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医毒攻独:夫君甩不掉

救或不救

医毒攻独:夫君甩不掉 寒雨大人 1854 2017-08-19 21:50:09

  夏忆然听见屋外有些响动,以为是玉清风,等了一会,去不见他进屋,有些奇怪,起身走出房外。刚出门,差点被绊倒。她低头看了看门边的不明物种,只见一红衣男子躺在地下,然而夏忆然却闻到了浓浓的血腥味,再一看他的面容,眼里闪过一丝惊艳。男子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双眸紧闭,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一身红衣又使他添一丝妖孽之意。

  夏忆然晃晃神,惊觉自己竟陷入了男子的美貌中,暗骂自己肤浅。

  “然儿,在门口作甚?”

  “娘,”夏忆然侧过身子,让江芷兰看到身边躺在地上的那个人,“娘,你是否认识他?”

  “谷中怎么会有外人,”江芷兰走上前看看,“此人我与你爹并不认识。”

  “应当是从崖上掉下来的吧,只是不知是何原因,竟让他从崖上坠下。”夏忆然边说边检查男子的伤势,“只是不知我应不应该救他,”

  “然儿,看这公子的伤势,应当不至如此。莫非,还有别的原因?”

  “是,这才是我疑问的地方,他的身上有一种毒,藏匿之久,应当是在内力耗尽之时引出来了,所以才致使他如今昏迷不醒。”夏忆然沉思一会,开口道“凝儿,随我将他抬到屋里去。”

   半月后的晚上。

  男子幽幽转醒,看着趴在桌子上的女子,微微失笑。

  夏忆然今日穿着一件略嫌简单的素白色的长锦衣,深棕色的丝线在衣料上绣出了奇巧遒劲的枝干,桃红色的丝线绣出了一朵朵怒放的梅花,从裙摆一直延伸到腰际,一根米黄色的宽腰带勒紧细腰,显出了身段窈窕,反而还给人一种清雅不失华贵的感觉,外披一件浅色纱衣,平添了一份儒雅之气。手上带着一个乳白色的玉镯子,一头长的出奇的头发仅用白色相间的丝带松松绾住,虽然简单但确实没有辜负这头漂亮的出奇的头发。空气中并没有寻常女子所带的胭脂的味道,一股淡淡的药香反而更让人舒心。夏忆然睡得不深,本来用手支着的脑袋,忽然落下,一下子惊醒。严重的神色迷迷糊糊的,甚是可爱。

  “呵呵。”

  夏忆然听到声响,转过身看到床榻上的男子睁开了眼,已经是醒了,有些呆住。照顾他这些日子,夏忆然原本以为她自己已经看习惯了男子的长相,不想睁开眼睛后,更将让人着迷。

  夏忆然看着,呆呆的样子,更加可爱。

  “你要看到什么时候?”

  “哦,你醒了,看你这样子应当是没事了?”夏忆然回过神来,从见到他以来,自己总是这样,真是不知道自己哪根筋搭错了。

  “恩,应当是没事了。”男子抬起头你看着眼里又没了焦点的女子,有些好奇她怎么如此爱发呆,一转眼的功夫依然又发起了呆。

  “那……”男子开口,

  “哦,没事了的话就走吧。”夏忆然回到。

  “哦。会走的。”

  “恩,那你一会走吧。”夏忆然走出屋子,想着药圃里也该浇水了。

  三日后,夏忆然练完剑,回到院子。看到屋前在躺椅上晒太阳的男子,“哎,你怎么还没走,你到底打算待到什么时候?”

  男子一动不动的盯着夏忆然一句话不说,被看毛了的夏忆然终于忍不住了“你到底什么时候走?”

  “我挺奇怪的,从我清醒到现在以来,你从来都没有问过我任何问题?”

  “所以,我为什么要问?“夏忆然面无表情的说。

  “你从来没问过我的名字。”

  “名字只是一个代号,重要吗?”

  “你从来没问过我为什么受伤,为什么回来到这?”

  “和我有关系吗?既然你说的这些都和我没关系,我为什么要好奇?好奇害死猫,你不知道吗?”

  “就算这样,那你也要送我出谷吧。你说我都受伤了,如此高的山崖我怎么回去?”

  “这样的话就不好玩了,你本来就身怀武功,还要我送?”

  “你知道?哦,好吧。“

  ·················································································································································································································································

  “爹娘,我想出谷。”

  “然儿,我和你爹都知道你心里的想法,但是有些事,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改变的。”

  “恩,我知道,爹娘。但是,我恨他们。”

  “得,兰儿,我们也别拦他了,她想去,就让她去好了。这两年,然儿的本事我们也都看到了,我们也该让他出去历练历练了。”

  “对啊,娘,我保证,我一定好好的,娘你就让我出去吧。”

  “好吧,既然你们两个都这样说了,我也不能一直管着你。不过,你可别忘了你刚刚说过的话。对了,你那些稀奇古怪的毒药,多带点出去吧。”

  “好,都听娘的,那个,凝儿就留在谷中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