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剪不断两世清梦,理还乱浮世尘华

3.你好!初次见面,一世的姓名

  村子里的人都很热情,跟着老妇一路走过来几乎每家每户都会招呼几句,老妇也会很热情地说上几句话,走到村口处,一个与我差不多大小的女孩急冲冲跑来,“许奶奶您上哪去了,小宝哥正找您呢!”又疑惑的瞄了瞄我。

  老妇人不紧不慢,“翠儿别急,你知道小宝现在往哪里去了?”

  女孩打量了我一番,见我正目不转睛盯着她看,脸上泛起红晕,“小宝哥正往村子东边去了,我去寻他,您先回去吧。”又看着我,“你是小宝哥哥昨天救下的人么?许奶奶就拜托你送回去了。”

  我点点头,“我会的,你去找小宝吧。”虽然小宝是谁我都不知道,但救了我的人一定不是坏人,更是我的救命恩人。看这小姑娘提到这个小宝,总是羞涩着,还对小宝一家这么上心,十有八九是对这小宝有意思,我没能掩盖住笑意,她不好意思地低头,红到了耳根扭头便走开了。

  我扶着许奶奶回到家中还未坐下,院子里的门就被推开,“姥姥!姥姥你回来了吗?”

  许奶奶笑道,“回来了回来了,怎么?宝儿今天怎样了?”

  小宝挽着许奶奶的手臂,“都卖出去了,小宝还给姥姥带了好吃的回来!”

  许奶奶满是笑容,“宝儿长大了,都不需要姥姥操心了。对了,这是昨天救回来的瞿公子”

  我友好地笑笑,“初次见面,我叫瞿落,多谢小宝的救命之恩,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救命之恩,日后定当舍命相报。”

  他打量着我,“昨日我不是救的姑娘?穿着也很奇异。”

  我甚是尴尬,“那个,我的确不是这里的人,是从其他国逃至此处的,那是我的强装打扮掩人耳目的,让恩人见笑了。”

  他挥挥手,将手搭在我肩上,“客气了,好说好说,第一次见瞿兄你是昏迷不醒,不过看面相和善也是好人,被我刚好碰巧救了你,也说明我们有缘,既然是逃命到这里来的,肯定是没亲人在这里的,你先住下来,也别叫我恩人,我叫韦小宝,你叫我韦兄吧。”

  韦小宝,康熙年间?不得了了不得了了,我这是傍到大款了,不会是是书穿到《鹿鼎记》了吧?这下可发达了,这韦小宝别的本事没有,溜须拍马可是一流,和那位康熙爷称兄道弟几十年,得宠的不要不要的,老婆也是个个如花似玉,主要是,钱多宝贝多啊!我拍手叫好,“好啊。你好!初次见面,还望韦兄日后发达了,多提拔提拔我呀~”

  许奶奶乐呵呵的,“你们先聊着,我去做些好吃的。”

  韦小宝也将我拉到桌前,“你是我见过最有眼光的!你是唯一一个除了何仙姑,说我日后大富大贵,美眷娇妻。那什么蠢知己,什么什么比邻居!反正今儿我们得好好喝一杯。”

  看来这何仙姑还真是很灵的嘛!“不胜酒力不胜酒力,不过还是可以陪韦兄喝一杯可好?我们那里不兴喝酒的,都是喝饮料!”

  他喷出茶水,“什么?都是饮尿?你们那是什么国啊?服装奇异也就算了,还饮尿?”

  ==。我竟无言以对,传说中的代沟么?三代一代沟,这样的,怕是跨都跨不去的鸿沟,跨越几百年的代沟。“额,不是尿,反正就不怎么喝酒,尤其是未成年人。有机会给你榨榨橙汁苹果汁什么的果汁给你尝尝,可比你这酒好喝多了。”

  韦小宝半信半疑,“真的?哈哈哈别说这个了,我和你说说何仙姑当年得知我的生辰八字和名字,便说我日后定会遇到一个天下至尊的贵人,加官进爵,财源广进,妻妾成群。”

  他一本正经,我也很听得很认真,“那小弟以后就承蒙韦大哥你照顾了,多提携提携。”

  他乐了,拍拍我的肩,“就冲你现在如此信任我,日后只要有我的一份就有你的一份!这村里我和他们说竟然还不信我,我也懒得和他们讲了。”

  许奶奶做的菜很可口,酿的酒也很香甜,不知不觉竟和韦小宝喝多起来,本是不沾酒的我也因为高兴多喝了些。只是后来才发现,韦小宝这个名字却是我这一辈子都抹不去的名字。当然,这也只是后来。

  我不知道这米酒的后劲这么大,许奶奶说还给我喂了醒酒汤我都还睡了两天两夜,而韦小宝早就第二天就像没事人,还担心我给我叫了郎中来瞧瞧硬说是怕我这个饮尿国的人万一真不会喝酒,我,我特么能说什么,饮尿国?!Excuse me?

  我推开房门,小宝正躺在摇椅上乘凉,我抬头看了看漫天繁星,吸了口气“还是这古代乡间的空气好啊,夜空也这般好看!”

  “听姥姥说,你想去县城省城去看看?还想去京城?”他扭过头,眸光闪烁。

  我也坐在旁边摇椅上躺下,“是啊,去看看不枉我走这么一遭。”

  别看他平时嬉皮笑脸,现在严肃起来也让人肃然起敬,“你看到那月了么?它是最亮的,而它身边的那几颗星星才是最亮最大的。那月就好似京城里的万岁爷,而想要又亮又大就得靠近那月。”

  “是这个道理,所以小宝你现在是要去京城了吗?”我得快点把你诓骗去京城,我好去看看我的纳兰啊!

  他叹了口气,“明天我带你去见一个人。对了,你们饮尿国除了饮尿还喝什么啊?”

  我忿忿看着他,“我们饮尿国,啊呸,我们那里想喝什么喝什么,口味多了去了,咖啡,牛奶,果汁,茶,奶茶,奶昔,白酒红酒鸡尾酒好多好多。”尼玛,什么饮尿国啊!

  他愣了半晌,“呃……我去给你泡茶吧,虽然不是什么上等好茶,但是还是可口的。”

  “哦。”这大半夜的喝茶,难怪这古人老是喜欢深夜诗兴大发,感情是喝了茶睡不着闲得慌,给憋出来的千古古诗,尼玛还得我们后人来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