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剪不断两世清梦,理还乱浮世尘华

6.get新技能,小宝大大我跟你混

  自从知道韦小宝的赌博技能在古代混得是如鱼得水,心心念念全是如何学到这个技能,哪怕道行没那么高。

  “这骰子重点在于怎么去控制它而不是它来左右你,主要是靠耳听。我会一一教你如何听,然后再是如何看庄家的表情,还有眼睛,眼睛是不会说谎的……”韦小宝有模有样当起老师来,我也很认真的学习,还做起笔记来,即使少卿也根本看不懂我的鬼画符,笑哭啊!我也没练过毛笔书法,写的也是简体字,在少卿看来就是鬼画符惨不忍睹。

  日复一日,周复一周。天天与骰子打着交道。“很好,基本的理论你都掌握了,我们就差实际操作了,也是该出山去给我们仨赚些盘缠了。”韦小宝一大早将我拉起来就和我比试了几局。“看不出来你不仅是练武奇才还是赌博的奇才!”

  我兴奋得合不拢嘴来,“哪里哪里,是师父教得好教得妙教得……没啥,那小宝师父我们接下来干嘛?!”我托着脸近距离看着他。

  他狠狠拍我脑门,“走,赌坊召唤你。”说着他便转身走在了前面。

  “啊?我?不是你吗?”我追着上前。

  我们换了一家赌坊,小宝领着我找了一桌让我下注,我也先观察了几局,靠着耳听,每次开的便与我听的相同,便开始下赌注。

  庄家小哥又摇起骰子来,骰盅落桌,“开买。”

  我扬起嘴角,这个太简单了,这个技能早在小宝训练我的时候是最初级的。我毫不犹豫就注下了豹子,这次这位小哥是摇的全六开。

  场上一阵唏嘘,若我买了豹子,开中这局所有的钱都得归我。但也没人甘愿冒险,买豹子是有银子最低限的。

  这小哥打量了下我,不知是觉得我勇气可嘉还是看出我也是有备而来的。“买定离手,买定离手了啊!”

  小哥打开果真是豹子,我得意地往小宝那边看,他一副事不关己撇过头去,我高兴地收揽所有银子,果然是这个技能来钱快!

  连开几把我都稳稳地赢,桌上的人都视我为赌神,跟着我下赌注也带着赢了不少。这小哥狠狠看了我几眼。“买定离手!”

  我明明听的是小,但打开却变成了大,我疑惑地看着小宝,他只是微微翘起嘴角。在第二把仍是与我听的相悖,小宝也已缓缓靠近我身边,“别急。”他轻轻在我耳边说道。

  我仍按照所听的下注,那小哥正要开盅时,小宝抓住他的手,“小哥,手有些不稳,我来帮你开吧。”说着打开骰盅,果然还是我听的那样。

  我还是赚了不少,正兴奋着,“好了落落,我们走吧。”韦小宝帮我收好银子银票拉着我就走。

  “小宝小宝,还没玩够呢。”我沉浸在幸福中。

  他转过身看着我,“我教给你这技术,不是去抛头露面的,在赌坊见好就收,别引起注意,你太容易锋铓毕露了,这也是为什么我要带你来实地练习的原因。很容易引火上身的,你知不知道!”

  我有些懵了,“我……”

  他继续说道,“刚才那小哥只是开始做手脚,后来就是引诱你借钱继续,你会沉迷进去知道倾家荡产还欠下赌债!你只学会了跑,现在就想飞吗?你能听说最后开盅关头有骰子被再次动过么?”

  我懵比摇头。他叹了口气,“好了,今天的学习还是没白来学,所以赌坊都会有操控骰盅里骰子的技术,进而操控着某个目标,直到那个目标中计。”

  我崇拜地看着他,“师父,我明白了。你真的真的是我的偶像!小宝大大,以后跟你混了!”

  他又一次拍打我的头,“你明白个狗,屁!回去教你那个技能然后再教你如何识破。然后我们就可以再进行下面的学习了。应该在我们去江宁府之前你能掌握了所有,后面的就只是日积月累的熟悉和练习了。哈哈哈,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不过你也得有你自己的一技之长,你也得娶妻生子养家糊口呀。”

  我吃疼地摸摸头,“哦,师父!”我上哪去娶妻生子啊==。

  姥姥见我们每日不务正业练习着骰子老是念叨我俩。“今儿我们去河溅边的山洞里练习。你要和我比大小。”

  这比大小得在短短时间里听清对方骰盅里是什么,同时还得听清自己骰盅里是什么样的,手上还得操作着让骰子变成自己想要的,也就是短时间内得在意这三样因素。我练习了一段时间,现在还不是炉火纯青地步,还很手生。

  山洞里很凉爽心情也美丽许多,“小宝师父你说这么个风水宝地怎么不早带我来。”

  他坏坏笑道,“你还是第一个我带来的男子,少卿都还没来过这个山洞呢,你可知这是带你各个小师母的宝地呀。”

  我无语,“哦,约会宝地。不过借用下当作练习宝地也是不错的。”

  几局下来,我并不是他对手。“当我是豹子的时候你就要想到将一颗分成两个,当我小只是一的时候你才要小到一个都没有,其它你只需比我大或者比我小就行,你现在就把骰子给我捏个粉碎是个什么意思啊!比力气大啊?!”小宝几乎是吼着的。

  我眨巴眨巴眼,“好的好的,受教了受教了。”我力气大怪我咯。

  再次来几局,侥幸能赢一两把,他还是挺满意地笑笑,“还是驴子可教也,我也没手软过,要是我手软,别人可对你不会手软。”

  我捂嘴偷笑,“师父是孺子可教也!”

  他又一次拍我脑袋,“我说什么就是什么,我要是圣人就说驴子!别去学少卿的。”

  我撇撇嘴,“那师父我可以出师了啊?”

  他再次想拍我脑袋,我机灵一躲,“想出师?你还得多练练,经过几次考试才行,你看少卿都得参加这么多次考试。”

  还想着出师后我得把这些日子受的打脑袋的次数给还回来,尼、玛,打了老、娘多少次了!死韦小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