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第七章 刺绣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汤锦艳 2137 2017-09-04 20:17:46

  秋风习习,蓝蓝的天空上漂浮着几多白云,一行大雁陆续往南飞去。

  地上泛黄的树叶在空中缓缓坠落。

  在这惬意的风景院落,矗立着一处庭院。

  一位妙龄少女的和一位保养得当脸上看不出一丝皱纹的美妇,在一起认真着撰着手里的绷子,刺绣着。

  身后站立着两位身穿浅绿色衣裳的丫鬟,其中一个丫鬟好奇的打量起妙龄少女手上的刺绣图案,只见她看后忍俊不禁,捂嘴偷笑。

  一旁认真刺绣的妇人,被这丫鬟吸引了去过,看看了少女手里的绣图,十分讶异:“倩儿,你让二娘今儿个教你新绣法,就是绣着花里胡哨的逗趣物吗?”

  萧倩儿也不停手,边绣边回复:“二娘,怎知这是逗趣物。”

  秦夫人修眉微蹙:“虽然你这逗趣物你还没加上它们的脑袋,但是这一大一小个对立的肉球有像鸟儿的尾巴,还有这一对像鸟站立着的爪子,这鸟儿哪有这样色彩缤纷的羽毛啊?不是逗趣物是什么?”

  萧倩儿转头看向秦夫人,得意说:“二娘,请稍等一会,我绣完你就知道寓意了。”

  不一会,果真修图上的逗趣物,形成一个低着脑袋垂头丧气,羽毛五彩缤纷的小鸟。对立在这只小鸟面前的是一个张着大嘴表情凶悍,同样也是五彩缤纷的大鸟,骄傲得尾巴翘的比小鸟还高。

  “这是何意啊?”秦夫人不解。

  萧倩儿懊恼嘟囔:“这小鸟是我,这大鸟是爹。我和爹都是穿着华服的人,却是不平等。前不久我不就是这副模样在大厅吗?”

  秦夫人哑然,随即道:“你那会不是放弃了反驳吗?”

  “我是放弃了,那是我知道自己错了,只是经过几天的闭关修行,我觉得我心里面的情绪比礼数更能让我屈服。”自从萧老爷说了皇帝要给太子选妃后,萧倩儿这几日老老实实,认认真真的看着女德;每天跟女红了得的二娘学着刺绣。

  “倩儿,二娘理解你,但是你马上也要及笄了,就算不进宫当太子的妃子,也要嫁人的。”

  萧倩儿叹了口气,看了看天色道:“二娘说的是,我累了,想回房休息。”

  秦夫人关心的看着萧倩儿:“嗯,好好休息,心里面有不痛快可以随时找二娘聊天。”

  萧倩儿“嗯”了身,随即要走。

  秦夫人上前指着她手上的逗趣物说:“以后切莫绣这样的逗趣物了,在家里还好,如果在宫里面就会被人利用栽赃陷害你。你也快要出嫁了,明儿起还是多学习绣点吉祥物之类,寓意更好些。”

  萧倩儿转头好奇问秦夫人:“二娘,也知宫廷处处有危险,您说我这出生是不是很命苦。”

  秦夫人一直以来十分宠爱萧倩儿,这会见她如此问,就算是小的委屈麻烦她都是心疼的不得了,何况这样的话问出口,她的心里着实不好受。

  想了想,面对现实,她也只能宽慰道:“太子的妃子毕竟身份显赫尊贵,代表朝廷的内宫,自然有非常讲究的礼数礼仪,只要倩儿你凡事小心些,就不会面临麻烦。”

  显赫尊贵?代表内宫?

  萧倩儿心里冷笑,表面上礼貌的谢过秦夫人,转身离开。

  她不是一个完全任性洒脱的人,从小到大,一些礼数她知道,自然知道进退分寸。

  她才不稀罕什么显赫尊贵地位,那不过就是关在华丽笼子里穿着体面,时时刻刻被人监视的鸟。

  代表内宫?对于她这样一个从小追求自由的女孩来说,这代表内宫恐怕就是变态的代表女性的三从四德,相夫教子,给全天下女性做表率。

  她想不通,她就算拥有倾国倾城外貌,选她做太子妃子,是不是证明未来的天子是个重色不重性格的人?或者说当今皇帝老儿其实是看重外表,忽视各方中合性格的人?

  萧倩儿和小雪刚回到自己院子,进入自己闺房,便有个丫鬟捧着一打书进来。

  “这是老爷让奴婢拿给小姐看的书,老爷知道小姐喜欢听书,这些书里面不仅讲了有趣故事更讲述了礼仪和一些道理。“

  话毕,她连忙将书放到书桌上。

  还不忘补充道:“这些书可都是老爷这几日好不容易在全国收集到的。”

  萧倩儿听着她的讲述,心里不免冷笑,看来父亲大人这是真想把自己送入宫中了,以往怎么不花心思送这些书,这会再父爱与荣耀面前,还不是选择了那象征面子的荣耀。瞧瞧,生怕自己学的不多,急忙想着投资自己,包装自己,最后再打点打点该打点的人,最后胸有成竹卖出自己换取那荣耀门楣的风光。

  “替我回去谢过你老爷,我很喜欢这些书。”萧倩儿高兴的向着面前丫鬟说完,兴奋的翻看起桌上的书籍。

  “是,如果没什么事,奴婢就先告退了。”

  “你去吧!”

  待这丫鬟出了房门,萧倩儿还未收敛起脸上兴奋的表情和手上翻动书的动作。

  “小姐,刚才那丫鬟不知道您的性格,奴婢可是清楚,您糊弄她表演太投入了,这会您也不必再表演了,没人在该放松放松。”

  萧倩儿停下手中动作,腻了小雪一眼道:“还是你最了解我,我现在不得不隐藏自己情绪。“

  “为何,家里面没有外人,小姐也是怕宫里的人发现小姐你顽劣吗?“

  萧倩儿摇摇头:“自从爹说太子要选妃,大发雷霆后先是指责了我,后罚母亲面壁思过,两个月不得踏出梅园半步,这件事表面上是教导我无方责罚母亲,实际上是做给我看的,如果我再有小心思恐怕等着我的就不是今天的好好看书学女红了。“

  “那小姐还是要看这些书吗?“

  小雪心疼的看着自家小姐。

  “当然要看,不仅要看,还要勤奋的把书看完。“

  之后半个月里,萧倩儿每天勤劳看书,刺绣;有时候看书看的都有点废寝忘食。这样认真的行为也颇让萧老爷满意,秦夫人也很欣慰。面壁思过的许夫人也十分高兴,每天待在院子里不仅不忧郁了,每天乐乐呵呵,吃饭胃口都颇好了。只是有一个人很不高兴,那就是如夫人,这个如夫人和萧倩儿是没仇,可是她一直不能容忍她的儿子明明比她个丫头骗子让人省心之外又有本事,为何她的儿子就没有她受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