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剪不断两世清梦,理还乱浮世尘华

13.扬州认母

  房门是被呼啦一声急忙打开的,一名三十上下的妇女喘着粗气走了进来,应该是保养得很好,看着就像二十几岁的姑娘,若不是衣服显得老了些,还真看不出来。她妆也比较淡,并没有很妖艳地浓妆艳抹,时间也并不短,我都怀疑是不是那姑娘没传达到。

  她见到我很兴奋又不敢相信,很是意外和惊喜。“小七,你先出去。”她将身旁的小姐姐给叫了出去。

  都说老、鸨都是徐娘半老,可我觉得她风韵犹存,甚至比年轻姑娘还美,更是多了年轻姑娘没有的女人味。她见我正打量着她,湿润着眼又故意掩饰了下走过来端详着我,“我的宝儿都这么大了,让我好好看看……这眉毛,眼睛,鼻子,嘴,像,像极了她。”她轻轻抚摸我的脸。

  他?小宝的爹?是有多么想念那个负心汉啊,我怎么可能像那个人?还眉毛眼睛鼻子嘴都像,你怎么不直接说我就是啊?不过,我就说怎么没感觉小宝像着她了,可见他爹应该是个风流倜傥的美男子,毕竟小宝其实真心长得不赖,这娘也这么美,可我倒没看出几分想像来,估计是真的像他爹去了。“他?是那个都不知道我的存在的爹?”没心没肝的负心汉亏得小宝娘还这么恋恋不忘。“呵呵,我没有爹。”我冷笑几声,小宝也不会原谅那个抛下他们母子的男人吧!

  她微微皱眉,摸着我的头,“宝儿……”她再也没忍住,泣不成声,难道是韦小宝的到来更让她想起了那个负心汉?我岂不是冤枉?

  我拍拍她的背影,“姥姥虽嘴上说着没有你这个女儿,可每当入夜时她很是挂念你,想你有没有受欺负,过得好不好。我,我也很想你,我想知道你长什么模样,我是否有几分和你相似呢?”说着说着我想起我的爸妈,眼睛发酸也跟着哭了起来。

  我俩就这么抱着哭到没声了,我还往她身上蹭蹭眼泪,“那个……我饿了。”

  她看着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捋了捋头发,“你看看我,都忘了,这些饭菜都凉了,撤下去,娘给你叫好吃的!”

  我腼腆点点头,看着她忙碌着,她身上很香,不是那些庸脂俗粉的浓香,是淡淡的沐浴花瓣香,再有点淡淡的胭脂水粉味,许是有淡妆也就淡淡有这淡香吧。

  “你姥姥……她还好吗?我都有托人送来东西,但都被退了回来。”她擦着泪。

  “姥姥挺好,只是眼睛没以前好使了,还是在做刺绣,偶尔还会提起小时候你特别喜欢她的刺绣,每次做的新衣裳都会出去跟村子里的小伙伴炫耀一番。”我老老实实说着,明明都相互思念着的家人为何要这样。

  她又泛红了双眼,“娘……”新做的菜已经上来,她才回神,“饿坏了吧,快吃,宝儿这次是专程来找我的?”

  我才想起我的正事来,玛德,差点误了正事!“我是陪少卿去参加这次的乡试的,可是……在月溪镇遇到麻烦就不得已不走官道走的小路,在近郊客栈钱财被盗光,现在身无分文,走投无路……”我小心翼翼说着,一边注意着她的表情和动作。

  她认真听着,“无妨,只要人没事,你的朋友少卿呢?”

  “在废弃的庙宇里等着我,这银两我们向您借,以后会连本带息地还。”我也很认真地看着她。

  她一下子打过来,“说什么胡话,我都没尽到做母亲的责任,娘这些年攒了不少钱,也为你和你姥姥攒了不少,别说什么还,娘听着……很别扭很生疏。”

  我感动地看着她,这是一个母亲和女儿,尽管被亲人不理解还是会用自己方式去爱,韦小宝你是个八嘎!

