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第二十九章 救命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汤锦艳 2131 2017-09-26 22:41:09

  “李大叔,有啥事我能帮上忙的,您说。“阿金说着便走上前去打量瘫坐在地上的老妇人和那位年轻男子,左右上下看了看,除了悲伤的情绪,哪也看不出有问题。难道是有事情需要他出手帮忙。

  地上的中年妇女和年轻男子听闻阿金说话声,便一同跪倒在他面前,也不等李大叔给阿金说明缘由,便自顾自先介绍起自己来。

  “金大爷,我是邻村的李大婶,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你娶媳妇时我同村里人在你家帮过忙,我还同你说过几句话,你还记得我吗?”

  “金大爷,我是李小鹏,小时候我同你一起玩过。”

  阿金听他们两人这么一介绍,仔细看了看两人模样,想了想,好半天脑海里也找不到有他们两人的存在。不过,目前重点不是这认不认识,交不交情的事了,而是搞清楚,是何事让这对母子哭哭啼啼找上自己。

  阿金忙上前作势要扶起地上二人,两人却拒绝,那位李小鹏却说:“金大哥,您还是别扶我起来,我如今站着还不如跪着和瘫着呢。”

  李大婶听儿子说完,眼泪汪汪就开始往下掉。阿金心想难道刚刚自己打量失误,他再次定睛瞧了瞧,没见到有何异样啊。

  李小鹏看出了阿金眼里的猜测,于是瘫倒在地上,伸手卷起青布裤管,随着裤管的慢慢卷起,渐渐露出一些红色疙瘩,他越往上卷,疙瘩越多,这疙瘩密密麻麻快布满了整个小腿,疙瘩颜色还是很鲜艳的红,像小果实长在了小腿上,有些被抓破的地方还残留着斑斑血迹,看起来十分渗人。

  李小鹏说道:“听闻金大爷上山采药发家致富的事,我这两年来一直学着金大爷上山采药,起初我能找到一些普通草药去镇上卖了换点钱,可是后来我总找不到比较值钱的草药,便想着要不要往山的深处走走看,兴许就能和金大爷您一样能找到值钱草药发家致富,可是我没想到,当我进入山林深处时,却看到很多我未曾看到过的虫软,四周草丛茂密,我心里害怕归害怕,但是一想到这千年人参和百年灵芝不会生长在普通地方,金大爷肯定是在这里面找到的,于是我就不管不顾拿着镰刀扒开草丛找值钱草药,可是没等我走几步,腿上就开始隐隐作痒,我没当回事,又往前走,可是作痒感觉不退反增,我于是卷起裤管瞧了瞧,发现腿上起了些小小的红色疙瘩,心想定是对这里皮肤过敏,心想这皮肤病要乘早治,否则耽搁了要治疗好久,于是便下了山。到了家拿起家里草药,再次卷起裤管作势要往上敷,却惊讶发现小腿部小小的红色疙瘩已经变大了,比先前大了一倍。我还是把草药敷了上去,但是我从没见过如此可怖的疙瘩,于是强忍抓痒的感觉,找了刘大夫看,刘大夫看后说这是很罕见的皮肤病,这个可能跟山里虫软有关,那些虫软有毒,如今要想治愈这个病,需要花费不少钱,已我家的家境是万万治不起的,这个病还要得去城里去治,他手里没药。”

  李小鹏说完眼巴巴渴求着看向阿金,一旁的中年妇女一边抹泪一边开始求道:“金大爷,我们这次是走投无路了才找上您,不然我们也是万万不想麻烦您的,求您帮帮忙好吗?我李桂花来世做牛做马都会报答您的。”说完中年妇女便磕起头来。李小鹏也开始磕起头来。

  阿金慌了,他还没过滤掉这个消息,这两人便开始如此这般,他倍感压力好大,他一时不该如何是好,只是忙上前去扶二人:“李大婶,李小鹏你们别磕头了,我受不起。”

  二人一听“受不起”难道是不愿意帮忙,于是又开始祈求起来。

  “金大爷,求您了,我们不求您全全帮助,只求您作为村里目前最有钱的小地主施舍点救命钱,另外看在鹏儿也是学习着您做事,心里把您当师傅一样,您就可怜可怜他帮帮他成吗?”

  “金大爷求您救救我,我还年轻还没娶媳妇,我李家还没有个后呢?我这要是一走,留我娘可怎么过啊!”

  李大婶泪眼婆娑看着自己儿子说道:“鹏儿你若有个好歹,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你爹去世的早,我一妇道人家过的实在很艰辛,要不是有你在身边,我早想随你父亲一起去了。”

  “娘,孩儿不孝,没能力养活您,还让你跟着受苦,孩儿不孝。”李小鹏此时也是泪如泉涌,两母子痛苦抱坐一团。

  阿金看着面前两人,仔细过滤了事情经过,他不知如何对这二人说是好,两年前他采到千年人参和百年灵芝压根不是在深山深处,他一直在深山附近寻找草药。能在深山外边采到千年人参和百年灵芝其实至今他都无法相信,感觉就像在做梦。他事后也压根没跟乡里人说是如何采到草药的,如果他如实说肯定是没人信的。没想到后者学他发家致富,居然都进深山了。今天如果自己帮了他,那么还会不会有不知情也去深山采药的人遇到麻烦又找上自己,毕竟自己的案例是想去采药人的信念和发家致富的希望。

  李大叔看出了阿金的犹豫,没多想,只帮着劝道:“金大爷,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您多少帮点吧!他们母子实在不易。”

  阿金无奈叹了口气,问这位意识还算理智的李大叔:“村里像李小鹏这样采药的人多吗?”

  李大叔会议,忙思忖了会,道:“村里采药人其实金大爷心里有数,并不是您开头去采药的,您只是运气好有本事采到发家致富的名贵草药而已。村里现在虽然随着您的事迹采药人多了些,但是这深山也不是人人都会毫不犹豫进去的,也不是人人相信采草药不是靠运气的。”

  阿金心想不愧是李大婶母子找来的说客,这心思玲珑中透着谨慎,句句在理,他阿金是采药人中运气最好最有能力的一个人,如今采药的人也不是人人相信都有他这般好运气。说的多好,他要是眼下不帮这母子,是不是他会说他见死不救,自私自利小人一个?其实他没想过不帮忙,只是他要从事情中分辨出缘由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