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第三十六章 同寝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汤锦艳 1923 2017-10-03 19:02:46

  “那你就是不能和我同塌咯!”李正宇知道这丫头肯定是不同意和自己同寝的,这会子听她说出如此这般的理由来拒绝自己,不由的想逗逗她,于是做出一副很难过的样子。

  萧倩儿心不坏,也挺有义气一人,见李正宇如此,心里也是有些不舒服,毕竟是自己自私欺骗大家自己是男儿身。以男儿视人,却不能在男人堆里豪放喝酒,以及同塌,这想想貌似自己真的只能在男人堆里混个眼熟。

  “那个,李大人,这次对不起你啦!要不我让小二给我拿两床被子打地铺,你睡床上好吗?”萧倩儿想了想,自己欺骗别人,总不能让对方信了,还让对方受苦吧!

  李正宇叹了口气,他现在也算知道了,这丫头心确实挺不错的,只是如果今天他要知道她是男人,他或许真会同意她睡地上。

  “还是我睡地上吧!我身体挺好的,在地上躺一晚没事。”李正宇说完,也不等萧倩儿开口,直接走出门去拿被子了。

  夜已深,四周寂静,只寒风无序拍窗低吟着。地上的李正宇却是无法入眠,先不说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打地铺,有生以来住客栈还是打地铺;就说今晚他不知道为何一闭上眼就是抱着她时的画面,这个她当然就是躺在床上睡得正香的她。

  这丫头,打他在小二那拿来两床被子后,居然啥也没说,只别别扭扭,有点不好意思的递给他床上两个枕头中的一个。然后就上床歇着了,连烛光也没灭。

  李正宇铺好被子,熄了烛火,便也打算睡觉,可是这翻来覆去就是没睡意,而且还总想到与这丫头四目相对,抱着她时的感觉,他自知自己一向理智,一向有自制力,今天却在这丫头身上栽了……

  第二日,萧倩儿朦朦胧胧中醒来,天已是大亮,窗外隐约听得到麻雀在树枝上叽叽喳喳。

  “喝酒了睡觉就是舒服,够沉。”萧倩儿懒懒起身,大大的伸了个懒腰。

  当她视现扫过地上空空如也,一片干净的地面时,不由伸手抓了抓还未彻底清醒的脑门。怎么回事?李大人呢?萧倩儿缓缓起身下床,正打算出门叫小二送上洗漱水,就瞥见桌子上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行字。她抹了抹睡眼惺忪的眼睛,拿过来定睛一看,只见上面写着:我先回去换衣服上早朝了。对了,昨天一直想跟你说,以后私底下别总叫我李大人了,太见外了。回头我跟徐公子,楚公子也说下,别让他们再这样叫我了,我不喜欢私交看起来不像私交。

  “私交?看来你这人还挺随和的嘛!看在你昨晚委屈了一晚的份上,今天我下午看见他俩,我就替你把这番话说啦!”说完,萧倩儿歪着头,还是觉得自己来对他俩说不妥,万一他们以为我开玩笑,而且这本人都不当面开口,他们就算相信了我的转达,你会不会觉得我们都是一帮蹬鼻子上脸,心里压根没把你放眼里的人,到时候得罪你怎办。萧倩儿想了想,决定把这张纸条揣在兜里,回头下午给两位大哥看看,这样心意到了,他们心里清楚就行啦!

  “啦……啦……啦……今天天气真晴朗,又是美好的一天。”

  萧倩儿踏着欢快的步子,直奔萧府。她刚一入萧府,就听到有婆子在一旁嘀嘀咕咕,好像在说自己?

  “瞧瞧,我说的没错吧!就是来萧府享福的,这要是中午晚上来干活的,干活累了,谁还会一大早过来啊!”

  “唉……人和人不能比,我说还是认命吧!咱干自己活,管她的呢?”

  “我就是看着心不服,这萧府怎么总是养闲人,月钱还比咱们多,这些人不干活尽累了那些个没关系干活的。”“哎……我说厨房那个王大娘是不是又对你吐苦水了?”

  “可不是吗?听说那吴春梅啊!到厨房没几天,懒得抢活干,这厨房管事因为她和小姐的关系,所以也不想多要她干活,王大娘还说,瞧她那双细皮嫩肉的手,那像平时干活的。这小雪丫头在主子身边伺候,肯定拿了不少赏钱。我听说啊!这吴春梅之前每隔一个月过来找小雪讨银子花来着,现在小雪干脆拉上她姐姐一起占咱萧府便宜了。”“唉……主子的事,我们管不了,这些个人,心里存着不好的想法,也是过不长的。”

  “嗯对,她们逍遥不了几天,我就等着她们的好下场。”

  萧倩儿细听,好像是两个婆子的声音,嘿!敢情这婆子们嘴这么碎,看来吴春梅的到来惹得自己这边很受瞩目啊!不行,她得想想办法,不能让大家目光太注意到自己这边,否则自己和吴春梅大姐这两个演员,如何招架的住这些个说不定哪天因嫉妒而出手的陷害啊!

  “小姐,你终于回来了,昨晚在外面过的还好吗?小雪都担心死你了。”小雪一看到萧倩儿进房,便高兴的扑过来,亲密的拉住萧倩儿的手。

  萧倩儿看着小雪两眼下的淤青,心想定是因为自己这晚的夜不归宿让这丫头操心担忧了。有这么一个好丫鬟在身边,她萧倩儿可真有福气呢!

  “小雪,你家小姐我谁啊!不管身处何处,那都觉对不会亏待自己的。”萧倩儿自豪说着,也是想驱散小雪的担忧。不过他这不管在哪绝不亏待自己的想法,着实太狂妄了,想想昨天明明在李正宇面前李大人狗腿的一路称呼,到后来居然让人家唐唐朝廷大臣打地铺睡在自己睡的床下,这说出去自己是不是太不把朝廷官员放眼里了啊!可是,当时那种情形她能想那么多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