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剪不断两世清梦,理还乱浮世尘华

4.传说中的至尊贵人

  从小就择床的我辗转反侧,即使是听着音乐也沉静不下来,可能是新地方不适应,更可能是还在消化突然穿越了的事实。闻着驱蚊草烧烟的淡淡清香本是很好入睡的,竟也睡意全无,一夜未眠,屋子渐渐亮起来,外面鸡鸣狗吠,村子里的人们开始了一天的生活。

  炊烟袅袅,三五个女子相约着洗衣做饭,农家生活朴实而又自在悠闲。男子也都三三两两出门耕地翻土,一路打闹聊天,不过,好像男人的话题永远离不开女人,这个是亘古不变的规律!呼吸着新鲜空气,远离了城市的喧嚣与尔虞我诈,村里连孩童的哭闹声也是给这份宁静安逸增添了那份纯真,也难怪陶渊明,谢安都喜欢田园生活,连我也有些享受这里。

  “瞿兄,起得这么早啊。”小宝突然在身后叫我,“姥姥已经做好了早饭了,我们吃了我带你去看看菜园子。”

  虽然家里并不是特别富裕,但从懂事起就生活在城市里,也难得到乡下,记得也是特别小的那段时间每到幼儿园放假就到在姥姥家去,可对于乡下的印象一直都是听说,现在切身体会到,满满的都是新鲜和感兴趣!“好啊好啊!”

  他愣在那里,“瞿兄你这是?”

  “啊!哈哈,没啥,只是可以出去走走太激动了!那酒劲大得头疼,出去走走会好些。”尼玛,差点暴露,我还没习惯自己是个真正的男子汉不是女汉纸!

  小宝抿嘴偷笑,“你啊,让你别喝了你还喝得更起劲了,姥姥熬了些粥,手艺可好了。只是你这两只黑眼睛是怎么了?”

  很明显,我的黑眼圈?“别提了,没能睡着。”

  他的手搭在我肩上,“别担心,这里很安全的,村里的狗都认生,要是有不认识的入村了肯定都知道的。追杀你的人是找不到的。”

  感情是以为我是担心追杀的人啊?这个我倒没担心过,毕竟这群人是虚构的,只是这失眠不是那么容易就好了的。

  我和小宝跑到桌前,正伸手拿饼子,姥姥打了我俩手,“手洗了吗?还不快去洗手,两个小馋猫!”说着乐呵呵地笑着,脸上满是宠溺。

  这不由得让我想起了我的姥姥,她也是这样的慈祥,总是宠溺着我。

  小宝努努嘴,“知道啦,我这就带瞿兄去洗手。”说着迅速拿了一个饼拉着我跑走了。

  我们相互一笑,他分了一半给我,“你尝尝,姥姥做的饼可好吃了!”

  我接过饼,还挺烫的,也不知他是怎么做到面不改色地拿在手里的。我左右手交替着拿,边呼边吃,“好吃!”

  吃过早饭小宝就拉着我出去了,我走在小道上,露水也沾湿了鞋,“菜园子很远吗?”

  小宝回头笑笑,“今儿不去菜园子了,昨儿胡四儿和我堵骰子,他输了,今天他帮我把菜园子都整理了。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what?说好的菜园子呢。不过,去见一个人倒是也成功吸引了我,“谁啊?男的还是女的?漂不漂亮啊?”

  小宝无语,“一路上就你问题多,到时候不就知道了?就知道问问问,问得我都快烦死了。”

  我过去就是紧紧勒住他脖子,“你大爷,明明是你卖关子还怪我烦!”

  他连忙求饶,“瞿大爷饶命,饶命,我错了,真的错了。”

  我听见他求饶才放开手,还别说虽然我是个女生,但是力气还很大,一桶饮用水搬上搬下还真不是问题,一口气搬着上六层楼还不带喘的。“知道我厉害了吧,我这还是忘了功夫,若是哪日我想起了我的功夫来,嘿嘿,那可……不得了了!”我故意将自己说得厉害一些,免得以后受这小子的“欺负”。

  他干咳几声,“就你这身子还真看不出来啊,不过这劲儿到是个练武的。就在前面不远了。”

  我得意的笑笑,这力气大也成练武奇才了?武侠小说不都是什么筋骨奇特什么的是练武奇才?好吧,他怎么说我就怎么听吧!反正以后封爵封侯了我也跟着逍遥快活不是?咦,不对,这不是目的,我迟早是要离开这个鬼地方的人,怎么竟然还想着以后投靠他了,不过这也不失为一个路子,万一何仙姑法术还没修炼到送我回去的境界,留在这里也只得靠这个金主了。呸呸呸,没有万一!