  她摸摸我的头,眼里尽是温柔,“这么看着娘干什么,娘去给你们拿盘缠,再让厨房给你们做些饭菜装到食盒里,这里的饭菜也是很可口的,别处可吃不到,娘也不能陪你好好吃饭,你带去和少卿找一家客栈一起吃吧。”

  我有些尴尬,千里迢迢跑来就是为了要盘缠……更何况我还并不是小宝,不等我再说什么,她已拿来银票和一些碎银子,“都放好,出门在外一定要小心,你们可以住一间房,相互也好有个照应。”她像我妈一样一边拿着钱一边唠叨着,我是再也忍不住了,伸手就要去抱住她“娘……我好想你!对不起,这个时候才来找你。”

  换她来拍拍我的背,“宝儿,不怪你,你从小都没在我身边,我也没好好对你,好了,别让朋友等久了,等你们回来了,我好好给你们接风洗尘。”

  我死活抱着她不放,她摸摸头,“你要放好娘给你的玉佩,那是关乎你身世的,等以后,我会好好给你说的。”

  我拿出玉佩来,“是这个吗?一直都在身上的。”小宝也是一直戴在身上的。

  她点点头,“这玉佩你戴好,别外露,以后,以后我会告诉你。”

  难怪小宝都从没露出来,恐怕只有少卿知道了,若不是这次的事我也难知道他身上有这玉佩。

  我收好玉佩,这事关小宝身世的也不能马虎。“嗯,我知道了,那我先走了,等……小宝回来。”我将盘缠放好,又拿好食盒。

  迈出铜雀楼就凭着记忆往破旧庙里赶,不忘在路上打探打探附近的客栈。回到破庙,少卿连忙走上前,“怎么去了这么久?你怎么红着眼!”

  小宝听闻才疾步走过来,“那个女人说什么了?”他也很着急。

  我破涕为笑,“什么那个女人啊,她是你娘,我都快哭死了,你有一个这么好的娘,竟然都不能理解她。这么些年她有多想你们,你们知道吗?”

  他皱眉,推开我,“这么快就被收买了?真没用!”分明听出有一丝的欣喜。

  我拉着他俩,“我们去客栈吧,我回来路上看好一家客栈了,还有套房,我们还是住一个院子的好,这样相互有照应。”

  少卿苦恼,“我不和小宝睡,他睡觉有呼声还老是睡着睡着占我这边位置了,不能让我安静看书和睡觉。”

  我看了看小宝,“你看我干嘛?是少卿嫌弃你,你只得打地铺了。”

  小宝拉着我,“别啊,我也不想打扰少卿,不如你和少卿睡里屋的大床,我睡外面的软塌?你睡觉可安静了。”

  What?我正要拒绝,聂少卿走过来将我拽过去,“就这样了,快走,我都饿死了。”

  诶……我我我我,我这暴脾气!

  马车停在路边,我们豪爽的开了一个套房院子,小二更是乐呵呵将我们迎进了屋子里,我拿出食盒将饭菜都摆放出来,“这是我打包回来的饭菜,特别好吃,今晚有口福啦。”

  小宝一听到好吃的就忍不住伸手过来抓,我用筷子敲了他手,“洗手了没,忘规矩啦?”

  他吃疼缩回手,“像姥姥一样啰嗦!”

  我哼了一声,拉着他俩就出去打水洗手,已经是下午3点多,手机上的时间是我按这边的时间换算好了,方便我看时间,毕竟我真的学不会古人怎么看太阳来辨别时间。

  席间免不了男生间的话题,而我也快跟着他们变成男生,不过少卿的话题也都离不开一些诗词歌赋,小宝一脸懵比但也持着“你们开心就好”的心情听着。

  “落落,吃过饭我们去赌坊练练手。”小宝终于忍不住打断无聊话题。

  我抿嘴笑笑,“估计这路上也只有我才和你有共同语言吧,哈哈哈。”

  小宝撇嘴,“这路上也少卿也只有你啊。反正我和他是聊不起什么文绉绉的。”

  我自豪的努努嘴,“所以你们得照顾好我,今晚我和小宝去赚更多盘缠了,卿卿你就乖乖待在屋里看书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