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第二十一章 苦恼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汤锦艳 2288 2017-09-18 18:31:06

  吴春梅谄媚一笑道:“小姐,您说的哪话,既然是合作,我辛苦麻烦都是应该的。”

  萧倩儿顿时一楞,这吴春梅顶着自己的脸展露着自己的本性,这表情似乎从没在她萧倩儿脸上出现过,如今看到,心里是既别扭,又觉得滑稽。父亲见她顽皮总说她没个大家小姐样,要是父亲见到这模样,恐怕都要拉过娘亲和二娘开会,议论是怎么把自己养成这模样的?会不会是被人调包了。

  “嗯,大姐说的是。以后大姐无事,睡觉也是最好逃避见外人的法子。如果不得已,或者大姐没睡觉时有人来找大姐,大姐冷淡面对,无需太过热络,否则暴露了姐的性格,会让对方怀疑,最后可能就是被发现。”

  萧倩儿委婉的指点着吴春梅,她可不想计划被人识破。

  吴春梅忙点头说:“是是是,小姐你放心,我一定扮演好你。”

  萧倩儿满意点了点头。然后两人互相换回来各自的衣服,又洗了脸,一切又回归如初。

  萧倩儿拿着本就在外兑好的银子,她拿过二十两来到正低着头整理着头发的吴春梅面前:“大姐,这是我给您的定金。”

  吴春梅定睛一看,吃了一惊,好家伙,这足足二十两银子,这可是她家两三年能挣到的,这萧府就是阔绰,萧家不出门的大小姐随手就是这么多,当真有钱有势。

  “小姐,您客气了,事情成了再给吧!”吴春梅客气推迟着,但是却没客套她给的定金多,她可不嫌银子多,她还有好多事要办,需要用到银子呢。

  萧倩儿微微一笑,忙把银子塞到她的手里,说:“大姐,您别客气,这些您拿着,您家里面现在有困难,这些正好可以立马帮到您,定金先给您,事后我会把剩下的银子都给您。”吴春梅的心思,她如今也能猜到些,岂能不知她的想法。

  吴春梅看了看默默看着这一切,脸上一丝波澜情绪都没有的小雪,心里更是安心收下这银子,看来这萧府确实财大气粗。她努力按耐着欣喜,,强装淡定道:“既然是小姐美意,民妇也就不多推迟了,民妇谢过小姐了。”说话,也不忘欠身扶礼。

  吴春梅离开后,小雪高兴的整理着萧倩儿的头发,边整理边不忘询问:“小姐这次出府可玩的开心,小姐这次出府走的是前门还是后门。”

  萧倩儿看着镜中笑咪咪的小雪,想起今天出去的事,不由也乐了。

  她喜滋滋的对小雪炫耀道:“今天还不错,我跟你说我从没如此理直气壮的出入过,我跟你说,你是没看到,所有人都不多看我一眼,拿我当空气一样,这感觉真好。”她以前乔装打扮,基本都是被抓回来,亦或者是自己扮成府里人模样被发现,或者要去应对下认识她乔装模样的朋友。扮成陌生人,基本上自己也是忐忐忑忑,战战兢兢的,回到房间,心里都害怕的扑通扑通。如今好了,她是顶着吴春梅短工名头出入,府里吴春梅谁也不认识,下人们也懒得和一个做不了多久的短工热络。

  小雪欢喜着询问萧倩儿的肯定,道:“是吗?那小姐岂不很自由。”

  萧倩儿下巴一抬,神气道:“那是当然,你家小姐我何时骗过你,我今天确实很自由,不过那也是你家小姐我聪明。”

  “是是是……我家小姐就是厉害,我一直相信没有什么困难难倒我家小姐的。”小雪看着自家小姐高兴,自己心里别提多美了。

  萧倩儿突然不高兴了,她苦恼的想了想说:“哪有什么困难我都能解的,再过几天宫里就有消息传来了,不知道我八字和太子合不合,会不会进宫。“

  小雪也跟着苦恼,但是自己又没啥好办法,只得劝慰道:“小姐,听说太子才貌双全,脾气又好,小姐你又是极好的,兴许太子就喜欢小姐这样,小姐进宫了哪怕自由少些,能得到太子宠爱也不错啊。”

  “宠爱?我可不敢拥有,自古这宫里的女人,好多都莫名其妙死掉;这太子以后是要当皇帝的,以后他的女人会更多,到时候恐怕是自由没有,宠爱更没有,每天就和几个嬷嬷、宫女大眼瞪小眼的过完这辈子。”

  萧倩儿垂头丧气说完,想着日后有可能的光景,就心灰意冷,这人生还咋过啊!自己难道就是这个命吗?她不甘心,不甘心!得想想办法度过这关才好。

  李府,李正宇正看着书桌上茶馆里那些文人呈上来的诗句。一张张瞧着,又一张张放到一边,如此循环,最后他简直有些不耐烦的摇了摇头,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口茶水。喝完,也不急着放下茶杯,抬头看向前面静静站立着的宋阅道:“宋阅,你说吧!”

  宋阅松了口气,公子总算是不忙公务,要问他了。

  “我今天派小厮跟踪那个萧秦,一路跟踪发现她到了一家客栈,结果让小厮不解的是,明明亲眼见她进了一间客房,可是不大功夫出来的却是一个少妇,小厮不解以为自己看花眼,也觉得可能客房里不只萧秦一个人,兴许这妇人早就在客房里了;于是他就一直等着萧秦出来,可是等到天快黑了,萧秦还没出来,小厮想着这都快天黑了,他都饿了,客房那位难道不饿不吃饭吗?想了想,于是他就冒昧着上前来到客房门外,敲了敲门,结果不管怎么敲,屋子里安安静静,也不见人来开门。于是他就下楼问掌柜,掌柜查了查客房,对他说这间房只是提供住白天一天的。”

  李正宇若有所思,捧起茶杯,递到唇边,又喝了几口。看着面前的宋阅问道:“有派人跟踪那个妇人吗?“

  宋阅摇了摇说:“没有。”

  李正宇美得不可方物的脸上浮上一丝氤氲,接着问:“那么你们可发现今天萧秦是从哪里出来的?“

  宋阅想了想如实说:“今天我们人只看到她是从客栈出来的,她先是去当铺当了两根金钗换取了四十两银子,接着去了锦绣坊买了些男款细软布料花了十五两银子,之后又抱着布料回了客栈,之后就是去茶馆同大财主徐易之听书,最后出茶馆,我是同公子你一块看到的,我回家问了小厮才知道事情缘由。”

  “那客栈是提供白天一天的,那就是萧秦是今天才去那客栈的,那有没有发现萧秦刚开始是从哪里出来,然后进客栈的?或者有没有发现那个妇人是什么时候进客栈的?”

  宋阅又摇了摇头说:“回公子,下面人没有发现过萧秦是如何进客栈的,只是发现她出了客栈后的事。至于那妇人,不是最后发现客房里出来的不是萧秦是她,他们也不会留意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