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第二十八章 有情况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汤锦艳 2047 2017-09-25 22:25:01

  “林先生马上就要上台说书了,这会还不见李大人来,他不会是不来了吧!”萧倩儿从刚到茶馆,就好奇张望李正宇啥时候来,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如此在意他的存在,只是心里这样好奇便随心留意了。

  楚翊笑说:“李大人平时不来茶馆听书的,昨儿个兴许是凑热闹来。另外目前李大人公务也挺繁忙的。”

  “这样啊!不过好像是这么回事,以往我来此听书可没见过他,他那模样那么显眼,想让人不注意到恐怕也引起骚动过。”

  楚翊哑然失笑:“李大人确实好容貌,不过贤弟以往来此听书没看到李大人很正常,因为李大人一家也是最近几个月才搬进京城的。”

  萧倩儿不可置信看着楚翊,问道:“他刚搬进京城的?不会吧!那他以前住那的?为何这会进京。”

  一旁徐易之脸色有点僵硬,他有点不喜欢萧倩儿太关注那个李大人。这几次见面下来,他作为旁观者可是看到这李大人很在意萧倩儿,看她的眼神比看自己和楚翊要柔和些。他总觉得这李大人待萧倩儿不一般。

  “贤弟,自古官员很少一个地方担任执政的,贤弟还是不要问这些随时能变动的消息,还是多珍惜当下。”

  “额……大哥说的是,但是我就是好奇,好奇而已,这生活没点娱乐八卦多无聊啊!”萧倩儿有点不习惯徐易之这种太过刻板的说话语气,不过她还是不死心转头示意楚翊帮腔。

  楚翊居然还就帮她这个呛了,他耐心的说道:“李大人原先和家人住在洛阳,李大人其实这次到北京,也是第一次离开家乡,以往他都是在家苦读学习,他父亲到是在其他地方担任过一两年的临时刺史,但是到没有搬过家;这次搬家,是圣上旨意,主要是比较看好他父亲和他的能力和学识。”

  萧倩儿了然一笑:“哦!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萧倩儿忽的想到一个问题,忽闪着亮晶晶大眼想追问楚翊时,林先生不知何时已经上台,只听木板“啪“的一声,林先生开口道:“上回书,说到这梅丽在一个电闪雷鸣的雨夜,肚子疼的晕厥过去,下体的鲜血染红了大片床单。这把阿金可是吓呆住了。就在这时阿喜冒雨前来敲门,阿金迎了阿喜进门,这阿喜看到床上晕倒的梅丽,便吩咐阿金赶快去请村里的刘大夫快来救人。刘大夫这就到了阿金家,帮梅丽看了病,告诉阿金和阿喜,这梅丽既然先前身体没有啥预兆,这会子突然流产,恐怕就是因为情绪不稳而导致流产的,并且让其好生照顾梅丽,身体调理好了在怀孩子顺其自然,不要有那么大的心里包袱。这梅丽事情刚过,这又有事情发生了,什么事呢?阿喜做好午饭,发现厨房没柴火了便去库房拾,可是却惊讶发现这库房屋顶被雷劈了个洞,洞口处直对摆放着粮食的麻袋,因为昨晚下大雨,从洞口里罐进来的水浸泡了这麻袋里的粮食,仔细一看没几袋是没被打湿的了;阿喜忙叫来还在守着梅丽的阿金,一起到库房清点了下可以用的粮食,这满打满算也就够吃到明年开春。阿金一下子接连面临这样的倒霉事,顿时想起前几天家里安排唱戏时来的那个说他家最近有大喜大凶的人,一想到那算命先生,阿金心里就悔,都怪自己不信,这下好了,要是自己当时相信留住先生,兴许先生能指点迷津,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阿金一边照顾梅丽,一边四处打听着算命先生的下落,可是大家都说没看到过这位先生。梅丽的身子一天天好转,看着阿金每天细心照料,她开始释怀,原以为阿金是个凉薄的人,在知道阿金那日在她醒来前是在忙着清理粮食,那会她其实心里还是觉得他有些凉薄,到底在他眼里粮食比自己命重要。可是渐渐的她看到阿金对她的呵护,她才明白自己错怪了阿金。

  这一日,屋外隐隐传来嘈杂声,渐渐的声音越来越近,像是进了门,在大院吵着。

  “哎呦喂!我说金大爷啊!您就救救我吧!我没那命,求您好心救救我吧!“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痛苦哀求着。紧接着一个中年妇人也哀求着:“金大爷啊!你救救我儿吧!我儿命苦,家里实在帮不了他了。”

  “金大爷,您在家吗?在家您快出来,救救咱们村李大娘母子吧!”一中年男子声音求道。

  阿金本姓黄,但是每回有人嘲笑着叫他黄金,他都很不高兴,无奈是父母给取的,希望他俗里有钱花。后来村里人见他父母离世,同情他的同时,也就不嘲笑他了,也开始唤他阿金了,一来二去,很多人有时不记得他的姓,有些小辈们就叫他金大哥了;如今成了村里小地主,有管他叫黄大爷的,不过大部分叫他一声金大爷。和阿喜不同,村里本就很多人叫阿牛啊、阿美啊,啥的,所以阿喜的名没啥来头。阿金一直在屋里陪着梅丽,农村房子再大,但是不像大户人家,好几个四合院,门外一句话还要派人进去里屋通传才知道。阿金虽然盖了大房,也只是三个房子紧挨着,靠近大门院落的是客厅,客厅右手旁分别是阿喜和梅丽的里屋,再旁边还有一个小厨房和库房。这院落里的声音,他在里屋打那个年轻男子开口他就已经听到了,正心里暗自琢磨到底这人是谁啊?听到后面两人声音,他还是从声音里没分辨出是谁,但是听着这些动静,想必有很重要的事才如此这般找上自己,于是他跨步走出了里屋,闻声来到大院。

  院落里瘫坐在地上的中年妇人和那位年轻男子沉浸在悲伤的情绪里,嘴里还不停地求他救命。没察觉到阿金从旁边、旁边的里屋出来。可是理智中的中年男子发现了阿金的到来,于是忙上前抱拳道:“金大爷,今天我们来是有事求您帮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