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剪不断两世清梦,理还乱浮世尘华

9.远赴江南贡院(三)

  老怪物捋了捋胡子,“我看这位公子也非池中之物啊!罢了罢了,一切不过是随缘。好了,让我看看你的手。”

  我才想起我的手也被擦破了皮,一提醒我倒有些疼了,我伸过手去,他给我清洗了一下,涂了药将其包扎好,虽然疼痛,好在这老怪物的手法娴熟且用的药也是极好的,只觉手上清凉。少卿看着我的手,“唉,你这手也是频频受伤……”

  我摆了摆包扎好的手,“它坚强着呢,不怕,哈哈。”

  春容安放好秋水,小宝将地址说与春容,还留了盘缠给她们姐妹俩,少卿也将地址写了下来让她们随身带着。我们远去江宁府带这两个姑娘实在不妥,只好让她们先回去,一来算是做了善事收留了她们,二来姥姥一个人在家也可以照顾照顾姥姥。

  我们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告别春容秋水姐妹俩,便来到买马车集市上,小宝已迫不及待在物色一匹好马,也不是什么绝世好马,只是普通马中较为出色的罢了,否则在古代好马可贵着呢!而我则在看哪种车宽敞一点,主要是性价比要高,经济实惠!

  我看中一辆马车,让店主简单在车门处做了一个遮阳的,在里外都做了扇片外面用竹笼罩着,将其牵引出来固定到车轮上,车轮一滚动就会转动起来,这样外面驾车的人也不会被暴晒,车里和车外的人还能享受到风,而这店主将我的想法买了,不仅免费给这辆车,还给了我不少银子,车里还配了豪华大车才有的软垫和小棉被。我这专利可比这些值钱多了,不过罢了罢了,就算造福世人了。

  这一改造也花了不少时间,眼看就要夕阳西下,只是如今有了马车从这个镇子到下一个镇子,一个时辰足矣。

  但是买马儿就花了我们一百两银子,现在才走了一个镇子,用钱如流水般,照这样用下去恐怕到不了江宁府我们都已经花光了所有的盘缠,不过我和小宝身怀绝技,我还有些小想法小发明,一路应该还是不会缺钱的。

  我与少卿坐在车里,他打趣道,“你俩出来是游山玩水的吧!我这穷书生这样一弄还真像既有马夫又有书童的富家公子哥。”

  我摇摇头,“嗯……?不不不,你是未来富家公子哥他爹!不过这公子哥得文武双全,别像他爹这样是个文弱书生!哈哈哈哈……”

  韦小宝在外面也乐了,“就是就是,劳资要当他干爹!”

  我抿嘴偷笑,“你?你可别把孩子带坏了!不妥不妥,还是我来当干爹。”

  少卿无语,手里拿着书,一本正经说笑道,“这夫人都还没有,你们都已经在抢我儿子了。”

  我和小宝咯咯笑着。少卿突然将书放下,“有时真想知道瞿落兄的脑子里还有些什么我们都不知道的想法和这些东西。”

  我一惊,眼珠转转,“小伙子你这想法很危险知道不啦,你要快快断了这想法。”

  少卿茫然,“怎么就危险了?”

  我笑笑,“万一哪一天你实在想不明白,把我给解剖了,我不就一命呜呼哀哉啦?”

  韦小宝在外面笑得感觉快要喘不上气来。

  到达月溪镇,已是夜晚,奔波了一天已是疲惫不堪,哈哈,按套路是这样的,可是,我是在马车上安逸地睡了两个小时,只是特么的醒来的时候就尴尬了,我特么怎么就躺在少卿腿上了?!抹了抹口水,蹭地一下子弹坐起来,“你特么看书这么认真都不知道我睡着了吗?”

  他随手将书放在一旁,“知道。我不是给你批上了棉被?”一脸无辜样子。

  我去,心瞬间被萌化,但又摇摇头,“不是!我都睡成这个样子了你不知道叫我的吗?”

  他更加委屈,“你当真不知道?”

  我一脸懵比,“我特么睡死了还知道什么啊!”

  他撇撇嘴,“你先是睡着睡着头就靠倒到肩上了,我戳了你的头,结果……”他学我道“你特么有猫病啊,再戳老娘试试!”说着他还学起了我的动作。“我是不敢戳你了,后来你变本加厉头睡滑落下去了,就索性直接睡在腿上了,我企图叫醒你,结果……”他又学着我,“你特么再推老娘试试?等会打得你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他学完安静地看着我,气氛有点尴尬。

  “啊哈哈哈……”我干笑几声,企图打破这尴尬氛围,“这,好像说起来是我的错。不过……都过去了!”连忙拍拍门问着韦小宝,“小宝,到了么?”

