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剪不断两世清梦,理还乱浮世尘华

12.远赴江南贡院(六)

  这么些天经过大大小小小镇与县城,离扬州城也越来越近了,本想着今日在宵禁前能够入城,结果途径花田我忍不住自拍了几张,还拉着他们一起拍了几张照片,我强行将“手机”这个东西植入他们大脑里。

  少卿合上书,“今晚我们是要露宿这树林里?”

  我被惊醒,睡眼朦胧,打了个呵欠,然后吐词不清道,“什么树林啊?”

  “少卿,落落,前面有一个客栈!”小宝突然在外面惊呼。

  我突感毛骨悚然,“我们都小心点,一般荒郊野外的冒出一家客栈,不是黑店就是黑店!”反正断定这是一家黑店了!以我多年看剧经验,此店必为黑店。

  少卿敲了一下我的头,“好好的客栈被你说成黑店,该打。人家也不容易。”

  我双手叉腰,“你们就是愚蠢!愚蠢之至!专坑你这样的,不坑你坑谁呀?不管怎样,出门在外事事小心总没错吧。”

  少卿将信将疑,“也是,小心点总是没错的。”

  “吁……”小宝将马叫停,“到了。”

  大家也都疲惫不堪,出来迎接我们的是一个老头子,很是慈祥,“孩子,这么晚了住店吗?”

  少卿很有礼貌回应道,“是的老人家,我们三位,你看给我们三间房吧。”

  老人家弓着腰,过来牵着马,“老婆子,带这三个孩子去房间,我把马儿牵到马厩去。孩子,这马厩你们窗子也能看见,这样你们也放心些。”

  老妇人闻声而出,“这么晚还在赶路肯定累坏了吧,还好我这热水还热着,你们洗漱洗漱便好好歇息了吧。饿了吧?我去给你们下碗面,饭菜可能没有了。”

  少卿意味深长看了我一眼,像是在嘲笑我还怕这俩老夫老妻开黑店。我撇撇嘴瞪了他一眼,心里也放松不少警惕。

  郊区小店自然是没有省府里豪华大气,但是房间也很干净整洁,还有淡淡的驱蚊草燃烧的味道,幽雅安神,特别是吃饱喝足后最想睡觉,洗漱了一番便上床呼呼大睡。

  香甜无梦,忽的楼下传来摔碗和打翻桌椅的声音,“你这不孝子!”是老头子训斥的声音。我睁开眼才发现房门已被开,包袱被翻过!惊呼“完了!”连忙冲出房门去,少卿和小宝也是衣衫不整跑出来,楼下两位老人都坐在了地上,周围一片狼藉。而客栈外几声马蹄声走远了。我们连忙跑下去扶起两位老人。

  他们一直在向我们道歉和自责,“孩子我俩对不起你们啊,这个不孝子带着那帮狐朋狗友盗走你们钱财,还将我俩积蓄都给拿走了……这个不孝子!”说着不停捶打自己胸口。

  我虽恼怒可也是那个盗贼的过错和这两位老人无关,可是养不教父之过,隐隐觉得这孩子如今成为盗贼,也是老人的纵容,若是采取措施也不会如此,将孩子宠溺成了盗贼。“这事还是报官稳妥。”

  少卿看了看我,也点了点头,“嗯,报官,这应该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明目张胆的打家劫舍!”

  那两位老人一听要报官连忙组织道,“不可呀不可。报官他会被抓起来的。”

  我皱起眉,“你们这般溺爱孩子,不是对他好,是害了他,你们知不知道你们现在正一步一步纵容他在往火坑里跳啊?!”

  他们急得快哭了,眼看着就要给我们下跪,“是我们错了,是我们错了,求求你们别报官,你们看看家里有什么值钱的你们都拿走好了,马厩的马车他们没能注意到。”

  我和少卿将两位老人扶着坐下,“他这样三番四次来客栈偷盗,你们便成了帮凶,可知?若不及时阻止他,将一发不可收拾。”

  小宝看了看两位老人,“算了,落落,这也快天亮了,我们看看包袱里是否还有些银两。”

  少卿安抚了下两位老人,拉着我上了楼,我也是拒绝的,我这不是心疼被偷了银两,而是觉得不能这样宠溺孩子,一直啃老到何时啊,而且还演变成偷盗了!我是为两位老人不值。

  看着被翻乱的包袱突然有些慌乱,那佛珠可不能掉啊,我专程用一个荷包装着的。幸好也还安然地躺在包袱里,仔细看了看除了钱财没了其它的东西都安然无恙。少卿与小宝也是一样。可是现在难题来了,身无分文的我们才到扬州府,剩下的路程我们将无法继续。

  我看了看小宝,“师父,我们可以去赌坊走一遭。”但是看了看我全身上下,并没有一件值钱可以抵押的东西。

  小宝从怀中拿出一块玉佩,看色泽还是上等的。“这是她留给我的。”

