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第二十五章 美姿仪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汤锦艳 2072 2017-09-22 22:51:35

  一晚上的惊吓与忙碌,阿金和阿喜已经是累的虚脱。

  晌午时分,梅丽悠悠醒转,发现天已大亮,看着蓝色的床帐顶,虚弱的意识到自己是度过了昨晚,目前正躺在床上。下腹处隐隐传来微微的疼痛,没有了昨晚一阵阵针扎似的疼痛。

  梅丽想要起身,却发现手脚无力。她担忧着把手放在下腹,下腹却是平的,不是隆起的,一下子她已是悲伤的泪流满面。她昨晚就知道这孩子是保不住了,不是吗?如今却在侥幸什么?

  她哭了一会,察觉屋子里静悄悄的,心里顿时冰凉一片。她如今生着病,阿喜姐姐不照顾她,她可以理解,可是这自打她进门把她捧在手心里的丈夫阿金却是没守护着她?是啊!昨天她那般痛苦,他不只是呆呆的看着她吗?是她错了,当初就不该进门,还是做这样凉薄男人的妾。梅丽是越想越后悔,越想越替自己不值,越想越难过,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大颗大颗往下流淌,浸湿了红色的绣花枕头。

  而阿金和阿喜此时正在仓库房里,清点着还完好的粮食。因为昨晚的大雨路面泥泞不好走,雇的邻村做饭大姐离家里不近,迟迟没来家里做饭洗衣。索性阿喜便自己做起了饭,做好饭后,发现厨房柴火不够了,便去仓库里拾。

  进了仓库,她惊讶的发现,仓库屋顶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一块大洞,外面的光亮倾斜而下,照耀着被雨水打湿的麻袋上,好多麻袋已经是湿哒哒一片。这好像就是被昨晚雷劈过的一样。阿喜被眼前景象吓坏了,这库房里摆着的多袋粮食可是为了过冬和明天上半年的粮食啊!这天公不作美,打雷下雨,居然劈到了自家库房里,正好劈到摆放好的麻袋这边。眼看着多袋粮食,只剩几袋是干燥的了,这可如何是好啊!

  阿喜忙出门,到了梅丽房里,看着心疼的握着梅丽小手的阿金,阿喜心里不由一酸。想当初她有次感冒很严重,阿金也是这样握着自己手陪伴着自己。可是如今已经是物事人非,躺在床上生病的不是自己,躺着的梅丽也不是感冒这样简单。

  阿喜不忍打扰阿金,但是粮食要紧,于是上前焦急的跟阿金说了此事,寻求帮助。

  阿金听了阿喜的陈述脸色一变,松开握着梅丽的手,便和阿喜到了一片狼藉的仓库里。

  阿金和阿喜两人忙着清点着完好的粮食,这粮食主要是大米,和玉米粒。两人顾不得去吃饭,忙活了好半会才清点完,已经是下午时分,粮食已经是没有多少可以吃的了,把可晒的拿出去晒,满打满算也就够吃到明年开春。

  忙完一切,阿金长呼一口气,但随即后怕了!这梅丽刚出完事紧接着仓库就出事了。猛然之间他想起了,前几天家里安排唱戏时来了位算命先生,他离开时就说自己家有大喜大灾,还说过几天也就是这几天有事发生,难道这算命先生早有预料,自己竟然无知的不以为意;如果自己当初留下算命先生听听他几句劝告和提醒,会不会就不是今天这幅光景了?

  林先生再次拿起木板往讲台上“啪”的一声,说道:“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谢谢各位捧场。”

  台下众人意犹未尽,纷纷开始离场。

  萧倩儿旁观离场的人群,打算等人群离开的差不多,她再起身离开。可是前面那个坐着的是谁?一袭白衣似雪,美得不可方物的男子脸上露着浅笑,他一手慵懒地放在膝上,一手随意放在桌子上。那优雅的坐姿,简直就像一副画。在人群中是那样显眼,那样的不拘一格,就像仙子坠落凡间。萧倩儿此时已经是看呆了。

  “贤弟,好眼力,前面那位公子,正是有美姿仪之称的李大人。”

  萧倩儿回过神,转头看是那位大哥开的口,却对上一副似笑非笑的脸,可不正是她刚认的楚大哥楚翊吗?

  “你认识他?他有美姿仪之称?”萧倩儿诧异。

  楚翊点了点头说:“认识;李大人,不管是干嘛?都是举止大方,优雅的很,所以被大家誉称‘美姿仪’。”

  “哦!原来如此。”萧倩儿恍然,其实她自己也挺认可大家给李正宇贴的这个标签,世上有这样一种美男,简直就是上天的作品啊!

  “萧公子,徐公子,楚公子,今天你们三一起来听书啊?”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萧倩儿旁边响起。

  萧倩儿侧过头,果然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徐易之和楚翊两人忙起身拱手道:“李大人。”

  “是的,徐某其实一直在此听书。”

  “嗯,楚某也是听闻林先生又讲有趣的书,便来听了。”

  两人纷纷道出来由。

  萧倩儿看着他们,这才醒悟,也忙起身对李正宇拱手道:“萧某也是一直在此听书,这几日均在此听。”

  李正宇微微一笑,对三人说:“各位不用太客气了,我今天过来就是跟大家打个招呼。”

  楚翊笑说:“大人雅兴,不过这听书确实是一种享受。”

  李正宇却是看了眼萧倩儿便说:“不知一直来听书的萧公子,是如何看待这听书的。”他想知道这丫头在想什么,所以就想了解她。

  萧倩儿看了眼四下已经散去的人,又侧头看了看徐易之说:“我和这些来听书人的心思一样,其实我除了来消遣,便是和我徐大哥一样是个痴迷故事的人。”

  “徐大哥“听在李正宇耳里就是非常不自在,非常不喜。

  “徐公子,百忙之中也能保有一份享受的雅兴,当真是个痴心人。“李正宇对徐易之赞许道。

  徐易之淡淡一笑,回道:“李大人,让您见笑了。”

  李正宇忙摆手说:“不不不,徐公子这是雅兴,雅兴岂能是笑话。”

  徐易之微微一笑,点头:“是。”

  萧倩儿纳闷,明明自己也说了自己一直在听书,怎不见他赞许自己呢?

  李正宇像是看出了她的心思,对她说道:“萧公子虽一直来听书,但是具刚刚公子所说,近日均在此听书,恐怕公子不是每天到场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