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剪不断两世清梦,理还乱浮世尘华

5.学习技能是有必要的,韦小宝并不一无是处

  已是六七月份,入了盛夏,即使是在古代无污染的乡下,还是很炎热,距离聂少卿参加“秋闱”不到两个月,他已是忘我的看书背书。可是聂母的病并无好转,家里一贫如洗也并没什么钱来买药请大夫了。

  我与小宝想着接济点,便与姥姥商量,这日我与小宝拿着姥姥的针线活到镇上集市去贩卖,我正为如何贩卖发愁,这么热的天,也不难说一些夫人小姐会出来转转。

  小宝看出我的忧心,“别担心,这货早就有人订好了的,是韵绣阁的老板,每到赶集时候都会给她一批刺绣的,我们去送了,我就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去了那里后我们就去请好郎中,给少卿娘买上好的药”他说起好玩的地方双眼都发光了,已经迫不及待。

  虽然我并不知道那个地方是什么地方,但是看到小宝这样开心,心里还是有点猜忌,是个好地方吗?而且今儿出来还有个目的是请个好郎中去给聂母瞧病的。

  云绣阁的老板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子,肤白唇红,不知多少男子为之倾倒,在这个年代,至今却未嫁,想必是苦等某个人吧,有时女子痴情起来,是真的愿意终生不嫁的。

  小宝的手在我眼前晃晃,“别看了,再看眼珠都快出来了,秀云姐好看吧?”

  我回过神来,“嗯,好看!”

  他拉着我和老板道了别,出门后,“再好看也不是你的,秀云姐喜欢着少卿。可是少卿是一门心思在读书上,说起来,少卿今年也十八了吧。”

  我点点头,“嗯,我对秀云姐可没那心思,只是单纯觉得秀云姐好看。”虽然老,娘爱好女,可是也不会去拉拉的啊。

  聊着聊着就进到一个胡同里,吵吵闹闹着“大大大,小小小。”我去,我一下子反应过来这是赌场!这韦小宝还真是喜欢赌。

  他机灵的向我介绍着里面的一些门道,介绍完,一本正经说道,“待会儿你只跟着我就好,什么也别说别做。”

  我乖乖点头,一点一点记下里面的基本门道。小宝走到一桌赌桌,看了几局,才开始下注,他能察言观色,还能用听骰盅里骰子翻滚的声音,我惊讶地看着他,他也十分得瑟。他也不贪,小赢了几把见好就收,不引起庄家注意招来横祸也不让自己落入套路中输得倾家荡产。

  可是好像我俩还是被盯上了。“韦小宝是吧?”楼梯上传来一个大汉的声音。

  小宝立马笑嘻嘻起来,“哈哈哈,飞哥,好久不见啊!”我站在他身后也打量着这个叫飞哥的人。有些微胖,绸缎裹身,腰间挂饰夸张,活脱脱的一个暴发户土豪的装扮,我有些辣眼睛地撇过头去。

  他将小宝唤了过去,“你小子,每次都小赢几把就开溜,果真当这里是摇钱树呐。”

  小宝仍是陪着笑脸,“飞哥哪里话啊,小弟这不是得到你的真传吗?这样,难得今儿碰到飞哥,不如我们哥俩去喝两杯?”

  他摸了摸小宝的头,又看看自己的戒指,“这样吧,我们哥俩也好久没切磋切磋了,这酒就免了,我们今儿来玩玩儿如何?”

  小宝也爽快答应下来,立马全场都围了过来看热闹,我担心的看着小宝,他给了我一个坚定的眼神让我安心,我还是不安地坐在一旁。

  “我们今儿就比大比小加豹子三局两胜,若是我赢了,你就……将你身后的那个兄弟留在我店里面,若是你赢了,今日赌局里的盈利分你三层如何?”那个飞哥喝着茶水,茶盖划过杯子发出丝丝响声。还不时看向我。

  小宝检查了下骰子,又一次看向我,“没问题,飞哥定规矩。”

  什么情况,我和这大汉并无瓜葛,怎的好端端的要我留下来?这个韦小宝竟然也将我当作赌注!我有些情绪,可也看得出今日不比也得比。

  第一局。是比大,大汉与小宝都各自摇起了手中的骰盅,噼里啪啦响起骰子声,我还是很担忧,心总是悬着的。骰盅落地那刻,大家都屏息凝视。

  小宝和大汉对视,“飞哥先请。”