  少卿连忙抢过去,“不可,你万不能打它的主意。”说着就交给我,“落落你最细心,将这个暂且帮小宝收好。”

  我接过玉佩,这应该是小宝他的娘亲留给他的,看得出来也经常拿出来抚摸思念。何不顺水推舟?“小宝,如今我们已是走投无路,幸好的是离扬州府已是不远了,天亮我们便能入城,不如……”我向少卿眨眨眼。

  少卿明白我的用意,但又很担忧地观察着小宝,我也知道这对于小宝来说以是一件十分为难万分痛苦的事情,他一面是恨之入骨,而另一面却又是无尽地思念。可是连现在这么急迫的时候都不能促使他去见上一面,又怎能期盼着以后能见面呢?错过一次机会恐怕就再无机会了。难道真的要后悔一辈子吗。

  小宝薄唇紧抿,我和少卿立在一旁,气氛尴尬得我俩快窒息,天已经泛白,小宝拿起包袱,“我们先入城。”

  我和少卿也只好拿起包袱,跟在小宝身后,两位老人为我们准备了好些干粮,抹着泪递给我们还是连连道歉,看着我心里十分心酸和不好受,凭什么孩子犯的错要老人来承担,尽管监护人有一定责任。

  一路上很安静,小宝缓缓驾驶着马车,少卿则继续看着他的书卷,我也插上耳机听起音乐在备忘录上敲着日记,这是从我穿越过来后每天都坚持做的一件事,不需要文才就记每天的流水账,有时翻翻还会笑出声来。

  马车突然停了下来,我与少卿打开车门下了马车,这里是一座废弃的不知是什么的庙宇。小宝一本正经走到我身边,“你知道的,我永远都不想见她。”

  我则是一愣,“可是……”

  他打断我的话,“可是我们身无分文,所以必须得求助。她无疑是唯一的选择。”

  玛德,总算是开窍了。他又继续道,“所以,你拿着这个玉佩代替我去见她,她见到你肯定很高兴,也算是替我见了她,她也该很欣慰了,我也没破了姥姥的戒。见她的是你不是我。”

  亏我还高兴开窍了,尼玛开个P的窍!“别的事可以代劳,这件事不行。”我很坚决地拒绝了。

  小宝拉住我,“落落,算我求你了,我真的很厌恶她不想踏入那里半步,不想见到她半分,可是听了你说的子欲孝而亲不在,不想让她留有遗憾,就让她以为她还是见到了自己孩子长这么大了,还这么俊俏。”

  这是什么逻辑,我怎么脑细胞不够用?!我觉得我才是想要把他的脑袋解剖了看看里面是装的些什么,怎么会有这么些奇奇怪怪的想法。“既然是为她着想,你就该自己去让她见一见,让我这么个假的去是什么个意思啊?”

  小宝一拂袖,“算了,我们街头卖艺我也不愿去找她!去他,娘的什么子欲孝而亲不在。”

  罢了,让他,娘有个念想也是好的,“我去,就冲你提到了子欲孝而亲不在,明明就口是心非。”

  捏着玉佩面红耳赤问着路,顶着大家异样眼光找到了传说中的铜雀楼。这江苏一带也果然是出人才的好地方,连这妓,院的名字居然都是出自杜牧的《赤壁》里面“铜雀春深锁二乔”暗喻这铜雀楼里的全是国色天香的美人儿。硬着头皮踏进这铜雀楼,刺鼻的女人浓香味扑鼻而来,我呛了几声,身边早已围满了美女,这美女傍身也是一种享受。

  “公子好生面生,这是第1次来我们铜雀楼吗?”

  “公子长得可真俊俏啊。今儿就不走了吧?”

  耳边全是公子长公子断,可我也不厌其烦一一应着,顺便左捏一下细腰,右摸一下翘、臀,左拥右抱个够。“各位美女姐姐,我想打听一个人,你们可愿告知与我?”

  “只要是公子吩咐的,我们当然是愿意的,哈哈哈。”

  我也跟着咯咯笑起来,“韦春花可知道?”

  突然她们停住了笑,“小公子找我们韦妈妈可有什么事啊?”

  另一女子捂着嘴,“莫不是……哈哈哈哈”

  如今都已经是老、鸨了,看来是混的不错的。我瞪了一眼一脸淫、笑地女子,转而抚了抚问我话那女子的脸颊,“你只管去叫一下便好,旁的不需要知道。哦,给爷找一间上等房,我坐着等她来。对了,告诉她我叫韦小宝。”

  她们利索给我找了个好房间,还有留了个美女小姐姐陪在身边伺候,当然那名被我瞪了的女子也是退了下去,我也并不客气,有便宜占,不占白不占!和这小姐姐打打情骂骂俏打发下等韦春花的无聊时光,按理说应该是等不久的,毕竟她听说的是韦小宝来了,她思念了许久的孩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