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第十一章 喝酒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汤锦艳 2569 2017-09-08 22:33:34

  萧倩儿随徐易之离开“娱乐茶馆“便受徐易之邀请到他家里开的一家酒楼一起吃饭。

  徐易之世代做买卖,而且生意涉及挺广。不仅有酒楼、酒窖,还有钱庄、当铺、客栈、茶庄、茶园。不仅京城有这些生意店铺,在其他省份也有,算是在大周国数一数二的富商。

  萧倩儿刚得知时,惊讶万分,有惊喜自己何其有幸能结识这么一有身价地位的人,也有点担忧,这徐大哥身价不菲,出入也不平凡,朋友圈自然也是有身份有地位,如果她同他在一起混,恐怕会遇到她生活圈所知道的人,那么她就必须演技要苦练,不然被识破看出身份可就不好了。

  而萧倩儿告诉徐易之自己的身份,却是京兆尹府尹大人萧老爷家里的短工,父母几代在萧府做长期佣人。在萧府几代做佣人的多了去了,萧倩儿自然要拿这个幌子来出示自己身份。

  徐易之带着萧倩儿两人没走多久,就来到了一条闹市里。

  这里是京城东街的一条富人区,富人区里有百分之三十五的富翁是聚集在此处,各个官员府邸在富人区里就占了大多数,包括萧倩儿家萧府也在此地。而且富人区也是东街最热闹最奢嗜的地方,光是大型酒楼就有好几间。

  徐易之带着萧倩儿两人来到一间名为“醉霄楼”的大型酒楼。

  今天赶巧又是雾霾天,听完书出来雾也没散些许,在这雾里看这两层高,外表华丽气派的酒楼像仙境似的;像传说里天上神仙去的酒楼。

  萧倩儿刚随徐易之迈步进酒楼,就闻到一股奇特的香味,有点刺鼻,仔细分辨是酒香。

  萧倩儿被这香气四溢唬住了神经,也没心思去观察一下四周,忍不住感慨出口:“好香的酒。”

  徐易之转头诧异看向萧倩儿:“你没来过这家酒楼。”

  萧倩儿征楞的缓过神来,话说她确实没来过这家酒楼,她平时偷跑出来都是提心吊胆的关注有限关注的,比如街上摆摊商贩,还有“娱乐茶馆“周边商业铺子,这都是顺带而过关注,她哪能关注那么全啊?一是时间宝贵啊,她是到过一些酒楼吃过饭,但是京城里可不止“醉霄楼”这一家酒楼啊!她倒是听说过“醉霄楼“这个酒楼,但是好像是大哥们在家提起过,但是都过去有段时间了,大哥们也是有公务在身的,也不是经常在家。

  “额,让大哥笑话了,小弟我确实没来过此地。”萧倩儿脸都红了,这一直以来总往“娱乐茶馆”那边跑,“娱乐茶馆”又在西街,西街她尚且顺带了解。可是她跟前头住在东街都没去过一次“醉霄楼“,这可真够丢人的,这出逃这么久,到头来连京城大半个地都没了解透彻,最主要出名的地方都没特地去过。

  徐易之看这情景心里有疑问,想了想还是问出了口:“这家酒楼最出名的就是陈酿女儿红,和别处不一样,这的女儿红都是二三十年的女儿红;贤弟难道不是京城人吗?一次没来过?”

  萧倩儿尴尬的脸更红了,没办法出来混时间加起来不长,而且还混的不彻底,面对徐易之的问题,她左思右想后说:“家里长辈提倡节约,大哥这家酒楼有名气我是听说过,不过光看这外在格局如此华丽,肯定消费很高,我没敢来。”

  徐易之打量了下萧倩儿今天穿着,跟上次的差不多,还是粗布袍。心想可能是自己多心了,这家酒楼位于富人区东街,酒楼消费自然比京城其他街道酒楼贵些。

  两人说话间,就被眼尖的掌柜发现了,掌柜忙走出柜台迎了过来:“大少爷,您过来了,还是老地方吃饭吗?”

