无力睁开去面对。对于梅丽的行为与话语,阿喜却没有丝毫在意,如今她再也不想理会这人世浮华与多变,更不想去世俗的客套什么,所以她知道了他们存在,也不想多理会,就让她静静的享受她最后的时光吧!

  梅丽见阿喜没有任何反应,像是沉沉睡去了,转身又见阿金呆呆的富有心思的默默站在一边。梅丽眼神闪烁了一下,只一瞬便难过起来。

  “相公,我去给姐姐顿十全大补汤,姐姐手好凉,麻烦你把我们拿过来的新被褥给姐姐盖上,姐姐盖上回暖和些。”

  阿金先是一愣,随即回过神,明白了梅丽的嘱咐,忙道:“哎!好的,你去吧。”

  梅丽到了厨房,却惊讶发现,厨房都布上了薄薄一层灰,连用的碗上面都有一些些灰层。看样子梅丽生病了下不了床给自己做,听说刘大夫每次都会伴随着煎的药给阿喜带点吃的,其实这病榻上的人每天喝了药都没胃口吃东西,更何况每天不干活,又不累不需要力气的,不吃光喝药也正常。只是为何刘大夫不告知这些事情给她和相公呢?不用多想肯定是阿喜不允许,阿喜啊!阿喜!你可真命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