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第十五章 苦肉计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汤锦艳 2114 2017-09-12 22:31:39

  萧倩儿和小雪赏完菊,正确的说是萧倩儿赏完菊,两人便回了房。萧倩儿为啥只有小雪这么一个贴身丫鬟,这原因也是因为她本人不喜欢出逃时都跟两个或者三个丫鬟沟通好,很费时间和脑细胞,反正一个贴身丫鬟干不完的活可以指派其他丫鬟帮着做。

  萧倩儿和小雪都吃过午饭后,留在房里等待着小雪姐姐“吴春梅”的到来,小雪在等候这会子给萧倩儿说了一下,她这个姐姐大致性格有点市井小民外脾气不大好。小雪原名吴雪,父母没读过书,想着大闺女叫吴春梅,小女儿在冬天下雪天出生就取名小雪;小雪下面还有个弟弟,如今在家里一家医馆里当学徒,父母在家辛辛苦苦种地,她有时候也拖人送点自己积攒的赏银给家里人开销,这家里日子还算过得去。

  不一会,外头丫鬟来报,吴春梅到了。萧倩儿让她快快进来。

  只见一位,面容清秀中带着些许雍容的妇人款款而来,妇人身姿曼妙,只是走路姿势略显大大咧咧,看来平时个是个有脾气有主见的。

  细看吴春梅,她和小雪眉眼有几分相似,都很清秀,只是小雪的比较清纯和柔和,而相反吴春梅却是庸俗中带着些许刻薄。

  吴春梅半屈膝的向萧倩儿扶了扶礼:“民妇见过萧小姐。”

  “吴大姐,无需多礼,您既然是我家小雪的姐姐,也就是我的一个姐姐。”萧小姐这会心里有事想与她合作,自然想一开始就拉拉关系。

  吴春梅讶异,这小姐倒是一点也没架子,这没架子到平易近人的如此平等,心里也不免有些不自在,挺别扭的。小雪在一旁见状,也是觉得不妥,不过随即一想,自家小姐性子顽劣,爱捉弄人。心想大姐啊!你就自谋多福吧!

  “吴大姐,你别拘谨,来,来来,快请坐。我今天也是无聊,所以想着你和小雪聊天,我做个旁观者或者参与者,一起聊聊天,我也挺感兴趣外面的事的;就是不知道吴大姐介不介意我这个外人加入?”

  三个人在房间里一张圆木桌旁坐定。吴春梅心想,萧大小姐你这都不请自来了,还特意让我进您房间和小雪见面,我那还敢出口赶你出局啊?何况你都叫我姐了,这您给民妇面子,民妇岂能也驳您面子啊!

  吴春梅微微一笑对萧倩儿说:“小姐说的哪话,民妇高兴有您加入我和小雪聊天还来不及呢?怎会介意,所谓两个人是拌嘴,三个人是唱戏,还是三个人有趣些。”

  萧倩儿会心一笑,这吴春梅倒是还挺圆滑的。小雪也是佩服她这姐姐不愧是自家里的一把手,这心思确实玲珑。

  吴春梅看了看不打算先开口的小雪,也知道小雪已经知道自己这会又来萧府看她原因了,但是又看萧倩儿一副吴大姐你说吧,说吧,我洗耳恭听,敢情把她当村里七大姑八大姨说是非的人了。

  她想了想,来都来了,还是说吧!

  “小雪啊!上次你给你小侄子做的衣裳,他穿着挺合身的,也挺喜欢,最近去学堂上学,总爱穿着去,回来啊!还问我,小姨啥时候再给他做一件,他好换着穿。”

  小雪眼神一凛,这大姐真是贪婪的人,尽管再圆滑,这骨子里还是没一会就透露出市侩的心态。开场第一句就是索要衣服,要说那衣服,可是她用自己一直存下来的赏银在锦绣坊买的细软布料,比上等布料差不到哪里去。原本是打算给自家弟弟做两套衣服来着,没成想姐姐上次说自己在京城不好过,自己那独生儿子好不容易进学堂学四书五经,因为家庭不好穿着寒酸,让很多同学瞧不起欺负来着。她便只给自己弟弟做了一套,另外一套给这小侄子做了。她这姐姐现在不提还给小侄子再做一件,她也是打算过,快到元旦时再去锦绣坊买点细软布给弟弟和小侄子各做一套作为新年礼物。

  “田捷,喜欢就好。姐不说,我也是心里有准备的,上次就送他一套,是因为我买的布不多,我心里是想着回头再买些布做的。”她可不想小侄子,小侄子挂嘴边,显得多亲,多有义务似的,太让人有负担了,不是她薄情,而是太刻意,她不舒服。

  吴春梅听了她这话眼里掩饰不住的欣喜,嘴上却客套解释:“唉……姐啊!是不如你针线活好,要不也不麻烦你了。小雪啊!田捷有你这么一个小姨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萧倩儿一旁看着,心里只觉得这妇人果真如小雪所说市井小民一个,虚伪,贪婪,自私。

  “嗯,是我这个做小姨应该的,姐客气了。”小雪也是敢说,但是话如何说,小雪也是不敢戏弄,说话不算数的。

  吴春梅也不是个太爱面子的人,只要有利可图,那些个表面尊严她不稀罕,她觉得那都是虚的,撰在手里的才真实。。她迟疑了一会,问:“小雪啊!不知道萧府现在缺不缺人手,我想进府做点活计。”

  小雪狐疑反问:“姐过来府里做活,那田捷谁来照料。”

  吴春梅轻松愉悦的摇头说:“田捷白天去书院读书,吃饭那个时间啊,可以到我邻居金大娘家吃,金大娘孩子正好和田捷是同学,两个孩子上下学一路,我给金大娘一点伙食费就可以了。”

  “大姐已经和金大娘商量好了是吗?”

  “嗯,是商量过。”说着,吴春梅眼眶泛红,泪眼立即落下来,忙抬起手用衣袖抹眼泪,哪知这越抹,她却越是难过的哭起来,情绪越发激动。

  小雪默默看着,萧倩儿却傻了,这大姐这是遇到啥事了,如此这般。

  萧倩儿想开口安慰,却被小雪用眼神制止,那眼神似乎在告诉她有猫腻。

  “姐,你别哭了,哭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你要进府干活的事我可以帮你问,只是你先告诉我,你家里又发生什么了?“小雪这句“又发生什么了?”顿时让萧倩儿意识到,原来如此,看来这吴春梅每进府一次敢情都要上演一出苦肉计啊!瞧瞧这计谋对方早已知道,居然还厚脸皮的用,这得多自信啊!萧倩儿心里不由佩服起面前这个吴春梅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