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第二十二章 护手油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汤锦艳 2208 2017-09-19 22:38:50

  李正宇瞅了宋阅一眼,强压住自己不悦的情绪,看来这事情还是要自己妥善安排好,指示好才不至于如此麻烦。

  “你吩咐下去,从明天开始盯着那个妇人模样的人,调查她的来历,另外还有调查一下那个萧秦来历。”李正宇冷冷吩咐完,开始步入沉思。

  宋阅连忙回道:“回公子,我让下面人已经去查这个萧秦了,这京城里查这么一个人可能费的时间要很多,但是我想可能这个萧秦和萧府有关,于是我自作主张让人去萧府查了。”

  李正宇这会难得露出一丝微笑,自己让这宋阅安排下去调查,自己一直没说破,但是他却是心领神会,不得不说宋阅已经开始慢慢开窍,开始除了跟自己学读书,处事方面也长进了不少。

  “下面人盯着萧倩儿,可有发现什么?”李正宇想了想,还是要过问下。

  “回公子,萧倩儿一直在府里,没有任何异常。”

  李正宇开始困惑了,这萧秦到底什么来头,会不会是她萧倩儿乔装打扮成的然后也包括乔装打扮成这妇人,如此波折,如此有技术,有挑战力的法子,会是她的出逃方法吗?这一切都太匪夷所思,不落实根本不知道真相会是什么。

  突然,他像是想到什么,对面前的宋阅说:“刚刚你说那个大财主,我问的不是萧秦和他听书这事,我想知道这个徐易之有没有派人调查他跟踪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觉得很担忧这个问题,如果萧秦就是萧倩儿,那么这丫头可就麻烦了!就算不是她萧倩儿,这萧秦丫头出来这样和人结交朋友,而且还是异性,这也是挺危险的。

  “是,我会派人下去查。”

  第二天一早,萧倩儿早早醒来,便去给不用面壁思过的娘亲请了安,被娘亲亲昵的拉着寒暄了几句;又给二娘请了安,顺道跟二娘说了下,自己最近身体不太舒适,可能冬天到了,身体虚弱,受不得寒;这看书看累了都头疼,索性刺绣的事先不努力学了。二娘忙点头同意,也顺带关心的叮嘱她该如何保重身体的话。至于萧大人那,她是知道父亲经常公务繁忙,不想打扰,也就没过去请安,只是派人传了话说自己身体不大好,需要静养;如果还有什么有趣的书,尽早送来。

  回到自己房间里,萧倩儿倒头就睡,可算累死她了,自己这一大早的,为的就是让吴春梅扮演期间,好好的安心的,无人打扰情况下完成。

  小雪看了看累倒在床上,四仰八叉的自家小姐,心疼的摇了摇头,自己家小姐不容易啊!

  中午,吴春梅干完厨房里的活,兴冲冲的来到萧倩儿房里,萧倩儿看着她这模样,心里也是及高兴的,这扮演的事若是换做别人,可能对方还没有这样好的心态积极面对。

  “大姐,您来啦。“萧倩儿客气问候。

  吴春梅笑咪咪的点了点头,昨日个她拿着银子回去,可把丈夫乐坏了,丈夫直夸她有本事有福气,一个晚上她同丈夫仔细筹划了下将来,她和丈夫想到了一处,这扮演事情过后,还是要利用和萧小姐的人情面上为自己将来谋个好的活计,好在这京城好好生活。

  两人又互换了衣服,吴春梅坐到铜镜前,然后萧倩儿开始对着镜子看着吴春梅的面容,执手给自己画起妆来,画好后,又认真给吴春梅画好了妆。不一会功夫,镜子里的人就互换了脸,只是眼神里透露的神情没有变。

  “小姐,生的一双巧手,不仅手漂亮,这化妆技术也真是不得了。恐怕这世上没几个能比得上小姐的画工好。”吴春梅欣赏着自己如今这花容月貌的容颜,嘴角忍不住上扬微笑。

  萧倩儿微微一笑:“大姐过奖了,我最多也就是在这方面有天赋罢了,外头那些个雕刻师恐怕也能办到我这手艺,其实很多事,要个人用得上,上了心,才会去做,才会被人惊觉罢了。”

  吴春梅点了点头,忙说:“是这个理,不过啊咱们做女人的大姐我可没见过比小姐手艺还要好的。”

  萧倩儿下巴抬了抬,微笑示意吴春梅,指了指化妆盒里的胭脂水粉说:“可能是我这胭脂水粉比较好吧!这可是上等的胭脂水粉,其中有些还是我大哥在边疆打仗时发现那边人的胭脂水粉盛名,帮我特意带回来的。”

  吴春梅眼睛忽闪忽闪,诧异的用手附上脸颊,好家伙!这么贵重的胭脂水粉,居然有一天自己也用上了。

  小雪尴尬着看着自己大姐这没见识,乡下人的举止来,心里其实到底也不是个滋味。哪怕她从小长在萧府,也是记得家乡那穷苦模样的,别提什么女人化妆打扮了,就连平时个能做一件全新的衣服,还不是旧衣服改的衣服,就已经很不错,很惹村里其他同龄人羡慕好久了。她记得小时候母亲给她和姐姐同时做了新衣,村里同龄小朋友就羡慕不得了,哭着嚷着也要自家母亲给自己做新衣,结果衣服没得到,反而被父母一顿臭骂不懂事。

  萧倩儿看着吴春梅年轻修长的手,在白天透过窗子洒进来的光亮里显示着皮肤上长年累作的薄茧来。她忙从另外一个装着护肤品的匣子里取出一个白玉小瓶来,看了看,递到吴春梅面前,说:“大姐,这个给你平时用,对手上皮肤可管用了,也是我大哥从边疆带回来的,我手干燥时,用过几次效果挺好的。”

  吴春梅诧异又惊喜看着面前的白玉瓶,嗫嚅着说:“这是大人对小姐的好意,民妇岂好意思收下。”

  “哎呀,大姐你就拿着用吧!”萧倩儿说着把白玉瓶往吴春梅手里一塞,接着道:“这个啊!我可不止一瓶,这东西我也不是天天用,我又不干重活。其实平时个普通的护手油就可以了,这个在我这就是大材小用,我看给姐用比较合适不浪费。况且大姐现在扮演我,这手上有薄茧,会让有心人生疑。”

  “这,小姐都这样说了,民妇就收下了,民妇谢过小姐美意。”话毕,吴春梅感激对着萧倩儿又欠身扶了扶礼。

  “嗯,大姐以后甭跟我客气,都是自己人。”

  萧倩儿微笑客气说着,其实她送她这护手油,出于好心是一部分,其就是让她更好扮演自己;其实手上有薄茧不会有人太上心,因为平时丫鬟婆子们又不亲自伺候她洗漱和穿衣,这些都是贴身丫鬟小雪来服侍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