  韦小宝应道,“到了!一直在找客栈,少卿都不满意。”

  我无语道,“还挑剔什么,等会看到客栈直接住进去。饿死了。”

  小宝将马儿叫停,“这里有个客栈,我们去看看吧!”

  我立马打开门,“就这家了!”

  “客官里面请,请问是住店还是吃饭呢?”小二很热情地上来迎接,还有专门牵马的小厮。

  “住店,我看老板这生意不错的啊!”这家客栈人来人往,几乎客满,

  掌柜笑道,“这多亏了潇湘姑娘衣锦还乡,在这月溪上为自己招亲。潇湘姑娘是扬州铜雀楼的头牌姑娘,出生在我们月溪镇,卖艺不卖,身,琴棋书画,诗词歌赋,舞姿妖,娆更是迷人。如今将自己赎了出来,回到家乡招亲。许多人慕名而来,小店离这月溪不远,自然今天宾客满座。”

  有这样的事?这是一件好事啊,有热闹凑,不凑白不凑。

  少卿却道,“换一家,太吵了。”

  我阻止道,“饿了饿了,好饿,就这家,老板,来三间上房。然后菜单送到房里,我们在房里点餐。”我眼睛咕噜一转,心里谋生计策,“老板肯定没有连房了,给这位公子找一间稍微安静点的房间,隔远了也没事!”我指了指少卿。

  掌柜皱皱眉,尴尬道,“客官不好意思啊,本店只有一间房了,是上房,还是有客人退了房才留下的房。”

  韦小宝道,“我也觉得太吵了,走吧。”

  什么情况,啊,什么情况?韦小宝不是比我更喜欢凑热闹吗?

  掌柜留道,“客官,本店低价,且这上房最靠里,环境优雅,不会吵到你们,现在全城客栈都差不多客满,现在这个时候也难得进顾客了。你们留下来不也双赢?”

  有头脑,我喜欢,“反正我不走了,要走你们走,就丢下我算了。”

  韦小宝没好气说道,“那你一个人在这,我们走!”

  少卿有些犹豫,“小宝消消气,瞿落兄他什么都不知道,也别怪他,何况这家店也没错,我们也没去月溪,不如住下,还是上房,环境优雅,且只住今晚,你也是知道瞿落脾气的,万一丢下他一人出了什么事怎么办。”说着就示意我订好房间。

  我笑笑,“老板就给我这间房,我可是好不容易说服住下的,价格实惠点啊!”

  掌柜的乐呵呵让小二带我们去房间,这里果然比较偏,并不是店里楼上房间,而是独立出来的小院子,幽兰院,不远处还有个翠竹院,这两间上房应该是豪华套房型了吧。

  小宝从吃饭一直没有理我,我想套近乎也不行,索性就先与他冷一冷,等他气消散些再和他说道说道,还没问为什么莫名其妙就生气了。吃完饭我就拿起包袱跑到外室软塌上去,“你们两个睡大床,我一个人睡这个软塌就好了。”说着我就假装躺下睡觉。

  隔着屏风,小宝应该睡下,少卿还在看着书,我蹑手蹑脚准备开房门。

  “你去哪?”少卿不知何时在我身后的,吓得我嗝了一声。

  我不敢直视他,“我……我去尿尿。”

  “屋里有夜香壶。”少卿好像什么都看穿了。

  我支支吾吾,“我……我想出去玩,我都没好好看看这扬州小镇的夜景……我只不过是想看看,我们今晚留宿小镇,明天就开始赶路了,就直接奔往的县城不会在镇上停留了,今天又刚好有热闹……”

  少卿脸色沉重,“你可知小宝为什么这么生气?”

  我猛地摇头,我特么就是不知道啊!

  他看了看我,“罢了,这事要他自己和你说,你也别怪他。”

  可是,这个先不说,先说许不许我出去啊!

  这时韦小宝走了出来,“走!我倒要去看看这铜雀楼的头牌是怎样的!”语气中藏着丝丝怒火。

  少卿拉住他手臂,他看了看少卿又看看我,“自从落落来了这里,的确没好好看过夜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