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第二十四章 再次听书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汤锦艳 2061 2017-09-21 20:23:27

  一日傍晚,突然变天,渐渐昏黑,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

  阿金给梅丽洗好了脚,两人便上炕歇息,两人躺在炕上聊了会天,阿金抱着梅丽就沉沉睡去了。

  就在半夜三更时,天边乌云滚滚,狂风大作。天空中一道道电光划过,“咔嚓”、“喀嚓”一个又一个大炸雷,好像炸开了天河,瓢泼大雨下了起来,豆大的雨点像断了线的珍珠疯狂地扑向大地……

  大风和大雨互相击打着门窗,“啪嗒”、“啪嗒”在寂静的晚上,伴随着雷声像是有人在撞击门窗一样。一下紧接着一下,声音越来越大。

  可就在这时,屋里的梅丽额头、脸颊惊恐的渗出了一粒粒细汗。

  “嗯……嗯……啊……”断断续续的呻吟从梅丽口中发出。

  阿金不知所云的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定睛一看身旁的梅丽,只见梅丽双手附着微微隆起的小腹,眉头紧锁。额头和脸颊都布上了些许汗水。

  “嗯……嗯……相……公……嗯……救救……我。”

  梅丽吃力地小声呢喃。

  阿金此时已经是,惊恐万分,焦灼万分。他心疼地伸出手打算去抱痛苦的梅丽,可是看着她这痛苦的模样,无措的不知从何下手,生怕碰到哪里都弄疼她,不能帮忙缓解疼痛。

  “梅丽,你告诉我,你哪里不舒服啊?”阿金恐惧的已经头脑一片空白,那最害怕的担忧,他不敢面对也不敢问出口。

  梅丽此时已经疼的双手并拢,双腿屈膝,背部弯曲,整个人蜷缩成一团。

  “梅丽,梅丽,到底怎么了?到底怎么了?”阿金慌张的询问,看着面前的梅丽,心里的恐惧和担忧更甚了。

  梅丽无力的抬起头看了眼阿金,她的脸已经失去血色苍白如纸,她颤抖着蠕动同样苍白的嘴唇道:“孩子,孩子,可……可……能……保不住了。”

  阿金被梅丽这句他不敢面对的现实,已经是惊愕的呆住了。

  此时,梅丽蜷缩着的身体,下体已经开始一股股的流淌出鲜红鲜红的血液,慢慢的,床单已经是被浸染成一片红。不多会,梅丽已疲惫无力的晕厥了过去。只留还沉浸在惊愕中的阿金傻傻的任呆楞着。

  不一会,屋外传来敲门声和阿喜的声音。

  “相公,小丽,你们在不。”

  阿金被这突如其来的阿喜,给弄回了神,面对阿喜的问话,他也懒得理会和深究阿喜为何此时出现了。他焦急的看着已经晕厥的梅丽,害怕的上前握着梅丽身体摇晃了下,梅丽安安静静没有反应;他又接着伸出大拇指,直接按梅丽人中,任他如何使力,如何掐,梅丽始终没反应。

  “相公,小丽,你们还好吧?”屋外的阿喜任在敲门任在不死心的问。

  阿金这会像是听到天籁之音一样,眼里溢出欣喜,他起身下炕准备去开门,嘴里也不忘欣喜的回应:“阿喜,我们在呢!”

  门“吱呀”一声开了,阿喜湿漉漉的出现在阿金面前,阿金诧异但不想立刻问。阿喜焦灼的看着面前一身中衣中裤的阿金,脸上顿时有点不自在和酸楚。不过一刹那她便探头去看屋子里的梅丽。

  阿金忙迎阿喜进房,此时见阿喜进房了,担忧便提上了心,忙对在自己前面的阿喜说:“你快看看,梅丽怎么了,刚刚她疼的不行不行的,她说孩子保不住了,她下体流了好多血。”

  在前面的阿喜身子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她缓缓转过头,不可置信问愁眉苦脸的阿金:“相公,你说什么?”

  阿金只得痛苦的重复道:“她说孩子保不住了,她下体还流了好多血。”

  阿喜慌忙走到室内床边,看着床上晕厥的梅丽和床单上的血,脑子也是一片空白,呆楞片刻,她才喃喃道:“我说我怎么大晚上心神不宁,果真出事了。”

  阿金错愕看着湿漉漉的阿喜,疑惑问:“你大晚上冒雨来,是因为这个。”

  阿喜转过头,对阿金郑重点了点头,随即吩咐道:“看小丽这样,你还是先披上斗篷去请村里刘大夫过来帮忙看看,不用担心,我在这守着小丽,人命关天,快去快回。”

  阿金于是披上斗篷出去请刘大夫了。雨还是哗啦哗啦的下着,丝毫没有停止的预兆。阿金一步一脚印踩在松软的泥土里,迈着沉重的步伐,到了刘大夫家,跟刘大夫说明了此事,刘大夫背上药箱慌忙随阿金到了家帮梅丽看病。

  刘大夫诊完脉,吩咐阿喜给梅丽清洗伤口。一切都处理完了。刘大夫对着屋里的阿金和梅丽是长叹一口气,说道:“梅丽这孩子身子虚弱,孩子是没保住,这身体日后还需多将养,日后啊多给她补补身子,我马上给她开几副方子,记得按时顿给她喝,她这个样子恐怕要几个时辰才会醒。”

  “刘大夫,梅丽为何会流产啊?这些天她都很好啊,昨晚我和她上床歇息聊天时她也是挺好的啊?怎么着凌晨就流产了呢?”阿金实在不解。

  “这女子怀孕流产的迹象有很多,有吃了不该吃的东西导致流产的,但是具你刚才说,恐怕梅丽不是吃了不该吃的。而且这流产之前没有任何预兆恐怕这事是突发,我刚给她诊脉时,只发现她情绪不稳,优思过重。恐怕这孩子就是情绪导致流产的。“

  “突发?情绪导致?“阿金困惑,好好的人怎么情绪化了?难道自己平时对她不好吗?还是自己对她不好,她没好意思指出来不成。

  刘大夫看着阿金,又转头看了看阿喜,捋了捋胡须,说道:“阿金啊!你今年不小了,村里像你这样大的小伙子,孩子都打酱油了,你父母只生了你一个,我想这梅丽是着急想生个男孩,于是你们对她好,她心里就越发想生男孩,唉!让她好好养好身子,日后啊!让她放宽心,这生儿生女自有天命。“

  阿金郑重点了点头:“好的,刘大夫,今天谢谢您了。“

  刘大夫开完方子,背上药箱,披上斗篷就出去了,阿金尾随其后送这个刘大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