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剪不断两世清梦,理还乱浮世尘华

10.远赴江南贡院(四)

  我欣喜若狂,“小宝伟大!”

  他冷哼一声,“再不走就看不成了!”

  我转身就往外走,“快走~”

  按照老板说的路线,很快就到了月溪溪边,潇湘姑娘在花船上搭了台子延续到岸上,岸边挤满了人,我左拱右挤,硬是给挤到了靠近船的位置,但早已看不到他俩的踪影。这可不妙,等会儿还得寻他们,事已至此还是不管了。潇湘姑娘一直未露面,一直由一个小丫头传达其意。

  我戳了戳旁边的人,“哥们儿,现在是在干嘛?”

  那人正在冥思苦想被我中断,没好气道,“没看到我在思考?”

  老,娘能没看出来你特么在思考?再怎么思考看你这德行也思考不出一个屁来!没素质没涵养!旁边另一男子拍了拍我,“现在是第一关的对对子,看那台上的题。能对上了便上去敲鼓说出对子。”

  我感激地看着他,又看看台上的字,好像它认识我,我不认识它,又尴尬再问那男子,“我近视,看不清台上的字。烦请兄台给念念?”

  那男子也不嫌烦地给念了出来“观月溪,赏月兮,月兮落月溪,月溪月兮。”他看了看我,“紧接着第二题‘印月溪,印月影,印月溪中印月影,月溪万年,月影万年’。”他不禁感叹道,“潇湘姑娘不仅人美,连文采也这般好,佩服佩服。”

  而刚才并不理睬我的人突然搭话,“只是可惜了出身。”

  我特么哔了狗了,既然欣赏一个人,为什么要被一些尘世虚渺束缚呢?出身怎么了?人家愿意的吗?如果出世就被宠成公主,谁特么想去做头牌?人家卖艺不卖身又怎么了!况且这潇湘姑娘的两对对子相互对应,前者观溪赏月,明月倒映在水面上。后者便是看着水中月,感叹溪水与月长久共存!不过是一女子用两对对应的对子含蓄地表达出自己对矢志不渝爱情的追求与向往罢了。这么忠贞的烈女子怎地在这些人眼里变得如此不堪?

  不过这两对对子出得的确检验人的学识,很快能让那些滥竽充数,附庸风雅之人原形毕露知难而退。这第一题的难度都已经这般高了,这位潇湘姑娘确定是想自己嫁出去么?还是在为难自己或许是趁自己隐退时将自己才气传出去,想寻得真正珍惜自己的才子?

  虽然一直在思考这潇湘姑娘是何目的时,脑袋里已经是想出这对子来,从小学一直偏科语文,又对古文学颇为喜爱,常常爱看些诗词,而老师也会慢慢培养我们一些,会让我们自己写写诗什么的。到了初中越接触古文学越是喜爱,老师也会扩展知识,对对对子。也不是说我文学好,我也就是半壶响叮当,只是这对子似曾相识。

  我看旁边告诉我题目的公子也冥想了许久,又觉他是真心爱慕着潇湘姑娘,便有了一个好主意,“兄台,我想出来了,可又怕闹笑话,不如你帮我看看如何?”

  他满是惊讶,“你已经对出来了?”

  我笑笑,“是呀,我说与你听,你帮帮我。”

  刚才并不搭理我的男子也很有兴趣往我这边挪了挪,“我倒想听听你能想出什么样的对子来。”

  我不屑看着他,凑近了这边的男子,“这第一题,‘观月溪,赏月兮,月兮落月溪,月溪月兮’,我对‘游西湖,提锡壶,锡壶掉西湖,西湖惜乎’。这第二题‘印月溪,印月影,印月溪中印月影,月溪万年,月影万年’,我对‘赛诗台,赛诗才,赛诗台上赛诗才,诗台绝世,诗才绝世’。兄台,你觉得怎样?”

