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医毒攻独:夫君甩不掉

重活一世

医毒攻独:夫君甩不掉 寒雨大人 1965 2017-08-05 23:33:42

  夏忆然抬头看着漫天的白色的花瓣飞舞,不由得怔了怔。如今有些事情在别人看来早已成了前尘往事,甚至人们都不愿再提起,然而,那件事就想一条大蛇一样,盘在夏忆然的心里,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的痛苦。看了看身旁的凝儿,幸好,老天爷留下了凝儿,让夏忆然不至于了无依靠。

  凝儿看着夏忆然注视着她,微微害羞起来,脸蛋愈发的通红,娇嗔道:“小姐,你想什么呢这样看着我?”“凝儿啊,你这样害羞可怎么办,以后你是要嫁人的。这样,你可叫我怎么放心把你交给你的夫君呢?““小姐,你又取笑我了,真是的,哪有你这样的。”“哦?我这样的?我哪样了,你说说看。”“没,我的意思是说,小姐你温柔可爱,善良大方,呃......有时候有些粗俗的恶趣味,喜欢的东西稀奇古怪,对待坏人还手下不留情,就你那坏缺点,真是一箩筐都说不完......啊!小姐你又对我用药,不是的小姐,这不是我想说的......““恩,确实这不是你想说的,可是,这确实是你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啊,凝儿啊,你家小姐在你心里竟然是这样的形象,啧啧啧,枉我一直以来对你如此之好。今天要不是我用了点真话粉,我还不知道你竟是如此想我的。”夏忆然的眼里的顽皮一闪而过,”凝儿啊,真是最毒妇人心呢,这话一点不错啊。“”最毒妇人心应该是你吧!“凝儿睁大眼睛恨不得扇自己两巴掌,”糟糕,我怎么把实话说出来了。“

  ”啧啧啧。好了我也不逗你了,半柱香之后药效就过了,这一会儿,你还是别说话了,哎,伤心了,呜呜......“夏忆然假装以帕拭面,转身欲走,”我才不管你,反正也是装,呃。“凝儿抓紧捂住自己的嘴巴,祸从口出这话一点也不假。要是小姐不高兴了,估计又要她练武功了,算了,她对武功可不感兴趣,还是别受这折磨了。看着小姐走向药房,凝儿才松了一口气,碰上这样的小姐,到底是福是祸啊.....

  七王府。

  “王爷,都置办好了。”

  “恩,我知道了,夜九,即刻启程。”

  “是,王爷。“夜九走出房门回身看了看屋内的王爷,每到这一天王爷总是这样的神色,不吃不喝,真不知道这样下去可怎样是好”哎!“

  ”你叹什么气呀,老九?“在房门处守着的夜五问道“老九,你又发什么毛病呢?“

  ”你说这都两年了,王爷这样可怎么熬得住?“

  ”行了这也不是我们应该管的,做好自己的事情吧,小心王爷听到,又要将你扔进狼窝了。“

  ”不,还是不要了,我走了“夜九一转身跑没影了。

  夜五看见了一阵好笑,如今这暗卫营哪个不是从狼窝死里逃生活下来的。可是即使他们有自保的能力,可不代表可以轻松的打败一窝狼,不管做什么事总归是要付出代价的。

  跑出门,在府门处候着的夜九一阵寒战,狼窝可是他一辈子的噩梦啊。看着王爷出现,夜九立刻站好,”王爷!“

  ”嗯,启程。“”是。“

  城外,一竹林深处,掩映着几处坟墓,最前方,分明刻着夏父之墓,然后是夏母之墓,最后面的,上面只有四个字:然儿之墓。

  ”然儿,两年了,如今你怎样了,对不起......我只能偷偷将你们安排至此。“此刻若然儿看到,也必然觉得讽刺,竟然至死,他们的墓上都没有自己的名字。

  两个时辰后,夜九走到冷修墨身边,”王爷,该回去了。“

  冷修墨没答话,只是定定的看着眼前的墓,半晌才说”回去吧.“

  落花谷中,夏忆然依然过着世外桃源般的生活,每日舞剑弄医,栽花种草倒也不想闷得慌。

  这夜,风雨大作,半夜时分醒来,夏忆然看着被风刮开的窗子,就这样倚在床头看着雨下着,直到看到窗边的书架上的医书似乎有被打湿的可能才起身披衣把窗子关上。然而受了这冷风一吹,便更加清醒了,再也没有睡意,点了灯火,顺手拿了本医书看了起来。

  ”小姐,今儿这时辰你怎么还没醒呢?小姐,该起来了。“

  夏忆然被凝儿唤醒,才发觉今天竟是起晚了,不觉好笑,自己昨夜竟然不知何时又睡了过去。

  ”小姐,凝儿今早上看见园子里的的玉蕊开了,竟是这般美丽的。“

  ”风雨中生,看似柔弱,却生来坚强,这个时候开倒也是有道理。吃完饭后,我去看看。“

  ”凝儿,然儿呢?“

  ”兰姨,小姐去药圃了。今儿早上,长了两年的玉蕊看了。“

  ”行,我知道了,然儿回来了叫她去我房里一趟,你俩的衣服我又给做了几套,你们来试试合不合身,到时候我再给你门修修。“

  ”嗯,小姐来了我会对她说的,谢谢兰姨。“

  ”凝儿,看我做了什么,一会随我去给娘送点过去,呃,娘,你在啊。哦,对了娘,今儿早上玉蕊开了,我炼了玉肤露,玉肤丸,还有玉蕊露粥。娘,快来,先喝点玉蕊露粥。能让你年轻十几岁呢。保准爹爹看了移不开眼,娘,过来尝尝,可好喝了。“

  ”凝儿,就你顽皮。“兰姨红了脸颊,三人喝着粥说笑着,”对了,我刚刚过来是叫你去试衣服的。我想着这快入夏了,给你俩做几身新衣服,等等去我那里试试。“”好,一会我们一起过去。“

  夏忆然听见屋外有些响动,以为是玉清风,等了一会,去不见他进屋,有些奇怪,起身走出房外。刚出门,差点被绊倒。她低头看了看门边的不明物种,只见一红衣男子躺在地下,然而夏忆然却闻到了浓浓的血腥味,再一看他的面容,眼里闪过一丝惊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