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第四十八章 分别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汤锦艳 2060 2017-10-15 21:21:39

  嘿……这两个嬷嬷可真膈应人。

  萧倩儿很想出面会会,当面沟通沟通,可是她的嗓音和吴大姐的还是有区别的。吴大姐可以冒充自己在房里待着,嗓音有变可以谎称嗓子不好,她这会出面理论,两个人的嗓音同时有变,那就让人生疑了。算了,小不忍则乱大谋,两嬷嬷她记住了,等她最近事忙完了,罚去扫一个月厕所,还是每天清洗厕所几次的嬷嬷,看她们洗厕所时还有兴趣八卦不。

  “小姐,你可算回来了。昨晚怎么一声招呼也不打。”小雪这次是顶着两个黑眼圈出来的。

  萧倩儿以为看到了女鬼,吓了一跳,刚缓过气,又见另一只长相如自己的女鬼无精打采出来迎接,虽然意识里知道她是吴大姐,可是还是被惊吓到了,小心脏“啪嗒”、“啪嗒”跳个不停。

  萧倩儿稳住情绪开始发问:“你们一宿没睡啊?”

  吴春梅打了个哈欠,说:“老担心了,小雪担心时我瞌睡就没了跟着害怕担心,我担心时小雪瞌睡没了跟着担心。如此循环也就到了天亮,小姐你这会不回来,我们还不知道几更了呢。”

  萧倩儿径直走进卧房,小雪和吴春梅两人像鬼混一样顶着两黑眼圈脚步轻浮一路尾随,萧倩儿只觉背后凉飕飕,回头一看,感叹道:“我看出来了,你俩被我害的不清呀!”

  两人无精打采只点头,一宿没睡,也没力气责问,只不咸不淡问了句,还是小雪开的口:“小姐昨晚你过的怎么样。”

  萧倩儿一想到又和大帅哥同屋睡觉,脸不自觉又发烧,不好意忙捂住脸,小声脆道:“挺好的。”

  小雪和吴春梅对视一眼,小姐这是怎么了,咋还有点不好意思了呢?有啥事不好意思来着。吴春梅挤兑了下她乌黑的双眼圈,示意小雪追问。小雪一想,自己毕竟和小姐最亲近,忙道:“小姐昨晚啥事不好意思啊?”

  “咳咳,没事,我衣服穿多了热。快去给我准备沐浴。”萧倩儿别扭说完,已是淡定面对。她一想起自己在那不干净土匪窝待了几个时辰,就犯恶心,该好好洗洗了。

  下午茶馆,萧倩儿看着对面坐着的徐大哥和楚大哥,心里有点难受。看他们云淡风轻的样子,估计想不到,在他们前面的小弟,昨晚遭遇过怎样惊心动魄的事。还说认了大哥有人照应,眼下看来遇到困难遇上有缘人帮忙才是。不过除了昨天的事,今后一定要他俩或者其中一个送自己回客栈才是,让他们彻底发挥大哥哥这个伟大形象。

  “啪”的一声,林先生已是敲响了木板。林先生又是友好的对众听众抱了抱拳表示再次感谢各位捧场,便开口道:“上回书,说到这算命先生受阿金邀请这就进了大厅,算命的先是给阿金算了算,然后让阿金带着自家媳妇出来,让他给算算。阿金带着两位媳妇出来了,好家伙,可把这算命的吓了一跳。算命的给两位夫人算过命后,让两位夫人先离开,他有话要同阿金小哥哥说。两位夫人带着各自的心思这就回去了。阿金问先生如何,先生说他命里只能有一位媳妇,多了运气不好,把他运气压住了,最好就是休掉一个,正好这阿喜姑娘是个命薄之人。阿金一头是和自己吃苦耐劳同甘共苦过来的妻子阿喜,一头是带给他快乐幸福的梅丽,他是两头也舍不得。请教先生法子,先生便给出给阿喜另外布置住所,两人分居,平时偶尔去看看阿喜,只要不同房,这也算是休妻。阿金听后豁然开朗,先生不仅能算还有不错的主意。当晚阿金带着不舍和愧疚就宿在了阿喜房里。第二天一早看着面前因为自己而蜕变的阿喜,阿金是不舍也难过她的命薄。”

  阿金想了想,这事终归还是要说的,于是一狠心,一咬牙,便对阿喜道:“先生昨晚给咱们三算了,说你的八字太硬,最近和我和小丽犯冲,先生说我帮你置办一个住所先住着,不妨碍咱们见面,就是需要委屈你一段时间,你……答不答应?”

  阿喜眼泪顿时在眼眶打转,昨晚她就一直心神不宁,心口隐约微微作痛,她就该想到她恐怕有麻烦了,看来这是命,自己能劝动不相信迷信的相公不信那算命先生的话吗?可是家里发生的三桩事相公都十分相信的迎了那先生,这会既不是休了自己,也不是让家里大作几天耗钱的法式,罢了!只要相公心安,还有那虽然一打进门她心里又嫉妒又不舒服的梅丽安心,这点牺牲值了。

  “好,我答应。你也别给我置办住所了,家里还剩那点钱我能不知道吗?虽然入冬了,有红薯卖钱,可是这能卖多少也是未知的事,这梅丽要是再怀孕,家里开销又大了。我过世的爷爷在山那头有个小木屋,本事他年纪大安享晚年的住所,现在他不在了,眼下没人去住,我过去打扫打扫还是能住的。”

  阿喜说完,眼泪再也忍不住,泪流雨下。阿金看着面对困难还是一心向着自己,一心持家的阿喜,心里对阿喜的好,一幕幕涌上脑海和心头,他阿金何德何能能取到如此贤惠的媳妇啊!他忍不住伸手替阿喜擦拭脸上的泪,自己也忍不住掉下泪来,可怜的阿喜她却还不知自己已时日无多,另外她还不知道面对两位妻子的选择上,他选择了令自己快乐感觉幸福的梅丽,而不是贤惠的她。阿金心里想着,可能自己和其他负心汉一样,面对爱情时不念旧情不看重原配的贤惠,自私选择了满足自己当下欲望的男人。

  阿喜与阿金两两相对,阿喜满眼的不舍与留念,阿金却是满眼的愧疚与心疼。只是两个人即使看得到对方眼里的情绪,却是无法明白对方当时的感觉。阿喜虽然在阿金眼里没有秘密,好猜,可是阿金有岂能清醒明白阿喜对他的在乎与爱慕,他知道,又知道多少呢?这个女人或许只是个悲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