  那大汉咧嘴微笑,“那我就不客气了。”

  那大汉潇洒打开骰盅,满意地抿了口茶,看来是志在必得的赢。大家都看向骰子,竟是豹子!这次想来该是输定了,同为一个数字,先开者为大。已经是豹子了,小宝不可能再大了。

  我绝望的看着小宝,想着这个飞哥应该不会为难于我们吧。小宝也露出微笑,挥手将骰盅揭开,竟是豹子再加一个一,而那个一点是一个骰子被削成两颗,刚好以一点的点数赢得第一局。

  那大汉手握紧了下又松开,“哈哈哈哈,看来我是小看你了,长进了不少嘛。”

  小宝仍是笑呵呵的,“都是飞哥教导得好!还得多谢飞哥的教导呢。”

  嘴上相互客气着,隐隐地火药味挺浓,换了一副骰子相互检查又开始了第二局的豹子局。豹子局一般是平衡局,尤其是高手,大家对这局也没悬念,果然是平局,最后的一局是关键。我又紧张起来,虽然见识到了之前小宝的厉害,可毕竟这飞哥也不是泛泛之辈。

  第三局。比小。大汉将骰盅扔得很高,半晌落下,便不再摇了,小宝却是将骰盅往桌上一怔,也没摇了。我去,这又是哪一出啊?盲比?靠运气?

  大汉摸了摸戒指,“这次我们一起打开!”

  小宝笑笑,“好啊飞哥。”

  众目睽睽下,他俩一起打开了骰盅,大汉的是叠罗汉的最上面一颗是一个一,已是最小。我心里有些发怵,生怕这大汉将我带走。

  “飞哥,多谢了。”小宝还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

  我才扭头看着小宝的,已是一堆粉末,连一都没有。“哇!小宝你是我的偶像!”

  小宝冲我眨眨眼,又看着大汉,“飞哥今日当着大家伙儿是让着小弟我,感激不尽。”

  我站起身飞跑到小宝身后,“想必飞哥在这青柳镇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说话从来都是说一不二,言而有信之人。”

  那大汉黑着脸,但也不敢吭声,弱弱看向楼上,我也看上去,一名带着面纱的女子坐在楼上,向他点了点头。“来人,取银子来!”

  赌场一向生意极好,今日营业额三层的比例银子倒是不少,没见过金灿灿白花花的金银的我两眼发光,乐得合不拢嘴,“小宝我就说你是我的贵人,你这个技能要是我能学到一半也就好了。”我们一人背一个包袱都装满了金银。

  小宝停在钱庄,“我们先将钱存在钱庄里,放家里和回家的路上钱财在身总是不安全的。”

  我点点头,“也蛮重,明明可以银票的。”

  他笑了,“银票哪有这个有份量啊,我们留一点在身上,总算是可以给少卿娘请个最好的大夫和买昂贵的药了。”

  其实小宝挺聪明还很讲义气。

  叫了镇上最好的大夫,还外带了最好的酒楼里的饭菜,少卿惊讶不已,“今天怎么了?”

  我抿嘴偷笑,“小宝用他的技能狠狠发了一笔横财,我们兄弟仨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嘛!”

  大夫开了一个方子我却发了愁,意识到我在这里完全成了一个……半文盲!

  小宝见我这样,大笑起来,“还以为你多了不起呐!一天和少卿文绉绉的,我看你也大字不识一个!还不如我收你为徒,学学我这赌艺,这么好的技术可别失传了。”

  我撇撇嘴,“哼,你这赌艺我是要学的,可是这识字我也是要学的,少卿待你乡试完可否教我一教,我保证我一学都会!而且还能监督你考察你是否背诵过关了,还能巩固一些知识呢!”

  少卿笑笑,“好~我答应你,我乡试完你不如住到我家里来,我教你识字!”

  小宝有些嫉妒,“那我也要来,我得交瞿落兄这个骰子。”

  我们仨都相视笑笑,也许这一生我们仨都是挚友吧?也许当我回到了现代,也会念着他们的好。也许也会怀念这里,毕竟每个人在一个地方生活久了都会有一丝眷恋吧。

未央十月

此文最近更新有些慢,剧情婉转复杂,希望喜欢的小仙女们能坚持着看下去~我也会努力努力码字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