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第二十三章 楚翊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汤锦艳 1990 2017-09-20 22:50:31

  萧倩儿顶着吴春梅的模样,是趾高气扬,大摇大摆的出了府。丝毫不担心自己引人注目,因为她得意自己的化妆技术。

  “你瞧,她就是府里小姐贴身丫鬟小雪的姐姐,托小姐找了个厨房短工的活计,看这样子恐怕就是来享福拿工钱的,哪像干活干累的样子。”

  “你羡慕啊!有本事你也走关系啊!”

  “我是没那关系,有我还同你一样天天在这没完没了到处扫地。”

  “没有关系,那就认命吧!”

  两个在院子里拿着扫把扫地的婆子窃窃私语。

  “娱乐茶馆”里的人还和昨天的一样多,萧倩儿幸福的露出了微笑,有好书听,如今又有知音徐大哥作陪,这日子真有过头。

  她慢慢扒开人群,看着满堂已入座的人群,,定睛往讲台前桌瞧了瞧,咦?怎么没见到一个俊秀男子独自坐一桌?她慢慢往前走,抬起手擦了擦眼睛,这才发现,哦!原来徐大哥还是坐原先那个桌位,只是今天不是他一个人而已,旁边还有一个男子。

  她慢慢靠近徐易之这桌,不等她开口打招呼,就被眼尖的徐易之发现。

  “贤弟,今天和昨天你都来晚了些啊!”徐易之温和着示意萧倩儿入座。

  “大哥真仔细,小弟我这两天确实没太记着时辰早些来,所以才会面临拥挤啊!”萧倩儿摇头笑说。

  她入坐后,客气的向徐易之旁边坐着的一位男子礼貌点了点头。只见那男子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心想这人光看外表都如此的有涵养,肯定是那个书香门第之子。

  徐易之见状忙客气的对两位互相介绍起来:“贤弟,这是我的朋友,楚翊;楚翊如今是举人,目前在家读书,明年要参加科考。”

  “楚翊,这位是我听书的之友,也是我刚认的贤弟;名叫萧秦,在萧府任职做短工。”

  楚翊微笑起身对萧倩儿礼貌拱手道:“萧公子,楚某这厢有礼了。”

  萧倩儿也忙起身回礼:“楚公子,萧某这厢有礼了。”

  “早就听闻,易之在茶馆结识了一位容貌出众的贤弟,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啦!”楚翊欣赏的看着萧倩儿妖艳的容貌,这容貌别说京城了,恐怕这世界上有妖艳容貌还出众的人恐怕不多了,面前这位当真独特。

  萧倩儿扯了扯嘴角,她也不想以这幅模样出来混,还不是她化妆扮演的类型多了,不得不剑走偏锋,独特出行。

  “楚公子,过奖了。能认识楚公子这样年纪轻轻就已是举人的才子,是萧某的荣幸,楚公子又是如此容貌,当真才貌双全。”

  “哈哈……”楚翊爽朗笑起来。随即收敛起笑容,诚恳的看着萧倩儿说道:“不知道萧公子可否认我做大哥呢?我同你徐大哥一般大,我也挺想有萧公子这样一个妙人贤弟。“楚翊说她妙,主要还是她这容貌特别,外加上说话神情很有趣,不太刚强也不太柔弱,就是软软中带着些许尖利和灵气。他要是知道她是一个有脾气有个性的女子,恐怕就不觉得特别以及有趣了。

  “楚公子,如此抬爱萧某,萧某真是受宠若惊。既然楚公子与我徐大哥交好,那么咱们自然是一家人,萧某理应叫楚大哥一声大哥的。”萧倩儿表面和气回话,心里面却是有点别扭,毕竟让这楚翊误会了,自己化如此妆容,自己却根本不是这模样。

  “哈哈……”楚翊再次爽朗笑起,转头看着默默看着这一切的徐易之,笑说:“瞧瞧,你这贤弟就是好,一心为你好,我和你交好。他就理应唤我一声大哥;我这要是和你不交好,我是不是得罪你的同时又得罪他了?”

  萧倩儿哑然,这叫她如何答呢?诚实说吧!毕竟刚认识对方,太诚实的话恐怕会伤人。不是她背叛了自己想结交朋友的心思,而是她觉得结交朋友要分清立场,这在同刚结识的大哥面前又随便接受一个大哥,这显得不太重视,也让徐大哥觉得他不过是自己随意结交朋友中的一员。人家徐大哥近日来对她的关照可是十分上心热心的啊!所以,她想了想,想出了一个折中的话。

  “楚公子,真有心了,咱们有缘在一起自然是一家人,一家人里如果有矛盾啥的,这都需要一家人互相理解以及找出解决方法,这才能永远做一家人。”

  楚翊眉梢一挑,温和盯着萧倩儿看了看,转头又看了看还是默默看着这一切的徐易之,嘴角微微上扬,对着萧倩儿说:“贤弟,此话在理。”

  萧倩儿会心一笑,算是回应。

  不一会,林先生伴随着台下众人欢呼走向了讲台。随着木板“啪“的一声,林先生缓缓道:“上回书,我说到这阿金娶了个美娇娘回家,每天下午从田地里回家,这吃饭总不见妻子阿喜出现,梅丽告诉他阿喜身体不适另外还在忙刺绣,阿金前去探望,看到阿喜憔悴模样和持家的想法,是顿时更爱阿喜几分。可是没几天他又和梅丽你侬我侬时,下午回家吃饭就又没见到阿喜,阿金觉得阿喜在故意引起他的注意,觉得阿喜有心机不可爱,于是就不管不顾继续和梅丽你侬我侬。不多久秋收丰富,挣了钱。阿金带着阿喜和梅丽到城里置办了新衣,又买了新首饰。可是这一年好似就是阿金走运年,刚娶回家不久的梅丽怀孕了,阿金非常高兴,事事顺从梅丽,梅丽要看戏,请了村里戏班子,可是就是这戏唱到最后一天第五天时,来了个衣衫褴褛的算命先生,算命先生说他有大喜大灾,说他家中最近几天有事情发生,那么到底算命先生是不是阿金认为的骗子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