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第十八章 又听书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汤锦艳 2213 2017-09-15 22:47:45

  不一会,林先生上了讲台,台下众人皆是欣喜的欢呼,林先生也礼貌举手回应。

  林先生拿起木板在讲台“啪“的一声,开始了今天的故事,他先是回顾了下昨天的内容,就开始了今天的正文:

  话说这阿金娶回家的小妾啊!叫梅丽,不是美丽的美,是梅花的梅。十六芳龄,生的肤白貌美,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甚是好看,尤其看在阿金眼里就是有意无意的勾引啊!特别是梅丽含情脉脉地看着他的时候,他就感觉生在九霄云外,飘飘然。

  梅丽是个孤女,从小被家中伯父伯母养大,从小帮着伯父伯母干农活,是个懂事,乖巧的孩子。但是她这个人有点高傲,仗着自己在村里是数一数二的美女,她对上门提亲的家庭很是挑剔。长得好干活不勤快利索的,她不嫁;家里无父无母或者父母有一方生着病的,但是干活勤快利索的,她不嫁;家里面兄弟多,干活勤快的也不嫁;家庭条件马马虎虎,没有兄弟的,有地也有个房子,干活勤快的年轻男子,她还是不嫁。

  在那会村里其实条件都好不到哪里去,都是一家几亩地,养养鸡、鸭、猪这样生活着。纺织的都比较少。梅丽这个不嫁那个不嫁,村里人很多笑话她,除非她被城里或者镇上的人家看上,否则照她这样挑,嫁不了。

  当阿金发财,在村里成了唯一的小地主后,家里发妻一直未能生育,就有好事的媒婆同阿金家族长辈商量,给阿金纳妾。阿金刚开始是碍于长辈面子,去看了看相亲对相梅丽;梅丽刚开始不同意做小,但是后来不知道怎么了答应了,想通了,便去会阿金。

  两个人其实一个村里的平时也见过,只是没有这一次这样正式,和带着过日子的心思去看看对方。

  阿金原想着本来就见过这姑娘,这会见一面就回去,但是一见到这梅丽,眼睛就移不开了。只见梅丽身材苗条,身穿朴素的青布裤褂,头上别着一朵粉红色鲜花,格外显眼,脸上不施粉黛都格外明艳动人。笑脸如花,那眼睛笑起来像月牙似的,还亮晶晶。阿金就心想以前见这梅丽,也没啥啊?为何现在觉得她特别迷人呢?迷的现在自己都移不开眼。

  阿金和梅丽两人聊了几句,两人都同意了,便迎了梅丽过门。

  梅丽嫁过来后,阿金几乎每晚和她耳鬓厮磨,浓情蜜意。两个人都觉得非常幸福和满足,可是看在阿喜眼里,就格外刺眼,心里不舒服。但是没办法,谁叫自己不能生育呢?人家小姑凉,都不计较小妾身份,她怎能心里不痛快呢?

  这梅丽嫁过来,阿金很宠爱她。看着她白皙的小手,看到她那小手心里的薄茧,就是很心疼。家里面的钱盖了房子,买了些地,雇了工人,手里还有些银子,于是便顾了一个邻村大姐每天帮忙洗衣做饭。

  转眼,梅丽已是嫁过来三个多月了,正直入夏时节,水稻粮食丰收时节,非常忙。

  阿金在田地里忙完,晚上回到家,进门便看到如往常一样一身艳丽装扮,略施粉黛的梅丽迎了过来。

  “相公,你可算回来了!今天辛苦你了。”

  梅丽笑盈盈的来到阿金面前,从怀里伸出手帕就往阿金脸上擦汗。

  “我家相公就是能干,真厉害。”

  梅丽骄傲的说着,亲密挽过阿金手臂就往屋内大厅走。

  阿金看着面前美丽动人的小妾,念念不舍地伸手推开梅丽,说:“小丽啊!你身上干干净净,以后啊,还是别挽着我了;我这在田地里忙了一天,一身臭汗,还有很多污渍,别弄脏了你。”

  梅丽不高兴的一嘟嘴:“你是我的夫君,你如何那般,在我眼里都是最好的,即使是一身臭汗,在我眼里也是只有能干的人才会有,这就是爷们味。”

  梅丽这巧嘴就是会说,这阿金也不好推辞,心里也是被这话给弄的神气起来,没想过他如此好福气,娶了个美娇娘,而且美娇娘如此在乎自己。

  两人来到了大厅,大厅里中间方桌上已是摆好了两素两荤,一共四盘菜。家里就阿金,梅丽,阿喜三个人,也就没准备多少菜,不过每天这菜都是有鱼有肉。在那会村子里,很多户人家最好条件的也只是每天炒菜放点肉沫,阿金也算有钱了,吃的也好。

  阿金四处看了看,转头问梅丽:“你姐姐呢,怎么最近几天吃饭都没见到她?”

  梅丽笑说:“姐姐最近身体不好,早就吃过了,她说她需要多休息,丈夫别担心。”

  阿金恍然,自打这梅丽进门,他的眼睛似乎只围着梅丽转,每天田地里回来梅丽都装扮漂亮等待自己回家,可是这阿喜却没有,更没有打扮的很好迎接自己,他那会便觉得阿喜可能没有梅丽更爱自己,索性就一直把心思目光放在自己喜爱的梅丽身上。

  两人吃完饭,阿金也和往常一样洗漱了去梅丽房里过夜。

  这样又过了几天,阿金晚上吃饭还是没看到阿喜。早上的早点,一般都不聚在一起吃,所以他早上也没看到过阿喜。阿金中午的饭菜是由顾来的邻村大娘送到田地里,这晚上回家吃饭总见不到阿喜,问梅丽,梅丽先是说她身体不好,后是直接说不清楚可能有针线活要忙吧!

  阿金按耐不住的还是去寻了阿喜,进到阿喜门前,敲了敲门,心里很是内疚,自己好像好久没进阿喜房间过夜了。

  门“吱呀“一声开了,满脸失忆的阿喜出现在他面前,他上下打量了阿喜一会,瘦了,而且憔悴了。看样子是自己冷落她了,心里顿时觉得自己太不是东西,有了新人,忘记旧人。

  “我听小丽说你最近身体不好,还忙着刺绣。”阿金关切的看着阿喜。

  阿喜顿时高兴且欣慰的说:“我身体还好,夫君挂心了,我最近是在忙刺绣,夫君不让我和妹妹下地干活,我想着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做点刺绣品到街上去卖。”

  阿金一听,心里顿时想起以往阿喜对他的好,以及阿喜持家有道。这一想起,顿时就又想到梅丽来,梅丽自打过门就一门心思围着自己转,好像没有像阿喜这样考虑过如何持家。这一比较,心里就越发觉得还是阿喜好,于是当晚便留宿阿喜房里。

  第二天,用早点时,阿金心里有点忐忑,他怕小丽不高兴,谁知见到笑盈盈的小丽,像没似人一样,对着自己和阿喜道早安。阿金才放下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