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第三十八章 分居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汤锦艳 2073 2017-10-05 20:20:06

  阿金一脸崇拜看向算命先生,嘴角忍不住道:“是是是,先生果然妙算。”

  “你这八字是好,但是你这面临的困难,有你八字上显示的一些原因,但是这事情发生缘由可不是你一个人能促成的。”

  “先生意思是?能算出来是因为什么吗?需要我如何做才能逃过这次劫难?“阿金一脸期待。

  算命先生想了会对阿金说:“你能让你妻子出来让我看看面相,以及帮你妻子算算吗?”

  阿金狐疑:“怎么,需要她们都出面。”

  算命先生点了点头,不作答。阿金也不好说什么,于是起身叫两位夫人到客厅面见这位算命先生。

  阿喜和梅丽两人听后,随阿金到了大厅,只在这算命先生面前一站,算命先生就惊得瞪大了眼,不一会像是明白了什么,他捋了捋胡须对面前两位夫人说:“二位夫人好,快请坐吧!”

  阿喜和梅丽皆是莫名,这老先生自己是客反倒像她们才是客,他才是主了。

  阿金心里一心想着自己的事,没留意这些,见二位夫人落座便问算命先生:“先生见过我家二位夫人了,请问可以帮我二位夫人算算了吗?”

  算命先生点了点头,于是阿喜和梅丽各报上了自己的生辰八字。算命先生闭目,掐指又算了算,算完侧头对同坐在上座的阿金说道:“我有些话想单独与小哥哥你谈谈。”

  阿金点了点头,示意阿喜和梅丽先回房,二人也不多问,便一同出了大厅。

  “姐姐,你觉不觉得这老先生说自己是算命先生,瞧他那一身破烂衣裳,如果是个高人,能一身好衣裳都穿不起吗?”梅丽边说边捂嘴偷笑起来。

  “可不,我同妹妹想法一样,不过相公说这位先生料事如神,或许有点真本事吧!兴许这老先生平时个贪杯,挣的钱全喝酒了,没钱买衣裳了。”阿喜说出自己的想法,不知为何心里开始有些不舒服起来。

  梅丽认可的点了点头:“嗯,或许是,不过,姐姐觉不觉得这老先生叫我们去见见他,只是单纯帮我们算算命这么简单吗?既然算了为何还不当着咱们面说,还只同相公说,我看啦!姐姐和我肯定要被这老先生给数落一顿。“

  “好像真是,他刚刚还让我们入座,那架势就像把咱们当外人似的。”

  算命先生见二位夫人走远,便开口:“小哥哥啊!你有所不知,你这命盘里只能有一位夫人在,今日这两位夫人我算了算,她两都适合做你夫人,但是这一山不容二虎在你身上有点牵强,毕竟你两位夫人相处还是凑合的,毕竟两位夫人是互补配你;相反她两的存在就是增强了你的妻宫,你的妻宫运势太强就盖过了你的运势,也就成了,你的运势随她们而变动。难怪我起先看到你这屋风水不一般,原来是不仅小哥哥的运势被压,这家里阴气更重。”

  阿金错愕,敢情还有这种说法,细分析这算命先生说的有理啊!忙虚心抱拳请教:“先生您看我现在应该如何化解呢?”

  算命先生捋了捋胡须,沉声说:“很简单,两位夫人其中一位休掉。”

  “休妻”?”阿金想都没想过这事,这两位夫人各有所长,一个和自己一起吃苦走来,一个带给他快乐,他如今是两头都不舍得。

  “正是。”算命先生看阿金这幅踌躇模样,想了想,好心说:“我刚帮两位夫人算了算,你这两位夫人都合适你,但是这两位夫人,命运却大不相同,有一位是短命的命格。”

  阿金听罢,吓了一跳?谁短命?小丽?还是阿喜?可千万别是梅丽啊!想到此,担忧开口问先生:“是梅丽吗?”

  算命先生微笑摇了摇头,阿金突然心头一喜,不是梅丽就好,不是就好。可是阿喜?阿喜短命,他不想啊!顿时心里浮上痛意。

  阿金按耐住心中痛意,缓缓问算命先生:“先生,可有法子帮帮阿喜。我其实两个都不想休,阿喜如此这样,我怎能去休她;可我又不忍小丽难过怪罪我,我两个都舍不得,怎么办?”

  算命先生好像早有所料,面对阿金的问话,先是沉吟了片刻,便开口:“小哥哥,你可以这样,你可以不休妻,但是呢?你得和其中一位分居。我看小哥哥你对两位夫人,你更喜爱小夫人多一些,这大夫人是个命薄之人,不如给大夫人安排一个去处居住,平时有空去看望看望她;但是有一点你要记住,虽然没明面上休,但是让大夫人一个人住在外面就是分居,这分居如果你两不发生夫妻之间亲密关系,那么这和休妻就差不多了,她可以说就不是你夫人了。”阿金略微一思忖,发现这法子确实妙,于是忙感谢算命先生,同时也过问了下,这次算命需要付多少费。如今不是他不想慷慨给,而是他目前手头没多少钱了,家庭用度需要维持,只能先问问先生开的价。

  算命先生却是摆了摆手说:“无碍,老夫算命帮人本就抱着菩萨心肠去做事,如今小哥哥你运势不好,不妨等这困难过了,运势好了,手头宽裕了,再来报答老夫也不迟。”

  阿金没曾想这老先生如此好说话,如此热心,不免心中感动,于是欣然接受了老先生的提议。当晚便留老先生住在了大厅一侧本拿来当小库房的地方。

  夜晚,阿金没去梅丽房里住,去了阿喜房,阿喜心中一喜,难不成算命的算出自己持家有道,让他好好珍惜自己。却不知阿金这次也是最后一次和她同塌而眠了。

  第二天一早,阿喜高兴帮阿金穿上袍子。阿金满眼愧疚和难过的看向面前这个陪她一起吃苦受穷一路走来,陪了他快四年的妻子,阿喜已经与初识见面不一样了,失去了少女的娇憨,失去了初为人妇的羞赧,渐渐地变成了如今贤惠、体贴入微、凡事谨慎的妇人。这几年她因为自己的蜕变,他看在眼里。可是日后她离开自己将会变成什么样,他能永远看到吗?而且她还有多少时光可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