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医毒攻独:夫君甩不掉

情断前世

医毒攻独:夫君甩不掉 寒雨大人 2020 2017-08-02 01:15:18

  这已经是第二天了,离开都城华都,已经走了好远的路。夏忆然抬抬手,看了一眼天上的太阳,更觉得热得心慌,汗水流下,身子摇摇欲坠,仿佛下1秒,她就要倒下一样。“小姐,你怎样了?”“然儿,你有没有事?”凝儿走上前来搀扶着她,“娘我没事的,你们不用担心了。听那些小兵说,离我们的发配之地,还有两个月,到那时,天应该就没有这么热了,娘,你们不用担心我,我还能坚持下去。”

  两个月后……

  “小姐,三日后我们便能抵达。”“凝儿,这一路苦了你了,就连娘也去了,为今只有你陪在我身边了。”“小姐说的哪里的话,是凝儿自愿跟随小姐。”夏忆然会心一笑,然而下1秒,凝儿猛地推开她,接着,便是一支箭袭来,正好袭入,挡在她面前的凝儿身上,她看着凝儿,瞳孔骤然放大,“凝,凝儿……”“小姐,下一辈子,凝儿,还来找你,小,小姐,凝儿不能陪你了……”看着眼前的凝儿渐渐地没有了生气,夏忆然有些不敢相信,上一秒还跟她在说笑的凝儿,怎会成了如今这个样子。

  夏忆然看着身旁的黑衣人,定了定心,强装镇定的问道,“到底是谁,是谁让你们来的?”

  “不必废话,到阎王爷那里去问吧。”

  “呵,我都快死了,连让我知道的权利都没有吗?”夏忆然自知逃生无望,此时,便知,她只有死路一条,等我杀了你,我自会告诉你真相。”

  “哼,等你杀了我?我夏忆然的生死从不掌握在别人手里。”夏忆然看了看身旁那棵大树,卯足了劲儿的冲过去。

  “我夏忆然发誓,害我的人,你们都不得好死。”黑衣人也震惊了,他也没有想到,一个女子,竟有如此的气魄,“罢了,看你如此可怜,便让你做个明白鬼好了。哼,坐拥天下的君王,怎是心慈手软的主。所谓赦免死罪,不过是做给百姓看到而已,皇上才不会给自己留下祸害。”

  哄隆隆,哄隆隆……

  天上的雨,不要命的落下来,豆大的雨滴,打在人身上,生疼生疼的,冰冷的雨,打在夏忆然身上,血水与雨水混合,蔓延开来,夏忆然动动手指,艰难的睁了睁眼,看着大雨,轻轻吐出一句:我若有来生,害我之人,我让你生不如死。皇上又如何……”

  倾盆大雨哗哗的下着,终于,夏忆然抵不过那透骨的寒冷,在大雨中,渐渐模糊了视线,刚刚睁开的双眼,从此闭上没了声息……

  痛,是撕心裂肺的痛!

  夏忆然没有想到,原来人死了,是可以感知到痛的。下一刻,她睁开双眸,看着眼前的景象,半晌,突出一个字,“水,水……”

  一杯茶水,递到了嘴边,夏忆然就着喝了几口,缓了一会儿,才有力气看到了身边坐着的人,“你是?”

  “姑娘,你终于醒了,这整整一年了。哦,看我糊涂了,我是兰姨。善哉善哉!”“呀,兰儿,这个女娃醒了呀!我就说,经过你的救治,她一定会醒的,果不其然,你看我说对了吧。”“去,就你会贫嘴。”兰姨斜了一眼,那个男人。

  夏忆然整理了一下思绪,看着眼前的女人,和刚走进屋内的男人,声音干涩的说,“我没死吗?”“想什么呢,呸呸呸!丫头呀,幸亏你福大命大碰上了你兰姨,要不然,现在你早就死透了。这世间,也只有你兰姨的医术能够救你了。”

  “小姐,小姐你终于醒来了,小姐,凝儿舍不得你,呜……呜……”“凝儿,凝儿你还活着?”“小姐,呜呜,凝儿没死,小姐也没死,呜……”

  “姑娘,你刚醒来身体还很虚弱。凝儿,你先让你家小姐休息一会儿,晚饭的时候,我们再说吧。”

   “嗯,小姐你先休息。凝儿不打扰你了。”

  又一年春。

  “爹,娘,你们终于回来了。这一去两个月,你们两个可是玩儿得开心了,丢下我和凝儿在谷中,你们可真是狠心呀。”

  “行了行了,然儿!别抱怨了,爹这不是给你带了烧鸭了吗?快来快来,让你娘去做两个菜,我们爷俩喝点小酒,可想死我的然儿了。”

  “别了,爹,你们刚回来还是然儿做饭吧。”“好,就然儿最懂事了。”“爹娘,那你们先休息一下,晚饭然儿叫你们。”“行,那我和你娘,先去休息了。”

  晚饭时,夏忆然端起酒杯,冲着面前的两个人说,“爹娘谢谢你们救下我,认我做你们的女儿,也谢谢你们,教我武功,医术。现在的我,很高兴,也很幸运,谢谢你们,让我重新有了一个家,这杯酒,然儿干了。”夏忆然举起眼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诶呀,然儿,这么说不就太客气了,现在我们是你的爹和娘,你是我们的女儿,我们夫妻两,几十年也没有个一儿半女。如今有了你,我们才感觉到生命更完整了,然儿啊,也幸亏你,才让你娘,活的更加开心,爹也要谢谢你。”“是啊然儿,也幸亏有你,才能让我们后继有人,才能让我们的武功和医术不至于流失。况且,对我和你爹来说,你就是个宝,我们都没想,你竟是个千年难遇的练武奇才。”

  六月初,落花如雪,树下一白衣少女剑花飞舞,似真非真,美如仙人。长剑出,飞叶如箭,眨眼间,嫩嫩的绿叶已插入树干之中。夏忆然走过去拿下下那片叶子,往空中一扔,银针齐发,绿叶落下时已是千疮百孔。她弯起嘴角,这一笑已惊为天人。凝儿看了看时辰,走上前,递上帕子,如今的小姐早已不是以前人人可欺的小姐了。如今,若谁想来杀小姐,先要看看他有没有那个实力了,褪去了温婉气质的小姐如今更是自信大方,从容不惊。比起从前那个单纯的小姐,凝儿更喜欢眼前的这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