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剪不断两世清梦,理还乱浮世尘华

11.远赴江南贡院(五)

  这是什么情况,这第三关来得太突然我都还没准备好,就过了?就是一道简单的英语送分题?Oh my god,我第一次是靠英语送分的,没有一丝防备,没有一丝顾虑,英语题就这样出现。

  那现在该怎么办,谁能救救我,“潇湘姑娘,这也是我胡乱说的,我也不知道这个是什么东西,这第三关是过不了了。告辞啊……”

  场下一群人也是摸不着头脑,他们也不知道这扇子上的图形是什么,也不知道我刚才说的不知道是什么话的话是什么,只知道潇湘说我过了他们就起哄了,而我现在又说我也不懂得,场下又一片疑惑。

  潇湘亦是惊讶,跟上几步,“公子留步,你明明知道这句话,你也在诗词里表达出你的情意,如今为何要拒绝潇湘呢?”

  我看见少卿与韦小宝满是担忧地在台下注视我,我这骑虎难下,尴尬得狠。“潇湘姑娘,这诗词我是写给我的青梅竹马容儿的。刚刚是被你们给拉上台与那位公子比拼什么诗,我是陪我家公子参加乡试的,这还得赶路呢。我这一没敲鼓,二没向潇湘姑娘你表达情意。不料被误解,还望潇湘姑娘海涵。”

  潇湘眼看泪水就要滴落出来,“莫不是公子嫌弃潇湘出身。”

  我勒个去,自古男子是看不得女人眼泪的,现在倒好,场下的人都在骂我是什么负心汉。

  “你是专程来砸场子的吗?”人群处传来凶狠的声音。

  我看向声源处,几十个下人簇拥,为他打开一条道出来,他缓缓走上台,“今日这场招亲也是我为潇湘准备的,也是想给三弟一次机会,结果他没把握住,倒也断了他念想,也为潇湘找了个如意郎君,你却要拒婚?也不打听打听我秦府在这月溪镇地位!今儿这亲你是成也得成,不成也得成!”

  台下刚刚那位秦公子跑上台来,“大哥,他若是有爱的人,潇湘嫁给他岂不吃亏,不可啊大哥!”

  尼玛,原来还是一个公子爷。这祸闯大了,处理不当怕是难以离开这月溪镇。“秦大哥消消气,我娶,我娶还不成?这潇湘姑娘这般美貌又有才气,真是世间难得奇女子,这样好不好,今日已晚,明日我到府上来向潇湘姑娘提亲,选个黄道吉日,风风光光迎娶潇湘姑娘,你看如何?只是我家境贫寒,也怕拖累了潇湘姑娘。”

  那秦大爷看了看秦三爷,“三弟,这潇湘看不上你的才情,你又不敢上台去最后一次争取,如今已经有了赢得比赛的人,你还不死心?反正这潇湘也是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我给过你们机会。”

  潇湘湿润了双眼,福了福身,“潇湘既只看重文才,必不看重家境,潇湘有些细软,也可支持公子。”

  我特么是看不懂了,这家族恩怨还是怎样啊?“秦三公子为人正直,虽才学上尚未成气候,但也是一支不可估量的潜力股,你若不抓住他,你会后悔的。”我凑在潇湘耳边细语,又站直了身子,“谢姑娘厚爱,那明日秦府相见。”

  玛德,见个P!劳资逃之夭夭了!

  我朝着小宝少卿方向疾步走去,少卿由担心转而有些疑惑,我不管他俩多么疑惑或者是责备,拉着他俩赶快离开这是非之地,我这忙算是帮了倒忙还把自己给赔进去了。

  火急火燎赶回客栈,“玛德,累死我了,我们连夜从小路快走,不过得先看看有没有被跟踪,那个秦大爷也不是什么等闲之辈。”

  少卿喝了一杯水,坐在凳子上,“瞿兄的才华今日才见识到,真是深藏不露啊。”

  韦小宝大喘粗气,“你怎么蠢到把自己给卖出去了啊?”

