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第三十章 出现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汤锦艳 2100 2017-09-27 22:43:41

  “这样吧!婶子还有小鹏,我家小丽最近身体不好,我也正打算进城给她买点补品,要不等下我同婶子和小鹏一同进城,因小鹏也是采药人,那小鹏的看病钱我来付。”

  李小鹏和李大婶一听阿金这态度,顿时欣喜,高兴的忙又对阿金磕起头来,阿金见状忙上前去阻止:“婶子,小鹏快别磕了,我受不起,真受不起;婶子和小鹏都和我有过这么多年交情,我理应帮这个忙的。”

  阿金此番话一是安慰这对母子的心,二是承认与他们的交情,同时也想借助这件事告诉大家,他今天能够出手帮助就是看在交情份上,如果下次有人有了麻烦,没这个交情又不是采药的人,他可是不帮忙的。下次嘛!如果再有人有同李小鹏这样的麻烦,那他其实也可以不管,原因嘛!很简单,有了李小鹏这样的例子,还有人冒险去寻觅,遇到什么麻烦事可就只能怪他自己了。

  李大叔见事情已经敲定也暗自欣慰。

  阿金进了房看了看剩下的家当,只有五十两银子。一咬牙,心一横,拿出了三十两银子便出门,和李婶子、李小鹏这就进了城。

  看了大夫,大夫先给李小鹏上了点药,然后开了好几副药,又嘱咐了李小鹏近期的饮食起居。阿金便去付账。好家伙,得亏阿金一咬牙带了这些钱,否则今天白来了。就看这看病诊金和这几副药加起来就是二十二两银子,他又给梅丽买的一点补品五两银子。这一趟出门带了三十两,一共花了二十七两银子。这可是他一家人半年的开销啊!今天要是光李大婶和李小鹏来,依他们家的条件,能出三两银子不错了,这三两银子确实看不起这个病。阿金心里这样一相比较,算了,人命要紧,付吧!自己也不是没穷过的,这阿喜和梅丽也是过过苦日子的,回头啊跟她们说下这事,委屈下她们,她们应该能理解的。而且这都快冬天了,这田里还长着一些地瓜,回头卖了还是可以换点银子的。

  看完病,抓完药,三人便一同回了家。回的不是各自的家,是阿金家。因为三个人是中午出门这会回到家已经是傍晚,阿金家里有邻村大姐做好的饭菜,可是李大婶家没人备好晚饭,于是阿金就留李大婶母子在家用过晚饭,然后又亲自送二人回了家。

  阿金再回到家,看着两位夫人,便对二人说了此次去城里花销了多少钱,两位夫人一听,阿喜的还算淡定,梅丽就不同了,只听她有点气呼呼的说:“这李小鹏自己搞不清楚状况就进深山,结果有了麻烦就找你帮忙,你帮了忙怎么二十二俩银子他们就不想还了。”

  梅丽这么说,主要是刚刚饭桌上李大婶和李小鹏母子只是一个劲的道谢还有夸她和阿喜贤惠,金大爷好福气,丝毫没提出阿金花了多少钱,以及啥时候还这个钱以及写什么欠款。梅丽觉得这两人就是存心回避,不想还这个钱。

  阿金忙解释:“是我去付的钱,但是他们没问我,我也就没告诉他们我付了多少,可能他们觉得这钱不多吧!”“是是是,相公在他们眼里就是金大爷,家里有金山也说不定,区区药钱而已,他们肯定觉得不过是你金大爷出门打个牙祭的钱吧了。“梅丽气呼呼挖苦道,眼睛也懒得看面前的阿金了,她心里就是替阿金这份憨厚感到心疼,他为别人好,别人却不反过来切合实际来理解他,他这不就是白做好人吗?

  “我,我,我。”一连三个我,阿金也不知道如何说。梅丽虽然是挖苦,其实说的也是有道理的,但是他既然答应帮忙,这付了药钱还回头对人家说付了多少,这不等于是借钱给人家,而不是好意帮忙吗?

  阿喜看着两人,一个生气,一个不知如何是好,只得上前劝慰:“小丽,算了吧!不管怎么样李小鹏没事就好,这钱即使让他们还,这一时半会也是还不起的;再说了李小鹏现下不没娶媳妇吗?他即使存了钱也会先考虑娶媳妇而不是还钱的。我们逼迫他还,到会显得咱们欺负他们孤儿寡母了不是吗?”

  说完,她又对阿金说:“相公,小丽说的没错,下次啊!咱们留点心,即使不告诉对方咱们付出了多少,也要让对方明白明白你帮忙的费力和竭力。”

  梅丽惊呼:“好姐姐,还来一次啊!那咱们一家人喝西北风啊!”

  “你们放心,我已经当着李大婶和李小鹏以及说客李大叔说了,是看在李大婶和李小鹏跟我认识多年交情和看在他也是采药,我才出手帮助的,要是再有人想求我,没这些关系不行的。另外哪有这么多与我有关系了,再有的话我会拉下面子说出自己处境的。”阿金说着,愧疚看着二位夫人,好不容易好日子的生活眼见要过得越来越红火,这会要苦着二位夫人了。

  梅丽知道事情已经如此了,自家相公也有思想准备,也就不生气了。阿喜瞧着家里要燃起来的战火就这么和和气气的消灭了,心里也释怀了!

  话说事隔第二日,就在入夜时分,阿金准备去关上院子外的大门,就发现不远处一个人影和这个人影手上握着的棍子,棍子上方是一块长方形的布条,在夜风中微微晃动。

  阿金心里一咯噔,这会不会就是自己一直寻觅的算命先生呢?于是乎,他就耐心等着这人走近,他心里这样想着面前人的走近,却粗心的没意识到,这大路这么宽,既然是赶路人,肯定是朝着走路的方向行走,又怎会慢慢走近你家门前呢?

  渐渐的面前这人已是到了阿金门前,借着月色,阿金上下一打量,好家伙,可不就是前几天那个算命先生吗?此时这位先生,是静静站在他面前,两眼有神的看着阿金,好似在他身上看到了什么似的。

  阿金也不多想,于是忙换上柔和的语气,礼貌上前抱拳说:“先生这会是赶路路过,难得还记得在下,要不今晚先生就留宿我家,我也好尽尽地主之谊,另外在下有事请教老先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