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第五十一章 啥情况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汤锦艳 2072 2017-10-18 22:43:12

  萧倩儿、徐易之、楚翊三个人吃完饭后,一起走在萧倩儿所说的客栈路线上。

  萧倩儿高高兴兴走着,却发现眼前不远处有个熟悉的身影,她仔细认真定睛一看,居然是萧管家!这萧管家又出来溜达了?萧倩儿此时不担心他会是出来找啥人了,最担心的是他会认出自己,毕竟他可是见过自己这妖艳模样的。

  萧倩儿慌忙想遮住自己的脸,却已是来不及。

  萧管家原是静静走着,却意外发现一个模样神似萧倩儿不久前装扮的妖艳男子,这模样像就罢了,为啥娇小身板也这么像呢?难道小姐又出逃啦?没听说啊!不管了先上前确认下先。

  “小姐,你怎么又出来了。”萧管家心里这么想,嘴就这么自然的听从了心中意愿开了口。

  萧倩儿懵了,这萧管家怎么一上来就问呢?这样问也太冒失了吧?萧管家心里计算如何面对眼前问题,表情却是淡定,一丝波澜也没有。有了!萧倩儿冷冷开口对面前萧管家说:“谁小姐,你全家都是小姐。有病去找大夫,大街上别烦人。”

  萧管家一听,这冷漠且没有半点被拆穿的心虚,看来自己认错了?

  萧倩儿不待萧管家回过神,冷冷的扫了一眼萧管家,转身就走。

  萧管家忍不住又开口喊道:“小姐。”

  还没等萧倩儿开口,楚翊却气呼呼道:“你叫谁小姐呢?你只知道有小姐这个词汇,没公子这个词汇吗?”

  萧管家心想这次真认错人了,小姐哪有这样的朋友,不过都是出来玩玩被抓了,这朋友看起来像和这位类似小姐之前模样的公子非常熟,关系非常好。

  “我错了,我认错人了,抱歉!几位公子。”萧管家忙解释并且抱拳致歉。

  楚翊本也是替贤弟出口气,见面前这人,认错态度可以,也欣然接受了,不想再深究了。

  萧倩儿也懒得理会这老古董萧管家,于是拉过一直默默看着面前这一切的徐易之,便走。

  徐易之心里却是有所怀疑,会有长得很相似的小姐和公子吗?难道真是认错人了。

  这发生的一切,却是早早的让在茶馆主持诗会的李正宇知道了,他道没有心急和担忧,只是觉得这一切来的好不如来得巧,下一次怕是即使被认出也是能悄悄过去,不会出现这样的尴尬局面,可是,如果下次出现的是另一个人呢?看来这萧倩儿恐怕这个身份用不了多久了。

  第二日,萧倩儿、徐易之、楚翊三人又聚在了一起,再次来听书。

  “上回书,说到阿喜风风火火的这就搬到了过世爷爷住的一所偏僻的小木屋。这梅丽同阿金送阿喜过去来回就要三个时辰,但是自打把阿喜送过去之后两个人都未曾去探望过她。这天还是梅丽包了这阿金爱吃的猪肉馅饺子,还包了阿喜爱吃的韭菜馅。阿金吃了赞不绝口,告诉梅丽这很合阿喜的胃口。梅丽欣喜的提着装满饺子的提篮这就直奔阿喜住处去了,一路上都是乡里乡亲的称赞姐妹情深。到了阿喜的住处,一月不见,阿喜把房子里收拾的干干净净,阿喜啊!还在小木屋外给一群小鸡喂食。阿喜好像还过得不错。只是她看着周围偏僻寂静的氛围,心生同情。阿喜看出了梅丽的想法,也不怪怨,只认自己命苦。梅丽给阿喜送了饺子,还有亲手做的香包,梅丽感动万分,这阿喜虽然是自己一直看着不舒服且有些嫉妒的人,可是缘分这事不是强求的来的,梅丽甘愿做妾,又待自己不错,实属难得。事后又过了一个月,阿喜便传出身体不适,经常咳嗽。梅丽的担忧阿金看在眼里,可是阿金早有预料,阿喜命薄,这不是意外去世,就是身体抱恙。阿金不忍梅丽这样,于是一一把算命先生给说的话同梅丽说了,这梅丽一听更是难过,于是祈求阿金无论如何也要救救阿喜,不管能不能治好,有药吃还是好的。梅丽还提出要好好照顾阿喜最后这些时日。阿金怎会同意,如今阿喜就是个晦气,梅丽这会要是怀孕那可怎生是好?于是只同意了让村里刘大夫帮忙给阿喜看看病,起初这药还管用,可是后来却不管用了。”

  要问这阿喜,到底生的啥病呢?刘大夫虽然作为村里的一名小大夫,可是他以自己多年来看病的经验告诉自己,阿喜这病恐怕就算天天用名贵药材治疗也不会有好转,当然他知道阿金其实对阿喜事不太上心,否则也不会偷着找自己,在自己发妻生命攸关时对自己这个大夫吐苦水,说家里条件目前不好,接二连三都没多少积蓄了,总而言之就是刘大夫你看着办吧,阿喜的病要看,只是这费用他阿金出不了那么多。刘大夫给人看病也是有一颗慈悲之心的,父老乡亲的,能眼睁睁看着阿喜受苦,见死不救吗?于是病看了,药就想办法用一些便宜的药材煮了给阿喜送去。对于刘大夫这一举止,他家里人挺反对的,先不论刘大夫经常给病人亲手熬药,就说阿喜现在谁不知道,这么晦气一个人,害的夫家连造不幸,如今她娘家人都不看她,这刘大夫经常这样会不会也沾染上晦气?可是刘大夫慈悲为怀,在救人面前他不顾及这些个风言风语的迷信。其实他之所以不顾及,也属于他欠着阿金家的,有一件事他对不起阿金。目前他想说出来,恐怕也不能洗清阿喜这晦气带来的其中一桩倒霉事:就算说了,恐怕也对自己的名声有所损害。

  阿喜每日饱受病痛折磨,每天只见刘大夫前来送药,偶尔还送点吃的,基本上没有任何一个人前来看望自己,自己肚子饿了,也要撑起残弱的身体下床给自己做吃的,外界只知道自己病的严重,可是都没亲眼目睹她的艰难,也无法知晓她每天艰难给自己做饭时的酸楚,基本做一顿饭下来,她已是浑身是汗水,而且因为久病无食欲,想着多做多吃给自己多点营养,也是付出了行动身体却在抗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