  韦小宝没走几步就小跑起来,“聂大哥,聂大哥!”那是一个整洁干净的小院子,院里种满了花草,看得出虽家境贫穷,院子的主人也拥有着高尚的节操。

  门是虚掩着的,小宝早已跑了进去,我缓缓步入院中,院子中除了青草香与花香也夹杂着丝丝中药的味道,“打扰了,有人在吗?”

  只见一名男子跨步而出,身子瘦弱,斯斯文文,面白俊秀,干净的粗布衣裳,身上会有一种淡淡沉香香味,很是好闻,“这位兄台莫不就是小宝刚说的瞿落瞿公子?”

  我点点头,“正是在下,贸然闯进院子里失礼了。”他举手抬足间尽显书生气息,很是文雅,我也只好规矩着点。

  韦小宝在一旁无语,“你们能不能别这样了,瞿兄,这是聂少卿,我们村里唯一的秀才,马上就要参加那什么乡试了,叫什么闱。过了乡试,明年就可以上京赶考了!我和少卿说好了,以后他要是做了官,也给我谋个一官半职,以后我也算是飞黄腾达了,到时也少不了你的好!”他说着就将手搭在我肩上。

  我耸耸肩,“我倒是相信少卿兄今年能过了乡试明年就能进京赶考,可不敢相信你有了一官半职后能胜任哦!”我捂着嘴笑笑。

  小宝将聂少卿拉在身后,“这么快就转移目标啦?少卿可不行,他可是我的贵人。”

  我和聂少卿相视一笑,“是是是,你的贵人!我又不和你抢,你是我的贵人就好。”反正我知道你的贵人是康熙帝,这少卿也许是促使你去京城的贵人吧。

  “卿儿,是小宝来了么?”屋里传来中年妇女的询问声,温婉贤淑。

  聂少卿不好意思向我们示意了下,迅速走进屋子,“是的,娘,还带来一个公子,叫瞿落。”

  妇人传来咳嗽声,“卿儿,你去招呼客人吧,娘没事的。”

  聂少卿急匆匆走出来,“少卿怠慢了,只因家母有病在身,照顾不周,还请见谅,少卿得去给家母端药了。”

  我也连忙让道,“无碍,我来帮你吧。”说着就和他一起去厨房看药。

  小宝匆忙跑来,“少卿,快去看看你娘啊,她好像喘不了气了!”

  聂少卿一惊,差点打翻药锅,我徒手扶住,“嘶……”烫得我将锅稳住就往耳朵上放,“不用管我,我们快去看看你娘!”我迈着大步往房间里赶。

  屋子里比较暗,满满的是药的味道,聂少卿扶起那妇人,“娘,你怎么了?”

  妇人用手摸着喉咙,上气不接下气喘着粗气,不好,这是痰卡在喉咙了,“小宝,你快去院子外找个小竹管来,必须是空心的。快去,人命关天!”我用着命令的语气,不容怠慢。

  小宝见我这样也立马出门去了。我走过去让她俯身拍打着背,“这是浓痰卡住了气管,你要用力咳出来。”

  聂少卿在一旁不知所措。小宝很快就拿着竹管回来,我用水冲了冲,又吸了吸水,确保空心通畅,“夫人,得罪了,您张开嘴。”我将竹管放入她嘴里,用力将浓痰给吸了出来,一口吐了出来,漱了漱口。

  她用力吸了几口气,才缓过来,脸色发青,再晚几秒估计也就无力回天了。

  聂少卿红着眼看向我,“多谢瞿落兄相救,否则我真不知该怎么办,大恩不言谢,今日恩情,我聂少卿没齿难忘。”他几乎是要扑倒过来,看得出是吓得不轻,用力握住我的手。

  我摇摇头,“不客气不客气,只要夫人没事就好,你快将药端来,让夫人趁热喝了。”我才发现双手手掌已经红肿,隐隐作痛。

  妇人缓过气来,“多谢公子不嫌弃我这农妇,还亲自这样施救,您的大恩大德,我无以为报……”

  人往往见不得明明只是做了举手之劳,还得受这般道谢,很是尴尬。“夫人真的言重了,虽今日是初次与少卿兄相见,但一见如故,他的事便是我的事了。”

  聂少卿也情深义重地看着我,眼睛里满是说不尽的感激,我不好意思的尴尬一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