  “得了你俩,我几斤几两你们还不知道?字难看,还不识字。我特么也不知道怎么就把自己给卖了。”我也很无奈的,可宝宝还是得笑着。

  韦小宝破天荒没再说我,而是自个儿出去了,回来时便绑了一个人回来,“这小子在外面鬼鬼祟祟的,爷把他给绑了,我们快走,趁还回去报信的人还没回来。”

  正拿着包袱准备出门,有人急匆匆敲着门,“瞿公子,瞿公子?我是潇湘姑娘身边的丫头。”是小女生的声音。

  我打开门,小丫头给了我一包东西,“这是我家姑娘送你的盘缠和一些干粮、糕点,还画了一幅地图,说你照着这地图走就能很快到达扬州府了。”她看了看少卿和小宝,在看着我,“姑娘说了,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她明白了也会好好珍惜。只是这秦大爷肯定会盯着你,所以你们得连夜赶路了。”

  我接过包袱,“替我谢谢你家姑娘。”

  马车一路奔驰,少卿也疲劳困乏了在马车上睡着了,我看他睡着便出了马车与小宝坐在一起。

  更深露重,月光透过树枝斑驳洒在路上,斑驳陆离,只听得马车滚动的声音。显得阴森恐怖。

  我尝试着将挂在嘴边的“对不起”三个字说给他听,可每次说出来的就变成了另外的话,“快到中秋了吧,月亮圆圆亮亮的!”

  “你从未听我提起过我的爹娘对吧?”小宝突然问道。

  我有些担忧地看着他,点头,轻声“嗯”了一声。

  他看了看我,撇过头去继续看着前方的路,愁眉紧锁,“我不知道我爹是谁,他应该都不知道这个世上还有我。而我娘……”他吸了口气,“她叫韦春花,听说长得很美,一个人在扬州府打拼,她未婚先孕生下我,姥姥听说了她在铜雀楼,便去了扬州府寻她,看见幼小的我就将我抱回来抚养不许我娘来看望,也与她断绝了关系。”

  铜雀楼?这名字好熟悉……等等,潇湘是铜雀楼头牌!“你……讨厌她?”

  他点头但又摇头,“我想她,可是我也恨她。”

  我低下头,我并不知道怎么安慰一个人。“每个人的付出都是为了自己爱的人和家人,如果连家人都不理解自己,她好可怜好孤独。”

  “如果……”我忽又抬头,正对上韦小宝凝视的目光,深邃未知。他扭过头去,“如果她只是农妇,我就可以和少卿一起考官了。”

  我义正言辞道,“读书不是唯一的出路,你要相信你自己,有些人寒窗苦读十余载考取功名却也不及你在皇帝身边的一句话。”玛德,一时情急把未来的事都给抖出来了。“总之一句话,有出息不止读书这一条路,文的不行还有武的!武的不行你还有捷径,勾,引皇帝!”

  他撇了我一眼,“比我还没个正经!”

  “拐个皇帝做基友赚大发了好嘛?还不情愿,你不愿我愿。”我倒是想,可惜人家只和你做了基友呀,估计我还是搭线人,就你这榆木脑袋肯定还转不过弯。

  我抬头望望天空,这都过了这么久了,爸妈肯定报了警,我已经是失踪人口了吧。“可是我想我的爸爸妈妈。他们是世上最好的人。如果还有机会能回去,我一定要给他们说我爱他们!还有……我好想他们。”每逢佳节倍思亲,眼看快到中秋佳节了,可我却和他们差了几百年的距离。

  小宝拍拍我的背,“怎么回不去?不管有多远,等不了多久,我给你配几十辆马车,几百个下人,让你浩浩荡荡,风风光光回去。”

  额,别别别……别整这么大的阵仗,那画面太美我不敢想象,我要警察局一日游吗?让我一个人安安静静回去吧。“呵呵呵,不用了,小宝就不想见见你娘吗?我们就要到扬州了,不要等到子欲孝而亲不在的时候后悔莫及。”

  他明明犹豫了半晌,坚定说道,“不,不见,我永远都不会见她。”

  剧情的发展怎么不按套路出牌,我都这么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了,怎么他还这么无动于衷,此时不该是他感激涕零,哭着喊着要见娘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