  徐易之转过头,对掌柜点了点头,便带着萧倩儿来了二楼,二楼总共有一二十几间厢房。徐易之带着萧倩儿来到倒数第一的一间包厢,这间包厢位于酒楼靠左,包厢里靠墙位置有一扇大窗户,窗户敞开着,能看到外面的街道,只是今天雾霾天,看的的几乎很模糊,不过窗户敞开着,屋里空气很好。

  “刚刚掌柜叫大哥大少爷,大哥是家中长子吗?”

  “在家族里其实是排行老三,但是我家是长房,长房里属我最大,我下面还有一个弟弟,平时也帮忙打理生意,回头我介绍你俩认识认识。”

  “大哥的弟弟,甚好,回头一定要会会。”

  “你想吃点什么?“徐易之拿过身旁站着的小二手上的菜单,递到萧倩儿面前。

  “四喜饺、凤穿金衣、松鼠桂鱼、五丝菜卷。”

  萧倩儿喃喃念出几道菜名,又看了看菜单,这名字花里胡哨取的又没配图实在让人很费解,索性不看了,把菜单递给徐易之说:“不如大哥推荐几款好吃的,小弟我实在不知道那道菜好吃不好吃。”

  “嗯“他拿起菜单递给旁边的小二随口说:“芙蓉大虾、燕窝丝香菇、凤穿金衣、松鼠桂鱼、丝鹅粉汤。”

  不到一会,菜全上来了,看着桌上一道道精致漂亮的菜,特别是那诱人的香味直撩拨味蕾,萧倩儿也不顾及那么多,拿起筷子加起其中一道菜吃起来,入口又滑又软,香甜可口,忍不住赞叹:“好好吃,这是什么菜啊?不愧是大酒楼的菜。”

  徐易之微微一笑:“这是松鼠桂鱼,这鱼啊厨师还拔了刺的。”

  “哦!不错。”萧倩儿其实还想说,这菜在她家里她没吃到过,就连参加宴会也没见到过。真不亏是大酒楼。

  不一会,小二抱了一坛酒过来,她定睛一看,好家伙是女儿红!这二三十年的女儿红,这么一坛又没别人来一起喝,看大哥这样子是想和自己一起一醉方休是吗?

  萧倩儿一大家闺秀,平日个和家人参加宴会,喝的不过也是梅子酒,甜酒,这种酒劲不大的酒。今儿个要真应承了徐大哥的款待,今天怕是回不去了,喝醉了徐大哥会好心收留,只是如果家里人没发现自己偷跑,小雪等来等去不见自己回去该有多担心;另外自己要是喝醉了,岂不很容易被发现是女儿身?

  萧倩儿越想越觉得不妥,看着面前速度快的不知何时拔了酒盖,正低头打算往自己杯里倒酒的徐大哥,忙伸手止住他的动作:“大哥有心了,只是小弟我实在酒量太浅,三杯下肚就走不动路,咱们还是吃饭不喝酒了吧。“

  徐易之看了她一眼,眼里划过一丝疑惑,也不勉强,重新盖上酒盖,让旁边的小二端了下去。

  不一会,有小二来报,说隔壁包厢里徐易之的几位好友来吃饭了,得知徐易之今带朋友来吃饭,不知道方便不方便一起到他们那边聚聚,一起喝酒聊聊天。

  徐易之看了眼正在认真吃饭的萧倩儿,对小二说:“你过去回话,我这边吃完饭,我就过去。“他倒酒给贤弟喝她都拒绝,恐怕面对他朋友的邀请,也自然不会去,索性自己过去见朋友。

  萧倩儿听了这话,忙抬头看着他诚恳说:“大哥,我没事,你过去陪陪你朋友吧!我吃完饭等下就回去了。“

  “那怎么行,无妨,我陪你吃饭,反正我等会过去他们那边基本只是喝酒。“

  萧倩儿知道徐易之用意,心里也挺感激他的,不过她却想到一个问题,以后我只要酒量不好是不是就可以避免和大哥朋友聚会了,看来自己虽然想方设法逃出府,却还是无法正大光明生活;更何况她为了像男人一样活的自如,可是披着羊皮的狼,始终不是狼,这天天都想着如何如何隐瞒如何如何去交际朋友,都无法轻松,无法自如应对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