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第三十四章 亲密接触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汤锦艳 2008 2017-10-01 19:47:59

  “额……这……还是我和楚翊一同送李大人和我贤弟回去吧!”徐易之心里实在想保护这个贤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他需要人保护。

  楚翊听徐易之拉上自己,也不反驳,他也有此意。

  李正宇却是不想与他二人一起,尤其是一起先送这丫头回客栈。想了想他对面前二人说道:“谢谢二位好意,我就不用二位送了,既然我与萧公子同路,与其说是我送,事实只是顺路罢了。”

  萧倩儿看着面前三人讨论谁送自己的问题,心里不温暖是假的,但是她心里有鬼,做事肯定有时候顾不得他们的意愿,自然要自私顾及自己些,算是保护自己。她看看了三个人,又分析了下三人对话,想来最稳妥的也就是答应同李正宇一同回去。

  “徐大哥,楚大哥,小弟我觉得同李大人一同回去不错,天色不早了,二位大哥早些回去歇着,如果让两位大哥送我,小弟我这男人自尊心都不知道往哪里放,怪难过的。”萧倩儿话毕,做出一副很尴尬很不好意思的表情。

  徐易之和楚翊两人面面相觑,关于男人的自尊心,他们是男人能体会;这会要不是贤弟提起,他们好似忘记了,贤弟在他们眼里再好再需要保护,都是一个男人,男人不管如何这尊严二字是多重要啊!

  李正宇却是内心在乐,这丫头还男人自尊心呢?

  徐易之看了看萧倩儿,还是对李正宇拱手道:“那就麻烦李大人一路陪伴了。”

  “麻烦李大人一路陪伴了。”楚翊也对李正宇拱手。他和徐易之想的一样,不管是给不给尊严,夜黑风高,贤弟喝了酒此时不算很清醒,身边有个清醒的人陪着,自然是要麻烦这个清醒人的。

  李正宇微微一笑,应道:“二位太客气了,其实在我心里也是把萧公子当成自己贤弟一般了。”

  徐易之听了李正宇这话,心里不知为何有些别扭,但是想来想去,觉得李正宇断袖不可能,或许就如他所说,只是把他当贤弟了吧!

  告别完二人,萧倩儿和李正宇两人踏着月色,轻吻着微风,就这样安静的行走着。许是太静谧,萧倩儿头晕渐渐变成了嗜睡,走着走着一不留神,一个趔趄。待她迷迷糊糊要开口惊呼,却已是落入了一个温暖厚实的怀抱。

  四目相对,萧倩儿迷离的眼睛看着面前目光灼灼的李正宇,一时间只觉得天地只剩她二人,只这样两两看着,一种暧昧的气息弥漫在两人周围。萧倩儿本就是女子,不管装扮成男子亦或者妇人,她那颗从未对一个异性开启的芳心还是在某些时候会开始颤动和向往,比如目前这样。她能感受到李正宇楼着她纤腰的双手隐隐有灼热透过袍子渗进自己的肌肤。一时间头脑的晕乎和心口的悸动以及身体随着李正宇的搂抱开始的紧张僵硬,整个人都觉得太别扭了,她想甩开这些思想,理智克服这些感觉,却是被酒意占了先锋,只觉的身体无力,眼皮沉重,开始想睡觉起来。

  李正宇此时也好不到哪去,他又一次闻到了这丫头身上的清香,搂着她纤腰的手已是紧紧的不想放开她。他是男人,而且是一个有原则,有节制的男人。他在努力控制自己情绪时看出萧倩儿也想逃离的心思,慌忙的松开了握着她腰的手。怔了怔神,低声道:“以后还是不要太贪杯。”

  萧倩儿被他这么一松开,一时没回过神,身子向后无力的倒下,这一下,让她惊吓的回过了神智,只是失去重心的身子已是不能站立,眼看就要和大地来个亲密的接触,李正宇慌忙的再一次搂住了她。这一次两人的脸差点贴在了一起,彼此的呼吸都喷洒在各自脸上,痒痒的,热热的。在寂静的黑夜里却能听到两人有节奏的心跳。李正宇此时心里却是挣扎,他不允许自己如此失态两次,于是又怔了怔神,看着已经脸上起了红晕的她,认真说道:“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我没事。”萧倩儿这会已是意志清醒,忙推开搂着她的李正宇。

  两人又继续走着,萧倩儿有点害羞的低着头,有点懊恼的捏着手,自己这是犯花痴了吗?不是人家第一次松开自己,自己那样岂不是很不凌迟,真丢脸,如果人家只把自己当贤弟,那自己刚刚那样会不会被他误会?她忍不住侧头开始偷瞄他的脸,只见他脸上看不出任何神情,只静静走着。

  其实李正宇此时,心里很混乱,刚刚的事他能当做什么也没发生吗?他能察觉到这丫头对自己可能有点意思,那自己对她到底是不是有意思呢?有?还是有更多?他不清楚。

  到了萧倩儿所在客栈,李正宇忽的想随她进房看看,于是他清了清嗓子对萧倩儿说:“咳咳,那个我有些口渴,也有些累,能随你进房,喝喝水,休息下吗?”

  萧倩儿眉毛微蹙,看了下客栈大厅倒是有桌位供人坐下休息,桌上还有茶水。心想如果要他在大厅将就,是不是有点不近人情,太不讲义气了,人家虽然与自己顺路,但是不也陪自己走了一段。

  “嗯,好吧!你随我上楼吧!”

  李正宇随着萧倩儿上了楼,待萧倩儿推开房门,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简约的房间,屋子里只有一张桌子四个凳子,一个梳妆台,还有一张床,想来订的不是上等房。他看了看还是径直走到桌边坐下歇会。

  萧倩儿却是一进房,便紧张的直奔床边,她下午出门时换下吴春梅大姐的衣服还落在床上呢?她忙把床上的衣服往叠好的被子里一塞,心想李正宇从背后角度即使看到也猜不到她在干嘛。事实上李正宇瞧见了她的举止,但是他是存着怀疑态度的,尽管不知道这丫头在干嘛,他想也会是啥怕见光的东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