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第九章 又出逃啦!

报告公子,夫人又出逃了 汤锦艳 2279 2017-09-06 22:28:49

  萧倩儿对着面前的铜镜,转了一圈,不错!镜中的人一身蓝色仆人装,白皙的脸上五官均为普通的不能再普通。

  小雪不敢确定的再次询问:“小姐,你确定今天出去?”

  萧倩儿不满的看着小雪道:“怎么,你不是也想我出去透透气吗?临了你不乐意了?还是你是心口不一,我不出去你希望我出去,我出去你倒不乐意了。”

  小雪忙摆头,委屈解释:“奴婢一直希望小姐高高兴兴,小姐闷在屋子里一直都不太高兴,连奴婢都看着心疼。小姐这会出去,时隔一个多月,小姐又是一个人出去,安全吗?我就是害怕。”

  萧倩儿撇了小雪一眼,若无其事,清闲自在的把梳妆台上化妆用具装进一个小布袋里,装好后收进袖口里。

  “你这是瞎操心,今天天气你看不到吗?”

  小雪恍然大悟,兴奋地说:“哦!今天起这么大雾,这人和人距离两尺开外都看不见,小姐又化妆掩饰了自己本来容貌,出去绝对神不知鬼不觉。”

  萧倩儿挑眉,疑惑问小雪:“看来你平时都不太记得你家小姐我出逃成功的规律和时机啊?”

  小雪懊恼抓抓头:“小雪愚笨,小姐打小出逃次数多了,尤其是最近几年小姐长大了,家里人不怕小姐受伤害走丢了,处处跟着;最近几年小姐几乎无时无刻都在出逃,一个月有五天不出逃的样子,成功的几率好像有很多种,有时候成功的好像重复使用也被抓过,所以小姐我实在不知道您所指的是那一条?

  萧倩儿看着小雪这踌躇模样,也够难为她了,不过谁叫她对自己不够那么些上心呢?要不然至于如此吗?

  “具我观察,一般我在雾霾天气出逃成功率很大,而且神不知鬼不觉,不被抓。”

  “哦!原来如此。”小雪了然。

  走出自己院落,穿过几条下人院落,来到府门后院门处,一步、两步、三步成功!

  萧倩儿回头看向这后门,心情无比欢快、舒畅。今天又是老天赐给她的出逃礼物。萧倩儿想到此双手合十,闭上眼睛,默默感谢,以及祈祷多来几次出逃礼物。

  感谢,祈祷完,萧倩儿连忙快步离开萧府,来到大街上,雾蒙蒙,今天街上摆摊小商贩还是和以往一样雾霾天气没有出街。

  她随便找了家客栈,要了间普通客房,为啥要普通客房?一是又不在此歇息,叫上等房烧银子。二是来此是因为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两个月前出逃在“娱乐茶馆“里结识的徐易之,徐大哥。

  她从袖口处,取出布袋里的化妆用品,先是给自己卸了现在这妆容,又接着画上了初次和徐大哥见面时的妖艳模样。哎!没办法,要是不以这幅模相见,徐大哥肯定会以为她是骗子,或者相信了之后进一步调查她,最后发现她是女儿身,恐怕朋友都做不成了。

  进入“娱乐茶馆“,大厅里人倒是挺多的,比上次马克说书多了一倍,看看时辰,自己今还来早了。

  娱乐茶馆,其实不是光说书,一般一天分为三个阶段,早上像朝廷大臣一样聊国家大事新闻,只是国家正规严谨,而茶馆休闲娱乐,众说风云。第二阶段就是下午,就是说书,有趣的故事让百姓娱乐。第三阶段就是晚上聊诗词,一群喜爱诗词的文人聚集在一起,就像一个文化沙龙,很精彩,一般作诗比较好的,还被娱乐茶馆提名在外宣告,为作诗者博得一个风雅名人声誉。

  萧倩儿这会是下午赶来特地听书会友的,她四处看了看,发现自己一路上盼着见到的徐大哥,居然在讲台前头一桌静静坐着。

  她忙径直走过去,前排其他桌都坐满了人,这家伙居然一个人霸占一张桌坐着;也太招摇显摆了吧?

  “徐大哥!“萧倩儿兴奋叫着。

  安静坐着的徐易之,抬头一看,嘴角挂上一丝欣慰的笑容,感慨:“贤弟,上次与我约定的相逢日是几日后,可是大哥我左等右等就是两个月,贤弟当真让大哥我好等啊?”

  萧倩儿自知理亏,眨巴眨巴眼睛,想了想道:“最近家里有事走不开,而且身体最近有点不适,大哥别见怪。“说完,弯身抱拳行了一礼:“还请大哥原谅小弟,小弟以后再也不敢随便许诺了。”

  徐易之忙起身扶起萧倩儿,爽朗一笑:“大哥既然认了贤弟,自然做大哥的哪能不包容做小弟的,日后啊!就如贤弟所说不要随便约定就好;来,大哥知道贤弟爱听书,特地包下这一桌,一直在此等候。”

  萧倩儿不知说什么好,感动之情溢于言表,误打误撞结识一大哥,居然如此厚情仗义。

  “谢谢大哥。”

  “上次一别,忘记问贤弟,可否成亲生子了?”

  萧倩儿被这问话问的身形一晃,他不会是认为她的家务事是因为家中妻儿?立即忙解释:“我尚未成亲生子,也无妾室,大哥看我这年龄也就十五岁,哪能那么快成亲啊?”

  “也是,也是。”

  待坐下,徐易之拿起桌上茶壶和除他自己杯子旁的一个空杯倒了杯茶递向萧倩儿。

  萧倩儿接过他递来的茶,感动问:“大哥不仅包了这张桌,还特地多备了一个茶杯,也是为小弟我准备的吗?“

  徐易之轻轻点了点头,算默认。

  萧倩儿感动的快要落泪了,不过片刻,她微低头整理了下情绪,可不能这样丢人,让人笑话了去不好。只是她的细微动作却丝毫没逃脱旁边座位上徐易之的眼睛。

  “今天是林先生说书,贤弟还不知道吧,林先生已经身体大好,上台说书已经大半个月了。“

  萧倩儿眼睛忍不住的欣喜:“那太好了,林先生在这大半个月都说了什么书,今天是不是接着说在这大半个月开起的书。“

  徐易之摇摇头,看了看四周热闹的人群低声对萧倩儿耳语道:“在这大半个月里的书讲的还好,听说是生病前写好的,同以往里面一些书一样效果,有很多人喜欢但是达不到最高巅峰。贤弟你今天算是运气好,来对了!今天林先生讲新文,听说书很有悬念,很精彩。“

  萧倩儿兴奋又疑惑追问:“大哥说的是内幕,还是昨天林先生下台时通知的?“

  徐易之一副你是白痴你是傻瓜样子撇了萧倩儿一眼。

  萧倩儿不好意思,干笑几声,拿起桌上茶杯喝了起来,喝了几口居然没喝到什么,只有空气,忙低头,恍然刚才徐大哥递给自己茶,自己觉得口渴一口全喝了,这会那还有什么茶。抬头却见徐大哥已再次拿起茶壶往自己茶杯里倒满了茶水。萧倩儿感激的点头表示谢谢,徐易之也微笑回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