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第二十七章 说服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汤锦艳 2078 2017-09-24 21:02:25

  小雪错愕出声:“小姐。”

  “嗯,我在呢?”萧倩儿调皮冲小雪吐了吐舌头,死丫头,不惊吓。

  小雪又知被小姐戏弄了,生气的抿了抿嘴,随即释然。小姐一般除了生气或者心情好时才会戏弄人,这都是小姐的爱好;看小姐这春风得意的模样,想必今天又过的很愉快。

  “小姐,您可真调皮,下次可不能这样了,民妇下次可保不准惊不惊吓。”吴春梅任拍着心口,她可算领会了小雪口中这萧小姐的调皮了。

  萧倩儿友好的对两人点了点头。然后走到桌边拿起茶壶往旁边杯中倒了水,拿起来喝过,转身对着吴春梅说:“吴大姐,我有一事,还想请你帮忙。”

  “什么事啊?”吴春梅眼神微闪,这小姐又来哪一出啊?

  小雪也是茫然。

  萧倩儿歪着脑袋,心想要如何说呢?她们会不会被吓到?会不会百般阻止?

  她略微一迟疑,便说:“是这样的,我朋友邀请我去最近南街新开的酒楼那处湖畔里游船上吃蟹赏月,我呢?你们也知道这出门在外谁没个朋友啊!我这都在外混了好几年了,可是一次也没答应过同朋友聚聚过。“她边说边看着两人表情,见两个人都不可置信外加恐慌的模样,她顿了顿又接着说:“那个你们放心,我的这些朋友,我都是有交情的,另外我多走动走动兴许能想到一些法子来躲避目前的选妃。”

  萧倩儿话音刚落,这“选妃”二字更是刺激了两人情绪。两人刚开始还是惊恐,这她一提到“选妃“简直就是让两人彻底清醒,太子妃的候选人大晚上不在家,在外面风花雪月,这怎能行,被人知道了,这就不得了了。

  两人着急的脸部都变形了,率先开口的是小雪:“小姐,您别胡闹了,明天您还是回了您朋友吧!这事使不得啊!您白天出门,街上人多,光天化日之下,又是天子脚下,没有危险。可是您这大晚上的,聚会,黑暗里啥事都可能发生的,您身边又没个随从小斯的,一个人多危险,多不安全啊!要是被人发现小姐身份那可怎办啊!”

  吴春梅这会也忙点头,劝说:“是啊!小雪说的在理,小姐还是不要冒这个险了,要是东窗事发,对小姐而言不值当。”

  萧倩儿瞪着小雪,这小雪真是太不理解她了,感情她就不能有点自己的爱好了,额……不过多点自己爱好罢了,反正这出逃了就是出逃了,白天在天子脚下,晚上就不在天子脚下了?大晚上有危险,那晚上出去的人,都有危险,那商家晚上还开啥店,营啥业啊!

  萧倩儿深呼一口气,平了平情绪,脑海里左思右想起来,她要想成功出逃去赴约,不说服面前两个人不行。

  小雪见自家小姐安静下来,忙伸出手拉住她的手,柔声道:“小姐,小雪理解小姐,但是凡事都没有个完美的,小姐能出逃,但是也要顾及一些再行事为好,扩大风险,这有可能更早面临结束。“

  萧倩儿扒开小雪的手,气呼呼道:“小雪你是最近又多吃饭了,上次我让你少吃一碗,可是我事后给你道歉了,你又开始多吃了,怎么如今吃多了不仅嘴更伶俐了,这心思越多了,想给你家小姐我洗脑?”

  “不是的小姐,奴婢句句都是为您着想啊!”小雪委屈看着萧倩儿,明明自己是越来越聪明了,哪里是心思越来越多了,像是多长了歪心似的,她才没有呢。

  萧倩儿眼神一凛,温和说道:“小雪其实这些你说的是在理,你反驳你担忧我理解,我作为当事人答应去赴约时,我也是心里做了番斗争的;但是啊!目前咱们是什么处境,我如今不只是出逃这么简单,我刚也说了我同意也是抱着多出去走走,兴许能找到法子躲过这次选妃;我现在是迫在眉睫,我不尽快想到办法,我又如何能躲过呢?我不甘心,我不想进宫。”

  萧倩儿这番肺腑之言,小雪顿时红了眼眶,她知道小姐不易,她也不想小姐不高兴。一旁的吴春梅也是颇有感慨,她羡慕同是女人,出生却很好的小姐,但是她如今看到的却是不同立场不同心境人的苦楚,她即使被家人捧在手心倍加呵护,也不敢直接违抗天家的命令。

  “小姐,多与外在接触,找方法,就不能每天白天找方法吗?可以让大姐白天早上就来啊!”小雪开始妥协了。

  萧倩儿摇了摇头:“太过刻意反而是画地为牢,局面小,思想也跟着有局限,不如顺其自然,逆来顺受。”

  吴春梅此时已经有点倒戈,想帮助萧倩儿了,听了萧倩儿此话,认可的说道:“不错,小姐说的对,这机会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但是这机遇和缘分可不是随时随地都会出现的。”

  小雪也似理解了似的,不再出言阻止。

  李府,李正宇忙完诗会回到家已经是晚上了,吃了饭,到了书房。宋阅随后也进了书房,他可是谨遵公子今天出门前的命令,一有消息速来禀报。

  “公子,刚刚具下面人来报,这个萧公子听完书进了客栈,然后一直没出来,出来的还是昨天那个妇人,下面人一路跟踪妇人到了萧妇,然后在萧府外蹲着守候,就在刚刚那妇人出了府直奔西街的家里。具了解这个妇人是萧府萧小姐贴身丫鬟的亲姐姐,半年前和丈夫孩子到了京城谋生,丈夫给人杀猪,她在家偶尔帮人做点打杂零活,顺带照顾已经在书院上学的孩子。前天她到萧府求萧小姐给个短工做,萧小姐让她做了厨房短工,主要帮忙洗碗和摘菜;这活计主要中午和下午来府里做活就可。”

  “那没见到萧公子出来,可否进房看看?”

  宋阅摇头:“进去了,但是屋子里不见半个人影。这个萧秦,我在萧府查过,以前倒是有这么一个人在府干过活,但是目前府里没有此人。另外徐公子没有派人调查。”

  李正宇已经被这查出来的线索给弄糊涂了。这萧秦到底是何方神圣?他该如何去了解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