  他瞠目结舌,“兄台真是绝对!才华出众,小弟我佩服得五体投地,有你在潇湘身边,我也没遗憾了。”

  我眼珠一转,撇嘴道,“可是兄弟我也很为难,我只是参加陪同我家公子参加乡试途径于此,家乡中有青梅竹马的女子在等我,我万不可辜负了她。不如你上去?别让这好对子就这样隐没于世了。”

  他连忙推脱,“这是潇湘的花台,岂可儿戏,不可不可,而且我秦某一生坦荡荡,决不会干这等事。”

  我恨铁不成钢地继续说道,“你傻啊,你喜欢的人都快被别抢了,坦荡荡有P用。”

  我们这厢正在推辞,而另一侧台上已敲响了鼓,全场一片唏嘘,我也好奇望过去,好像有点眼熟,乍一看,这尼玛不是那个不理我的那个人吗?这厮居然也想出来了,我倒要看看从他嘴里能吐出什么来。

  他有礼地恭了恭身子,那丫头也打量了一番,“这位公子可是想好了,我们这里上来除了这两个对子还会继续我们的第二关的七步作诗和最后一关的上知天文下晓地理一气呵成。”

  那男子有模有样做了个请的样子,满脸洋溢着笑容,我向来爱憎分明。他走到题的对子题帘处,“这第一个,游西湖,提锡壶,锡壶掉西湖,西湖惜乎。”

  台下都拍手叫绝,唯有我和这位秦公子一脸懵比地杵在那里。

  他继续道,“这第二个嘛,赛诗台,赛诗才,赛诗台上赛诗才,诗台绝世,诗才绝世。”

  又是赢得台下一片欢呼,都在说才子佳人,天造地设一对,可秦公子脸都绿了,拳头握得死死的。我也是焦灼,刚开始都说了让他去就该去,扭扭捏捏像什么,像,姑,娘!现在倒好,风头被抢了,还是一个抄袭的。

  秦公子怒火未减,“骗子,这两句明明是我……”我连忙捂住他的嘴,尼玛我帮你你这是要害死我啊!“我哥哥受刺激不轻,别见怪别见怪。”连连道歉。

  “嘘……后面的题他会露陷的,第一题都这么复杂,这后面的题该是多难,我们别暴露了自个儿啊!”这哥们是对潇湘铁了心的在乎啊!

  小丫头进到屏风另一面,听了吩咐再次出来对着我们道,“我家姑娘说了,你们说这位公子是骗子,可是有什么理由。”

  这位老秦还是没按耐住,“他就是骗子,这两句是我旁边这位小兄弟想出来的!”他坚定地指着我。

  尼玛你个坑货!你就是对方派到我方的间谍!我陪笑道,“不可信不可信,他这里有点……额。”

  那小丫头福了福身,“烦请这位公子与台上这位公子比拼下这七步作诗。”她眼睛一直盯着我看。

  我有些为难,却也推脱不了,秦公子双手抱拳,“我不希望潇湘被那样的人给欺骗。”

  尼玛就出卖我是吧?谁说的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我今儿要灭了他的手足!太打脸了。台下也都做好了看好戏的准备。

  “我家姑娘出生在这月溪镇,想必两位公子从这对子中也不难看出姑娘对这月溪的喜爱,请各自以月溪为题,七步成诗。”那小丫头看了看我俩,“两位公子开始吧。”

  我跨出步伐,“月溪词。

  月溪清,秋月明。

  月落清溪上,誓与万年情。

  单知单恋不相见,此时此地请卿听。

  既知相思苦,当明爱慕意。

  相思之苦难入喉,爱慕之意生远愁。

  知卿本寻千古情,愿吾执手偕白头。”刚好七步,不多也不少。

  而与之同时,“月落月溪上,潇湘着彩裳。众人赞奇美,我道你最美!”

  大家啼笑皆非,在大家倒彩中那男子黑着脸走下去了,我强忍着笑,的确也是笑不出来,这已是第二关,这第三关可不能过。

  那潇湘从屏风后出来,戴着面纱,手上扇子上竟是绣的英文,excuse me?她这是什么情况,难道她与我是来自同一个地方?“不知这位公子贵姓。”她有礼地福了福身。

  我也回了礼,“姑娘客气了,在下瞿落。”

  “多谢瞿公子一直以来的爱慕之意,也多谢唯有瞿公子能明白小女子的一片丹心。”她说着又是福身行礼。

  我挥挥手,“罢了罢了,如今我们也是相遇相识了,只是你这扇子上的I Love you, merry me。不知是……”

  她惊讶得扇子落地,我忙走过去拾起扇子,更加笃定她就是现代人。

  她接过扇子,“这句洋文是认识的一位传教士教我的,却不知瞿公子竟轻易读出来,瞿公子果然是上知天文下晓地理。潇湘佩服。”她退了几步,害羞道,“今晚的第三关便是这句话,以此话结束。”

  场下早已沸腾,叹息的,夸赞的,惋惜的,祝福的,只有我和秦公子是吃了翔一样的心情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