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第十九章 又遇美男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汤锦艳 2114 2017-09-16 22:24:40

  阿金看着梅丽没有生气,于是就放下心来在阿喜房里宿了两夜。第三天时他发现不对劲了,怎么他这到了阿喜房里入宿,这晚上从田地里回来都能见到阿喜在大厅和自己以及梅丽在一起吃饭了呢?梅丽好像没觉得奇怪,但是在他眼里就觉得不对劲,心里来回这么思量,难道这阿喜和梅丽两人争宠呢?阿喜见自己眼里只有梅丽便躲着自己,好让自己注意;但是这会梅丽被冷落几天,也没见梅丽生气啥的。这一想一比较,阿金看了看两位低头吃饭着的妻子,他是越看越觉得阿喜不好看了,梅丽越看越舒服了。人家梅丽新过门,虽然没阿喜持家有道,但是梅丽带给他很多快乐,哪怕他宠了她好几个月突然宠幸阿喜了,梅丽她也没生气或者发脾气,好像还替他高兴,有点他高兴她就跟着高兴的样子。

  当晚于是留在了梅丽房里,连续接着几天也是如此。但是如他所料,阿喜又称自己身体不适或者有女红要做,晚上吃饭都不出现了。阿金这次也就没在意。

  转眼,秋收已过。阿金家田地里的粮食卖的不错,不仅存了很多粮食过冬,而且还带着梅丽和阿喜进城做了几套新衣服,买了一些新首饰。

  这一年,好像就是阿金走运年,不仅年初娶了美娇娘梅丽,接着粮食丰收,紧接着,这梅丽已是怀孕两个多月。这阿金一得知,高兴的不得了,对这梅丽也更是宠爱。梅丽腿酸了,他帮忙揉,帮忙洗脚;梅丽想吃城里桂花糕,他就进城去买;梅丽突然想看戏,阿金也不顾及太多立马花钱雇了村里戏班子,在家门口足足唱了四五天。

  可就在这戏唱到第五天时,门前不仅是来往的乡村邻里看戏,居然还来了一个算命先生。

  这算命先生,手里握着一根棍子,棍子上方挂着一块黄色布条,布条上写着“算命测字“。瘦小的个子,半眯着眼,苍老的脸下留着一把长胡子,只见他时不时用手摸摸胡子,一副一切了然的样子。

  他来到这阿金家门口,也没驻足观赏台上的戏曲表演,而是径直走进了阿金家。

  阿金刚扶着看戏看累了的梅丽进房歇着了,出来就见到一算命先生,好奇的忙上前询问:“请问这位老先生,您可是有事找我啊?”

  算命先生半咪着的眼睛顿时睁开了,上下左右打量了下阿金,沉声说道:“老夫,经过此地,见这家风水不一般,便进来看看这家中主人,看来你就是这家里当家主人,你可知你现在有大喜和大灾啊!”

  阿金不信,这老头莫名其妙,不会是看着自己家条件在村里比较好,就装作算命先生来骗钱的吧?阿金上下打量了下这算命先生,衣衫褴褛,脚上的鞋都破了好几个洞,心里升起一丝同情,想来他如今生活还算可以,便好心的从怀里掏出一吊文钱递到他面前,说:“先生多虑了,先生我这有些文钱,您拿着,算我请您吃饭喝酒。”

  算命先生生气的不接阿金递来的文钱,吹胡子瞪眼道:“哼……你要是不信,我告诉你,你家过几天就有麻烦。”

  算命的说完转身就走。

  阿金看着离去的算命先生,心里那个晦气,好好的喜庆日子,被这算命的如此说,真是太招人膈应了。

  林先生拿起木板在讲台上“啪“的一声,说道:“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台下众人意犹未尽,纷纷准备离场。

  萧倩儿和徐易之也起身离场,两人沉默走出茶馆。萧倩儿突然看到人群中一抹熟悉的身形,那一袭白衣,美得不可方物的美男,不就是她前天看到的,而且抱过的美男吗?一想到自己平生以来除了抱自家大哥,抱大哥都没抱面前美男那样亲密,脸就烧起来,她真的很不好意思呢。

  徐易之感受到身边步子放缓的萧倩儿,转头一看,她居然垂着眼睑不好意思红着脸,不由好奇问:“贤弟,你这是怎么了?身体可有不适?”

  萧倩儿一怔,忙整理好情绪,抬头回道:“没事,没事,就是在茶馆里人多太闷了,没事没事。”

  徐易之想了想了然说:“也是,今天来的听众确实太多了。”

  两人边走边聊,丝毫没发现已被那美得不可方物男子注意到了。

  “公子,你看那不就是前天那变态男吗?”宋阅不悦的提醒自家公子。

  美男子憋了宋阅一眼,意思他不要伸张。没想到他这一直惦记着的人,居然这么快又让他遇到了。

  看着她和身旁气质出众的男子并肩走来,他心里有种说不出的苦涩,他自己也不知为何,但是看到两人快要走过来的身形,他还是忙客气的迎了过去,对着萧倩儿礼貌拱手道:“前日一别,居然又遇公子,公子幸会。”

  萧倩儿一楞,自己假装没见到这家伙,这家伙居然主动找上自己,见此状也不得不应:“公子幸会。”

  萧倩儿不多言,心里只想两人就打个招呼过去了事,其实结交一个朋友也没什么,只是她毕竟抱过他,这心里有点不自在,不自在的既没了心思欣赏他的美,也没了心思多与他来往。

  男子似乎察觉到了萧倩儿的别扭,心里也想到估计也是脸皮薄不好意思,但是之前怎么好意思了呢?抱了他,还想了事,送块普通玉佩还了情,但这两个人来往的事,他可不想错过。

  “上次一别,也不知公子姓氏名谁,在下姓李,名正宇。”

  “我姓萧,名秦;李公子这厢有礼了。”萧倩儿心里那个不自在,二娘啊二娘,您姓秦,倩儿一时想不出好的名字,于是萧和您的秦姓组合在一起了,以后可就顶着这名字打混了。

  “萧公子,有礼了。不知萧公子这会子要往哪去?”李正宇好奇询问。

  萧倩儿看着面前美得不可方物的李正宇,觉得他不仅是上次的贪财模样,现在倒有点八婆了。

  她看了看身边的徐易之,顺口答道:“我这会打算回家。”

  她确实要早点回去了,第一次这样互换身份出来,也不知道家里现在是否瞒天过海了。

  “嗯。”李正宇淡淡点头,心想只能下次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